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笔钱,陆乾没动一点心思。

    这是善款,拿了心不安,恐怕还会遭到报应。

    “方老,这钱得盯着点!尤其是郡守府那边的人,他们敢伸手,直接剁了他们的手!还有,告诉那个副郡守胡子杰,我镇抚司里还关着两个鬼罗国鬼仙上人的弟子,有哪个想要贪墨这笔钱的,小心背上通敌叛国的罪名,满门抄斩!”

    陆乾神色肃然,对方天老说道。

    “放心吧,老夫虽然不当将军很多年,但拿刀的手还很稳。”

    方天老眸中射出一道锐利光芒,彷如狮子睁眼,透出一股惊人气势。

    说完,转身提着钱箱飞天离去。

    玄黄学府的建造,始终需要郡守府那边帮忙,陆乾也只能让方天老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将把关。

    随后,他开始一个个送人,将那些富商巨贾送走。

    什么?你说留他们下来吃午饭?

    菜和肉很贵的好吗!

    “陆大人,草民告辞了!”

    这时,一身黄袍的张金来笑呵呵的拱手笑道。

    在他的身旁,是穿着一身黄衣的少女,张灵儿。

    “张大夫别来无恙?”

    陆乾微微一笑。

    “不敢不敢,张某只是一个卖金疮药大力丸的小商人,托陆大人的福,赚了一点钱,不敢枉称大夫。”

    张金来连连摆手,满脸的感激之色。

    他凭着陆乾给的那张条子,用铁牛飞车运货五折,很快就把局面打开,药材生意是越做越大。

    纵使他只是一个平头百姓,但陆乾面子大啊!

    所以,这药材生意做得也很顺利,没有人暗中破坏,他赚的钱就越来越多。

    今日捐的一千两黄金,就是投桃报李。

    “对了,老夫想让灵儿进镇抚司当捕快,她的资质不错,天生怪力,不知可不可以?”

    张金来有些忐忑问道。

    “哦?”陆乾转头望向张灵儿:“你打我一拳试试。”

    “这……小女子不敢。”

    张灵儿目露敬畏,摇了摇头。

    这可是武圣皇的关门弟子,还是堂堂幽州王,她怎么敢出手。

    “没事,打吧。”

    陆乾微微一笑道。

    “那……我打了!”张灵儿转头看了一眼父亲,一咬牙,娇喝一声全力打在陆乾肩膀。

    当!

    一声清脆声响,张灵儿手臂一震,只觉得拳头上打出去力量蓦然消失三成,好似被吞掉一般。

    随后,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弹回来,身不由己的就要往后退去。

    陆乾一搭手,将她定住,目露异色:“令爱的根骨确实异于常人,肉身境巅峰居然有一万两千斤的力量。”

    “这也许是灵儿从小将大力丸当糖豆吃的缘故。草民小时候带着灵儿走街串巷,卖金疮药大力丸,有时候饿生意不好,药卖不出去,就让灵儿吃几颗快要过期的大力丸。现在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张金来神色有些感慨。

    想到这,他更加感激陆乾,陆乾就是他的贵人啊!

    “大力丸么?”

    陆乾眉头一挑,随口问道:“灵儿姑娘的娘亲是谁?”

    “这……”

    张金来楞了一下,面露苦笑道:“说实话,灵儿的娘亲是草民买来的。当时大幽覆灭,天下大乱,草民寻思着成家立室,就从人牙子手中买来灵儿娘亲,可是生下孩子没两年就跑了,草民也不怪她。”

    “爹。”张灵儿神色有些黯然,拉了拉父亲的袖子。

    原来如此!

    陆乾看了一眼样貌普通的张金来,又看了一眼水灵灵的张灵儿,隐约有了猜测。

    恐怕张灵儿的娘亲不是一个普通人。

    “不好意思,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陆乾点了点头道:“以令爱的根骨,随时可以进镇抚司,她应该很快就可以突破罡气境,甚至可以修习地阶武功。”

    “多谢陆大人!”

    听到他的话,张金来父女齐齐双目一亮,再度深深拜谢。

    地阶武功不出奇,但在镇抚司,有名师指点,这才是最难得的!这等大恩,张金来只能出钱再替陆乾建几座生祠了!

