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沈汀阑随口的感慨,贺予朝握着盛雀歌的肩膀,淡淡道:“这次是为了老师。”

    “那是自然,可惜这次的风格不是我擅长的,否则我也很想帮老师的忙。”

    王老说:“这次生病,你才是最辛苦的那个人,过两天也好好休息。”

    “您放心,我肯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沈汀阑看向贺予朝:“你们现在要走了吗?还是再陪老师一会儿?”

    贺予朝还没开口,王老已经在赶人了:“走走走,让他们先走,我这儿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那我们先走了,明天再来看您。”

    盛雀歌也和王老道了别,出门时从沈汀阑身边走过,还笑着点了点头。

    沈汀阑嘴角的笑容看起来,分外的勉强。

    出了病房,盛雀歌啧啧感慨:“沈小姐看着你的目光,情绪格外的浓烈饱满啊。”

    贺予朝紧了紧手:“醋了?”

    “这有什么好醋的。”盛雀歌挺淡定,她现在见到沈汀阑可不会有任何的醋意。

    实际上,她认为自己都不需要和沈汀阑做出任何比较,沈汀阑如今所做一切都会显得她很可悲。

    盛雀歌也不想浪费时间在她身上,当然,被挑衅时除外。

    如果沈小姐能够安分一点,盛雀歌也懒得做什么。

    沈汀阑心中不甘短时间内大概都消除不掉,可之前面对贺予朝的坚硬态度,她也已经知道了盛雀歌对贺予朝来说是多么重要,她现在还敢轻易做什么么?

    盛雀歌从一开始就是那个胜利者。

    沈汀阑的暗恋和喜欢,都只会无疾而终,因为贺予朝永远不会给她任何的回应。

    “我以为,你看到她就会想起很多令你不开心的事情。”

    之前是有一些的,沈汀阑和贺予朝的关系虽然没有任何的亲近,但她确实拥有许多盛雀歌得不到的过去。

    她曾认为这样的过去是独一无二且无法超越的,不过后来就明白了,对于贺予朝而言,这些过去就好像正常人在某年某月随便做的一件事情那么简单,并没有任何的特殊意义。

    从那个时候开始,盛雀歌就不再吃醋了,也没有这个必要。

    “不聊她了。”

    盛雀歌有足够的安全感,自然不会因为一个沈汀阑就失去冷静。

    男人笑了笑:“嗯。”

    他们一起回家,盛雀歌并没有告诉贺予朝,自己今天和王老都聊了什么。

    她知道,贺予朝肯定不会来问她。

    反正聊的那些事情,反倒让盛雀歌更安心了一些。

    她曾担心过,王老那么疼爱沈汀阑,几乎当做自己女儿看待,也许就会对她有意见。

    但今天单独和王老聊过,盛雀歌就知道自己是多余操心了,显然不会发生她所担心的那些情况,王老虽然也有些私心,但他必定是更尊重贺予朝的意见。

    贺予朝喜欢谁,唯有他才能做出选择,即便是老师,也无法去影响他。

    “你忙完了,今晚就可以早休息一会儿了吧?你如果一直这么熬,真怕你身体熬出问题来。”

    “怎么,担心我了?”

    “我不担心你谁担心你。”

    盛雀歌勾着贺予朝的手臂晃了晃:“等会儿回家咱们就睡觉。”

    “这么早,谁能睡得着?”某人不知想到了什么,唇角勾起了笑,“不如......”

    “嗯?”

    贺予朝意味深长道:“行。”

    盛雀歌立即感觉自己上当了。

    但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根本收不回来......

    不过回家之后,盛雀歌自己倒是有了事情要忙。

    她接到顾碧的电话,问她:“今天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盛月歌去了,对吧?”

    “......莫肃,没有告诉你?”

    “他只说,让我不要相信任何的流言。”

    “这人怎么不听劝呢......”

    盛雀歌也能理解莫肃的想法,这些事儿肯定是让顾碧知道的越少越好,但毕竟是发生在莫氏集团里,就算他能封住大部分人的嘴,也总会有一些消息传出来,不受控制。

    显然,现在顾碧就是得到了那一点从封锁圈里突围出来的消息,但因为知道的不确切,所以来问盛雀歌了。

    “你能不能告诉我,雀歌?我听说今天海小姐还晕倒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盛雀歌感慨:“看来你的消息也还挺灵通的。”

    顾碧说:“我们部门有个法务的男朋友是秘书处的。”

    而秘书处应该也是整个公司里得到消息最多的部门之一。

    所以说,但凡是流言蜚语,防不胜防,想要完全封锁住,哪里是容易的事情?

    盛雀歌只能将大概情况告诉了顾碧,然后强调:“我们都不知道海芊芊还有心脏上的问题,这让我们都很意外。”

    如果他们知道海芊芊的身体情况,也不会选择用那种方法去刺激海芊芊了。

    就算温和手段,也还是可以起到类似作用的。

    顾碧听完之后,很久都没有说话。

    “所以现在海小姐......会用自己的身体来威胁莫肃,是吗?”

    “海家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巩固和莫家的联姻,至于海芊芊,即便她有心脏病,莫肃也不会对她心软。”

    “可她出事了怎么办?”

    “莫肃已经劝过她了,她自己不听,就算出事,能怪谁呢。”

    盛雀歌不认为自己这是残忍,即便海芊芊身体虚弱,也不意味着莫肃就要忍让她,难道真的是谁弱谁就有理了?

    如果海芊芊真的在乎自己,就不该在明知道莫肃不爱她的时候,以及坚持要和莫肃结婚,她这是在亲手损坏自己的未来。

    “不过你也放心,莫肃现在不会做什么,她现在最大的敌人是盛月歌。”

    海芊芊现在认为,要嫁给莫肃,就需要拆除掉盛月歌这个对手,心思一定都放在了盛月歌身上。

    况且,海家既然有所希冀,就证明海芊芊也不是完全无药可救,既然如此,海芊芊的病有得救,也不需要处处忍让于她。

    顾碧的声音听起来极为低沉,这些事儿对她来说,都太过复杂了。

    这也是他们都不希望让顾碧参与进来的原因,她的生活环境向来是简单赶紧的,毕业之后就进了莫氏集团做法务,这一路都顺利平稳,但无论是盛月歌还是海芊芊这些事儿所展露出的人性,还有莫肃如今面对的危机,和他需要战胜的对手,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本该是和顾碧毫无关系的。

    “我觉得......莫肃现在不想告诉你这些,是很正确的,你和我们不一样,所以,应该远离这些东西。”

    “可是,这些都是他需要面对的压力,而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被保护起来。”顾碧忽然感受到了一种无力感,她知道自己什么都不做就是最好的帮助了,可游离于莫肃的世界之外,这种滋味也不好受。

    盛雀歌只能劝她:“莫肃希望的是你能够安全,如果你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很自责,而你自己,也不需要妄自菲薄,不是你帮不上忙,只是现在这些事情都不是你能够解决的。假如贺予朝有一天遇到了很棘手的事情,我也帮不上忙,但这种时候,我保证好自己的安全,就是最好的帮助了。”

    “我现在好像能够体会到他的压力有多大,我总是忍不住去想,他会面临多大的危险,他又要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麻烦......”

    盛雀歌笑了:“你这些话,说不定可以直接告诉莫肃。”

    “我,我怎么能跟他说......”

    “为什么不能?”

    “你让他知道,你因为他而担惊受怕,对他来说,也许是种动力。”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香菜牛肉饺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菜牛肉饺子并收藏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