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异笑声漫漫地荡涌开去,仿佛向此界宣告的降临之音。

    数不清的刀光瞬间划过怪鱼,震耳欲聋的咆哮声立止,怪鱼躯体分裂成数不清的等份,然后湮灭成灰烬。那些灰烬,又在飘一段之后化为虚无。

    流木冰见看到,惊讶道:“这也是黑暗兽?我观十一兄用力不多,怎么连躯壳都不见了?”

    羽骏道:“跟星陨兽不同,黑暗兽没有实体,全由负面气息构成。核心一毁,即刻化为本源消失。我感觉此地黑暗兽气息非常浓郁,恐怕就是我们一直想找的黑暗兽的老巢。”他兴奋地握住拳头说,“大哥,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

    石申重重点头。

    “海水很古怪!”苏星宇从另一头船舷走过来,“我方才放了个木桶下去,触水即刻化灰,鲲舟没事吧?”

    沈流云道:“按照记载,恶狱的水极毒,只有西海梧桐木可承受。放心吧,我耗巨资打造鲲舟,怎么会遗漏这等小细节,鲲舟的全部结构,都是加载符箓的梧桐木。只要不掉下去,不会有事的。”

    苏蓉蓉闻言下意识抱住桅杆,道:“现在问题是,去哪里找燕公子啊?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很严重。”

    “哦?”燕十一道。

    苏蓉蓉道:“倘若此地便是世界的尽头,燕公子六年前被放逐于此,没有陆地,怎么活呢?”

    沈流云眉头蹙了蹙,对所有海族抬手:“分离鲲舟,以主船为中心,十里一舟,重点搜索陆地。”

    众人一听,便知沈流云果然是有备而来。

    鲲舟立刻解体,庞大船身四分五裂,每裂开一段,就自发组成规模小一些的鲲舟,最后统共分成了十三艘小型鲲舟,海族水手训练有素地分散,按沈流云的命令,十里一舟,呈地毯式往前航行。

    “这等技术,真是不可思议!”赵挺由衷地赞叹道。

    流木冰见笑道:“看来海源老爹在燕子坞的船厂不是白呆的,应该是对破虚梭的破解和完善,给予了他充分的灵感。”

    “师妹,不可大意。”苏星宇提醒道,“此地既是黑暗兽老巢,数目怕是超乎想象,也不可太过分散,不然很难支援。”

    羽骏略显骄傲道:“苏大哥请放心,我们海族对付黑暗兽有足够的经验。”

    “可是天火呢?”苏星宇忽然抬头望天,“每三时辰有天火降……”

    众人齐齐抬头一看,纷纷变了神色,只见数不清的燃烧着烈焰的石头从天而降,拖出长长的尾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陨星降落。

    ……

    “燕离,我抓住你了……”

    场景一会儿是冰冷刺骨的湖,一会儿是法禁森严的雷神台。都有一只手紧紧抓住另一只手。

    “燕离,我抓住你了……”

    “砰!”肉身与灵魂的破灭,发出如同镜碎般的声响。

    “纸鸢!”燕离大口呼吸着睁开眼睛,四面灰暗、腐朽,失神一瞬,静默下来。因为知道,时光不能倒流。

    灰暗、腐朽,用来形容燕离此刻的处境,非常的恰切,因为这里就是一个灰暗、腐朽的陆地。这里只生长一样东西,那就是孕育黑暗兽的黑暗树。它们光秃秃没有枝叶,每天只用树端上的口器吸取黑暗气息,等黑暗兽长成,就从口器吐出,周而复始。

    燕离是靠在一棵黑暗树上睡着的,面庞的憔悴与枯瘦,可见正受着疲累的折磨。不止疲累,还有伤痛。他将裤腿拉

    起来,露出麻布包裹的伤口。解开麻布,是一个狰狞的伤口。伤口边缘有黑痂,显示时长已不短,伤处在流黑脓,恶臭刺鼻。他漠然而无表情地取出一柄短刀,将受感染的腐肉一点一点剔除,直到伤口全变成暗红色血肉,汗水打湿了他的衣服。

    将金贵的金疮药小心翼翼地倒在伤处,而后从乾坤戒取出一条干净的麻布,包住伤口。

    瘫软下来,靠着树干急促喘息。过了片刻,肚子“咕咕”叫起来。他仍然坐着不动,如同一个木雕。事实上,他前一次进食已经是五年前,那一次正好吃完了乾坤戒里储备的最后一点干粮。此后他不得不用真气来弥补肌体损失的能量。