    “不用客气,镇抚司也缺人手。不过,镇抚司很辛苦的,希望令爱能够抗住。”陆乾笑道。

    “请陆大人放心,小女子从小吃苦耐劳,不怕的!”

    张灵儿美眸闪着亮光,神色有些兴奋。

    “好。”

    陆乾点点头,看到韩甜走来,便道:“那我不招呼你们了,请吧。”

    “草民告辞!”

    张金来父女惊叹于陆乾的平易近人,连忙一拜,转身面带喜色离去。

    “陆大人,妾身有一笔生意,想与陆大人商讨一下。”

    韩甜嫣然一笑,美艳不可方物。

    这妩媚动人的道姑,恐怕修的不是清心寡欲的修行法门,而是勾魂夺魄的魔门媚术。

    一旁的沈紫霜看了,隐隐感觉到巨大的威胁,望向韩甜的目光也有一丝敌意。

    “生意?”

    陆乾神色一冷:“本官是造福一方百姓的清官,两袖清风,从来不谈生意。韩管事还是早点回去吧。”

    “唉,陆大人还真是狠心。”

    听到这话,韩甜美眸一黯,幽怨道:“刚才捐钱的时候说妾身是女菩萨,现在收了钱,就叫妾身韩管事。”

    “……”

    陆乾面无表情:“这位女菩萨,本官跟你好似没有什么纠葛,你别乱说。”

    “是么?刚才陆大人与奴家眉来眼去,心有灵犀……”

    韩甜声音哀怨,嘴角却有一丝抓弄人的浅笑。

    这一句话,立刻让沈紫霜双眸一瞪,怀疑的目光落到陆乾身上,这家伙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勾搭这个浪蹄子?

    “韩管事,注意你的言辞!”

    陆乾一本认真。

    方幽雪在镇抚司呢,这话她肯定听到了,要是解释不清楚,这几天方府那扇窗恐怕都会紧闭起来。

    噗呲。

    韩甜突然眨眸一笑:“好吧。陆大人你进来之后,一直自称本官,但要我们捐钱的时候突然自称‘本王’。‘王’字拆开,就是‘二十’,不知妾身揣摩得对不对?”

    这女人好敏锐的心思。

    陆乾心中一凛,肃然摇头:“没有这回事。不过,韩管事第一个捐了二十万两黄金,古道热肠,本官也很佩服,倒想听听韩管事想谈什么生意?”

    “只是一个小生意而已。”

    韩甜笑得清甜,宛如少女:“玄黄学府建造起来之后,招收诸多学子,这些学子的学子服不知能不能让妾身……”

    这女人果然不简单!眼光够远够敏锐!居然要承包学子服?

    陆乾沉吟片刻,最终点点头,冷道:“可以!”

    “多谢陆大人!”

    韩甜闻言顿时欣喜一拜。

    “慢着!”

    这时,陆乾又冷道:“这批学子服之中,你要准备一定数量,免费赠送给那些进学府的孤儿。并且,你只能赚一成利润!”

    “请陆大人放心,妾身一定准备妥当。”

    韩甜满口答应下来。

    纵使只赚一成利润,但架不住人多啊!青阳郡三千万人,每年新增十万学子,都够她的绸缎庄赚的。

    这笔生意怎么都划得来!

    “那么妾身告辞了。”韩甜抛了一个媚眼:“明日妾身在府上设宴,陆大人有空的话不妨过来喝杯酒。”

    “没空,你自己多喝烫水吧。”

    陆乾淡然回道。

    “噗呲。”

    哪知道,韩甜半点也不恼怒,清笑一声:“陆大人你真是个妙人。”

    随即在沈紫霜的怒视中翩然离去。

    “大人,你不是要对付世家么?怎么将这生意交给这骚气冲天的浪女人?”

    沈紫霜双颊气鼓鼓的,执笔唰唰唰地在纸上写到。

    陆乾收回目光,从沈紫霜手里拿过笔,在纸上写下一句话:“卸磨杀驴之前,也得喂驴吃点东西,让它先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日每一万神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每一万神成并收藏我怎么当上了皇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