我将自己的发现都跟佐助沟通了一遍,告诉他,这很可能是一场早有意谋的谋杀,这两位死者的尸体,身份可能是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一高一矮的两个不明身份的家伙。

    他们究竟是被何人所杀,暂时无法得知,这一切唯有等法医过来鉴定死亡结果和侦查现场才能得出最终的结论。

    佐助听完我说的话,便沉思了起来,而后去联系总部了,其他的刑警则去到现场继续进行侦查,看看是否还会出现第三具尸体。

    而我站在原地,叉着腰,目睹着这里的一切,只感觉这儿的变化真快,一转眼,这一切就变了一副样子。

    女刑警来到了我的身边,取出一只水壶递了过来,问:“你口渴吗?喝吧。”

    “谢谢。”

    我接过来喝了一口,确实有点口渴,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围之前燃烧过一场大火的缘故,站在这里就感觉无比的干燥,而且浑身燥热,有一股怪火在心里忽冷忽热。

    我把水壶还给了她。

    女刑警接过后,随口的问了一句:“你在华国一定很有名吧?像你这样走出国门,迈向世界的侦探,屈指可数,我曾经认识一位伟大的侦探,他曾经说过一句话,能够将破案的大脑带出国外,那才是侦探的最高荣耀。”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归根到底,谈不上侦探二字,只能说是一个纯粹个人兴趣的调查员,你认识的这位伟大的侦探说话倒是一套一套的,他叫什么名字?”

    女刑警却是掩口笑了一笑,说道:“他让我不能告诉任何人,他叫什么名字,所以,抱歉了。”

    我耸了耸肩,嘀咕道:“或许那些伟大的侦探都喜欢保持神秘感吧。”

    女刑警嗯嗯了两声。

    这时,一个男刑警走了过来,对着女刑警讲了几句话,后者听完后,皱起了眉头。

    我疑问:“怎么了?”

    女刑警摇头道:“我们这里没有任何信号,所以现在无法联系总部,这样一来,就无法派人前来支援。”

    我喃喃道:“意料之中。”

    女刑警看了看我,着急的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我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轻轻的道:“趁现在天色还尚早,派两个人原路返回去吧,然后再一起动员其他警员过来,只要将这里的一切彻底公布于众,这样一来,真相就大白了。”

    “真相大白?”

    女刑警喃喃了一下这四个字。

    而后,她去把话转告佐助了。

    我走到了便利店废墟前,然后蹲在地上,拿起一块块焦黑的石块,仔细的打量着,无所事事的样子,却是心里一颤一颤的。

    有一句老话说得好,想得越多,就越害怕。

    假设自己当时进入这间便利店,突然燃烧大火的话,那么死的就是自己了,再者,脸男和郑小狐等人消失不见了,他们会不会也命丧在此?

    呼。

    我一边想,一边加入了“搜寻队”,开始在现场进行搜寻,本意是在找尸体,但内心却抗拒的希望,千万不要找到任何尸体了,不然的话,我会哭的。

    不敢想自己看到脸男或者郑小狐的尸体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的,脸男虽然和我有吵有闹,但到现在早已经是朋友了。

    而郑小狐是因为我而被卷入这次事件的,她如果出了什么事,自己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嘿。”

    一个男刑警突然来到了我的身边,用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用眼神示意我跟他走。

    怎么了?

    我带着疑惑跟他走去,然后他便带我来到了一块巨石下方,在这块巨石碾压的地面之处,看见了一个半掩盖的地洞。

    那地洞被火燎了一遍,黑不溜秋的,看起来俨然就像一个黑洞,伸手到洞里,能感觉到风在其中流动,这就代表这个洞是直通进去的,不知道通向何处。

    那位男刑警指了指洞口,然后用手势示意我,意思大概是问我要不要进去?

