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去管大殿内那些讨厌的干尸,杨宇小心地一路潜行。对于殿内摆放的那些低阶物品,他更是没有兴趣去动。如此时间不长,他便是来到了这处大殿的至深之处。

    然而才一来到这里,他的目光便是不由自主的被对面的一张供桌所吸引。

    其实吸引他的并非是那张供桌本身,而是在其上方供奉着的一把长剑。

    那长剑套着一个黑漆漆的剑鞘,但从外表来看除了比普通的宝剑长上一些之外,并无任何出彩之处。但令人奇怪的是,在整个大殿都落满灰尘的情况之下,这柄长剑却是一尘不染!

    杨宇好剑,身为圣星帝国兵马大元帅之时,他便是一口斩龙剑闯下了赫赫的威名。只是在重生修真之后,他却是很少用剑。

    而之所以如此,并非是他不想用,而是一直没有寻到过趁手的。他曾购买过一套制式飞剑,但那些一来品质太差,二来乃是飞剑,根本就不适合与用比拼。

    后来他也曾从魔梅子那里获得过两柄阴阳遁空斩,但遗憾的是在紫阳山最后一战中被迫爆掉了。

    因此在一见到这柄奇异的宝剑之后,杨宇顿时心中一喜,身子一晃便是来到了那供桌之前,并伸手取了过来。

    然而就在他刚刚将那长剑抓住手中之时,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却是陡然降临,吓得他想也会想的直接暴退出了数十丈开外。

    嗤啦!

    就在杨宇闪身退后的一刹那,供桌周围那已然有些腐朽的桌围已经毫无征兆的被撕裂了开来,一截犹如枯木一般的利爪突兀的自其内探了出来。

    “魔气干尸!”

    在见到那干枯手掌的一瞬,杨宇已然明白了这危机的来源。只是他万万也没有想到在这供桌的下面,竟然还会藏着一只魔气干尸。

    “出来吧,藏头露尾的算什么好汉?”险些被人暗算得手,杨宇心中也是升起一股戾气,所幸也是直接显现出了本体。

    而他之所以会这样去做,除了想要撒气之外也还有着另外一些原因。那就是他已经隐隐的觉察到,偷袭他的这个干尸与以往见到的那些大为不同,似乎其身上所携带的黑气要比这后者浓郁上许多。

    除此之外他刚刚得到了一把奇怪的长剑,心中也是有些小小的兴奋,正好可以利用这个偷袭他的家伙来试验一下这柄宝剑的威力。

    刷!

    拇指在剑鞘机关上轻轻地一按,剑柄顿时无声无息的自剑鞘处弹开了半尺有余,旋即大殿之内便是突兀的闪过了一道耀目的闪电。

    虎目微眯,杨宇凝神向着弹出剑鞘的剑身望了过去。但令他大吃一惊的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那剑柄在离开剑鞘之后,便凭空的悬浮在了那里,两者之间空白一片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事物!

    “这,怎么可能!”杨宇心中骇然,在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之后,他的心志早已坚若磐石,如今日这般表情委实是并不多见。

    抱着一丝丝好奇,他伸出一只手指向着剑柄与剑鞘之间的空白处轻轻的探了过去,然而下一瞬却又是忙的收了回来。

    这一探一收极为的迅速,然而就只是在这片刻之间,那剑柄与剑鞘之间的空白处却是多出了一抹殷红的色彩,而杨宇探出的食指指肚上则是多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好剑!”

    并未理会手指上传来的丝丝疼痛,杨宇此刻的内心之中已然是兴奋到了极点。

    因为就在这一探之间,他已然明白了这柄长剑的神奇之处,那就是它并非没有剑身,而是它的剑身完全是处于透明的状态!

    不仅如此,这柄长剑不但通体透明,并且锋利无比。以杨宇堪比星海境大能的肉身,竟然也在轻轻的一触之下便被割破了皮肉,这便足以显现出它的剑锋之利了。

    而就在杨宇测试长剑的这短暂时间,隐藏在供桌下方的魔气干尸已然是撕破桌围爬了出来。

    与杨宇预料的一样,这具干尸的确是与他之前见到的那些干尸有着极大的不同,不仅身周萦绕着的漆黑魔气浓郁出数倍有余,身体上更是披挂着一副漆黑如墨的铠甲。

    铠甲魔尸缓缓的站直了身体,一对犹如黑洞一般的漆黑眼眸死死地盯向对面的杨宇,好似一只来自九幽的厉鬼一般阴森恐怖。

    缓缓地他抬起了干枯的手爪,亮出了十支比之利刃还要锋锐的漆黑长指甲,这黑甲干尸一步一步的向着杨宇逼近了过来。

    眼见这魔气干尸的这般举动,杨宇目中不由闪过一丝轻蔑之色。他目光如电,一眼便是看出了这具魔气干尸的深浅,知晓其虽然比之先前那些干尸要强大不少,但还远远没有达到能够威胁到他的程度。

    不过既然对方一心求死,他也只能是出手成全。当即双手一分之下,那柄通体晶莹剔透的长剑便是被他自剑鞘中抽了出来。

    “刷!”