    真气成了他续命的最后手段,每一滴真气,在这里都弥足珍贵,因为这里无法存思观想,他得不到任何真气的补充。丹药、珍宝、宝具,乾坤戒里所有蕴含真气的东西,都被他充分利用起来,但六年过去,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局面。

    一丝风掠过发梢。

    这个地方,只有巽风勉强算是自然现象。

    他爬起来的瞬间已疾扑出去,短刀不知何时变成长剑,几棵黑暗树先后断裂,就显出一条黑色巨蟒。巨蟒才反应过来,要吞燕离,下颔就被剖开,“砰”的湮灭成灰。

    黑暗兽一旦受到致命伤,即刻就会化灰。化灰的黑暗兽,会焕发一种气息,吸引更多的黑暗兽聚来。

    燕离挥舞长剑,将扑来的黑暗兽一瞬间灭杀。不带一丝真气,全凭顶级的剑技与精悍的肉身之力。歇了片刻,快步离开,身后断裂的黑暗树迅速还原,树身颤动两下,似有黑色幻影掠过。

    燕离忽然停住脚步,扭身以长剑一格。

    铿!

    锐利的爪子与长剑碰撞,迸发激烈的火星。

    这是一只黑豹,漆黑的体表上,有暗红色的光在游走,显示出与普通黑暗兽的不同。这黑豹“食”了不少同类,进化成了荒兽。荒兽是他对这种怪物的形容,因为曾在幻境看过白空雪对付荒兽的影像。

    荒兽比黑暗兽强,这是必然的。但也有强有弱,强的荒兽,便是神圣领域也未必能对付。这黑豹属于强的一类,全身如同恶煞的凝聚体,对体内流着鲜血的生物,有着天然的敌视,而且一闻到味道就发狂。

    长剑质量太差,没撑多久,“啪嗒”的碎了数段。

    燕离瞳孔一缩,用尽全力收缩身子,避免被黑豹的爪子撕裂。往旁边摔了两步,爬起来就逃。荒兽会腐蚀宝器,宝器遭到腐蚀,就需要用真气修复,所以离崖只能在最关键的时刻使用。

    他疾步奔走,从一棵黑暗树的树干上攀爬,至顶端,又取一柄长剑,悍然杀个回马枪。精妙的剑式,以黑豹绝无法理解的方式施展开来。

    黑豹虽然不懂剑式,却仿佛能预感危机,追到树下,竟不前进,停下来冷冷盯住燕离。

    再精妙的剑式,摸不到怪物,也是寸功难建。

    燕离收剑,与黑豹冷冷对视。

    从始至终,激烈厮杀的双方,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无声上演着憎恶的宣泄。

    燕离抬头瞧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咻咻!

    数不清的天火降下来。

    黑豹目中似乎有恐惧的光,但又不肯放弃燕离,仍不挪动半步,死死盯住燕离。但一颗燃烧着的火焰石不巧正往他们的所在坠来。呼啸声越来越激烈,黑豹龇牙发出低沉咆哮,猛地腾空扑向燕离。看样子,竟是死也要先

    杀掉燕离的架势。

    “畜生不如的东西!”

    燕离这样骂倒也不是全无来由,无论荒兽还是黑暗兽,一旦死亡便化灰,连根毛都不会留下,否则他何至于过得这样凄惨。从树端上倒纵,落地并疾点,这时不得已用上一滴真气,使周身灵巧,得以更快速飞退。

    轰!

    黑豹扑之不及,被火团正面砸中,直接灰飞烟灭。

    巨大的冲击使得小岛剧烈摇晃,冲击波又将燕离往后推数十丈,周围左右爆响纷纷,在炙热气息不断冲击下,气血翻涌不休。幸好这天火对黑暗兽有致命的威胁,对他却没有太大的影响。

    天火会在每日的第三个时辰降落。每当这时候,就是他最为放松的时刻,因为只要躲避天火,黑暗兽这个时候只会逃跑。

    一道血云隐在火石后降来,悄悄掠向燕离。

    燕离心中一突,猛地刺出长剑。

    铛!

    血云里发出一声娇笑,并有玉手拂出,长剑应声飞走。

    剑客的剑会脱手,这是很不寻常的。

    “你输了。”血云扑向燕离。

    燕离道:“我是为了省剑。”

    血云罩下,显出一个妖美的血衣女子,将燕离扑倒在地。

    四面隆隆作响,像是某种礼炮。

    火光中,两人衣物尽去,交缠,急喘,欢愉。

    李红妆面颊呈现潮|红,眼神迷离。燕离趁机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是你输了!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一剑倾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一介白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介白衣并收藏一剑倾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