    我点了点头。

    男刑警马上掏出了一支手电筒递了过来给我。

    我接过在手中,然后跳入了地洞里,打开手电筒的光束照向了洞内的场景,周围的墙壁都火烧成了黑窑般,黑漆漆的,但是再往前一些就是火烧不到的地方了。

    这就是一条隐蔽的洞道,看不到尽头。

    “这居然还藏着一条地道。”

    我只能往前爬去,爬了不一会儿,就看见了出口,出口外是一个类似地下室的地方,里面堆积着很多杂物,灰尘叠加的箱子等等。

    我用手电筒打量了一会儿里面的场景,却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东西,正在这时,突然看见了一张桌子上摆放着一幅幅图纸,图纸上是一张张手绘的图案。

    我从洞口爬了出去,然后站在这个地下室的地面上,向桌面走了过去,然后打量那桌上的一幅幅图案,发现上面画着轨道、列车、月亮车站、便利店,还有人。

    这些关于人的图案就可怕了。

    因为图案上面不仅画着我自己,而且还画着脸男,郑小狐,中年侦探,一高一矮的两个人……

    “这是谁画的?!”

    我看着图纸上面,那逼真的素描,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这也画得太像了,就好像是对着我们的模子刻画出来的一般。

    “为什么要画这些图案?”

    我脑海升起了第二个巨大的疑问。

    就在这时,身后的洞口又进来了两个人,是佐助和那位女刑警。

    女刑警进来后,便立刻问:“发现什么了吗?”

    我说:“你过来看。”

    女刑警和佐助走了过来,然后打量我面前桌面上摆放的一张张图纸。

    女刑警拿起那张画着我的图纸,对着我打量了一下,然后惊讶道:“这画上画的人,是你啊……”

    我点了点头,说:“没错。”

    佐助看完后,也疑惑的说起了话来。

    女刑警给我翻译,大概也是疑惑,为什么会有我的画像。

    我思考了一会儿,猜测道:“会不会是关谷先生画的。”

    女刑警询问:“关谷先生是你说的那位瘸腿的老人?”

    我点头。

    女刑警说:“这些画像里的人都是你的朋友?当中却没有那位关谷先生,很有可能这些画就是他画的。”

    我再次点头,说道:“怪就怪在这里,我见过的所有人都在这些画中了,可唯独缺少了他,关谷先生。”

    女刑警惊讶道:“难不成,这起谋杀,是关谷先生一人策划的?”

    我摇了摇头,说:“谋杀归谋杀。要知道,这起事件的背后,还存在着一股势力,那就是都市传说电台。这里的一切事情和它们脱不了干系。”

    女刑警说:“可是,关于都市传说电台的事情,也都是关谷先生跟你说的啊?万一他撒谎了呢?他只是为了推卸责任,所以将一切都推向了那个电台公司。”

    她说的有道理。

    对此,我提出了疑惑:“但这里的一切总不能全都是关谷先生一个人打造和设计的吧?便利店,还有便利店里的商品,还有那座无人村里的布置,房屋等等,这些都不可能是他一个人办成的吧?那得需要多大的资金和人力。”

    女刑警嘟囔着嘴:“这也太奇怪了,到底是谁在策划一切?”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说:“慢慢来吧,至少现在我们已经有所发现,而且死了人,这起事件内的所有当事人都跑不了,甚至于是我,都需要一个个审查,直到查出真凶为止。”

    女刑警听完我说的话,好奇的打量了一下我,那样子就好像是在审查我一样,看看我是不是真凶。

    我说道:“别看我了,我要是凶手的话,那就真的牛逼了,作为真凶,我带着你们警方回来调查凶手,这得是多大的魄力?”

    女刑警点了点头,说:“有道理,但是整件事情没有确定之前,任何当事人都跑不了,这是你说的,所以,你现在也有嫌疑对吗?”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就点了点头,无奈道:“是的,我也有嫌疑,因为这场大火是在这之前就燃烧了的,而当时的我还在经历着一些事情,所以现在的我,没有不在场证据。”

    佐助咳嗽了一声,拿起一张图纸,问起了话来。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丘子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河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河灯并收藏丘子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