    并没有运用丁点的法力,他只是随手的一挥,旋即便是见到那刚刚欺近到他身前的铠甲僵尸轻微的一顿,而后一颗干瘪的头颅便是凌空倒飞了回去!

    这些干尸的行动虽然都是由魔气操控,但仍然需要以头部来进行调度。因此当他的头部被瞬间斩落之后,他的身子也是失去了控制,靠着惯性前冲了丈许之后便是摇摇晃晃的摔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

    没有理会摔倒的魔气干尸,杨宇长笑一声后还剑入鞘。而后双脚一点地面整个人便如飞鸟一般越过供桌向着大殿的门口飞了过去!

    在离开了那座大殿之后,杨宇再次隐匿了身形并寻找了一座偏殿走了进去。与上一座大殿不同,此殿尚未有人进入,所以无论里边的物品还是魔气干尸都还保持着原有的样子。

    不过对于这些寻常的东西,杨宇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简单的扫了几眼后,便一掠而过。而至于那些普通的魔气干尸,在他存心隐匿的情况之下自然是不会发现丝毫的端倪。如此时间不长,他便是来到了这座大殿的至深处。

    与上一座大殿相同,此处同样摆放着一个不大的供桌。只是这一次供奉的却并非是一把剑,而是一尊盘坐的人形雕像。

    那雕像做的极为的传神,虽然经过了时间的洗礼,却依旧是栩栩如生,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杨宇仔细的观察了这尊雕像半晌,发现其除了制作的极为精致之外并无其他特殊之处。唯一值得注意的便是在他平伸的双手之上捧着的一张极为古朴的符箓。

    有了上一次经验,杨宇这次并未贸然的去取那一张符箓,而是认真的观察了一下雕像周围的情况,在确认没有任何隐藏的危险之后,方才小心翼翼的将那张符箓取到了手中。

    杨宇曾经在柳大师的指点下学习过制符之道,并亲手绘制过不少的低阶符箓,因此对于大多数的符箓也是有着颇高的见识。

    但饶是如此,当他在见到这张古老的符箓之时亦是一脸的迷茫,根本就无法获知这张符箓到底是何种类型的。

    不过能够被上古雷王珍而重之的供奉在大殿之中的自然不会是等闲的事物。所以尽管是看之不透,他依旧是小心翼翼地将之收藏了起来。

    在收起了这张神秘的符箓之后,杨宇便欲离开这座大殿。只是还未等他有所行动,确实顿觉头顶之上传出了一丝危险至极的气息!

    不敢有片刻的耽搁,杨宇身子诡异的一扭,整个人便是迅疾无比的横移出了三张开外。而就在这眨眼的功夫,他之前立身的地方已然多出了一支黝黑黑的羽箭。

    只是这大殿的地面坚硬无比,纵是那长箭锋锐无匹,亦是无法真正的射入,而是被高高的弹飞了起来后又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嗖、嗖嗖!”

    而时至此刻,那羽箭破空的声音方才传出,只不过令的杨宇心中暗惊的是那声音并不止一道,而是有着三道之多!

    在听到箭矢的凌厉的破空声时,杨宇便是明白一定是遇到了精擅于神射之术的强者。因此哪里还敢有半分的迟疑,立刻接连的变换着自己的位置,并最终巧妙地躲藏在了一处拐角的位置,使得另外两箭亦是射到了空处。

    杨宇纵横沙场多年,最为清楚这种神射手的厉害之处。这些人的武力虽然并不一定十分的强大,但其危害性却是毋庸置疑。

    他们往往躲藏在最为隐蔽的位置,在对手毫无所觉的情况下发出致命的袭杀,令人防不胜防。

    不过神射手的威能大多表现在偷袭之上,只要成功的躲避过他第一波的突袭,接下来他的威胁便会大大的降低。

    在取得那符箓之时杨宇并未显示出自己身形,之所以还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六渡之逆斩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杨志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志远并收藏六渡之逆斩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