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家人的支持下,顾云涛得来了个去县城念书的机会。

    同时,也决定等顾云浩十岁的时候,也送去城里念书,家里公中负责两个孩子平时的花销,而每年的束脩,则由两房人自己想办法。

    为着这事,顾长荣特地在衙门告了一天假,跟着岳父方守华一起,陪着顾云涛到何秀才的学馆去。

    虽然不知道其中过程,但最后顾云涛还是如愿以偿的拜在何秀才名下,到城里念书去了。

    也因着这个事情,顾家大房跟二房的关系变得比先前融洽许多,就是当初最不好说话的方氏,也是温和了不少。

    顾云涛到城里念书后,每个月只有两天的休沐日能回家,平时都得在学里住着。

    家里孩子少了一个,众人的心思也开始有些转变。

    对这个感觉最明显的就是顾云浩。

    先前顾云涛在家时,那绝对是奶奶李氏的头号心肝宝贝,而同为孙子的顾云浩,也要稍微靠后点。

    就连爷爷顾明良,也是更为重视顾云涛这个长房长孙。

    更不用说方氏了,那心里眼里就只有儿子顾云涛,恨不能把全部的好东西,都揽到大房给顾云涛。

    但是自从顾云涛去念书之后,顾云浩明显感觉家里人对他更为关注和重视了。

    加上他本就嘴甜会说话,又长得眉清目秀,因为读书的关系,整个人也看着很干净文雅,很是招人喜欢。

    一来二去的,顾云浩在家里的地位也直线上升,在他爷爷奶奶心中也到了跟顾云涛一样的位置。

    就连方氏,对他也还过得去。

    不得不说,顾长荣去衙门当差之后,方氏的确变化很大,想来是顾长荣私下与她说了不少话。

    在和睦的氛围之中,顾家又过了一年。

    ****

    三月的柳枝开始发芽,顾云浩也刚在一个月前过了满八岁的生日。

    他已经背完了《幼学琼林》,只是文章的意思还没有全部通透,现在只要见着顾明琮有空,就会去前去请教。

    这日,从顾明琮家里出来的时候,顾云浩拿了好些书。

    一回到家,李氏看着他满头大汗的样子,就忍不住心疼道:“哎哟,我的乖孙啊,怎么拿了这么多书回来,累着了没?”

    “没事,也不很重,就是路远了,这样一直拿着手有点酸。”

    把书小心地放下,顾云浩不由甩了甩已经酸麻的手臂。

    “嗳,快擦把脸。”

    李氏见他满头的汗,早早的就洗了个帕子来给他擦脸。

    “奶,我自己来就成。”

    “这是哪里来的这么多书?”李氏问道。

    “先生家里的,我借来用一下。”

    闻言,李氏不由摇了摇头,道:“读书人真是辛苦,这么多书得读到什么时候去哟……”

    顾云浩轻轻一笑,他自然不会告诉他奶,这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

    因着这些年来,每次要用书了,都是跑去顾明琮家里借,原先倒是没什么,只是去年的时候,顾明琮家里的小重孙也开蒙了。

    顾云浩就想着以后这样总是到别人家借书不是个办法,索性就想要不自己也弄一套,看的时候也方便些。

    他现在的字算不上好,但勤奋练字,也写得出一手工整的小楷。

    加上就算抄了书,那也是自己看,又不拿出去卖,字迹纸张差一点也没什么问题。

    思忖了一番,顾云浩觉得这事还是可行的。

    因而新年一过,顾云浩就跟顾长光和卫氏说了这事。

    只要关于他的事,顾长光跟卫两人从来都没有不肯的,忙点头答应。

    想着抄书这事是额外的花销,顾长光就跟卫氏商量,说干脆二房自己出钱去给顾云浩买纸墨,因着要抄书,所以干脆买好一点的纸。

    哪晓得顾明良知道这事以后,也是说书可传家,认为这事值得花钱。

    因此二话不说,就让李氏拿了二两银子给顾长光,让他去买纸墨回来给顾云浩抄书用。

    李氏现在对顾云浩宝贝的很,一听说是小孙子要写书了,自然也不吝啬,当下就拿了钱让顾长光赶紧去城里买东西。

    就连方氏,见着公婆给二房拿钱买纸,也没有说什么。

    这倒是二房人完全没有想到的。

    见着不必动用私房,卫氏跟顾长光自然也不会推说不要,便接了钱去给顾云浩买了好些纸墨回来。

    说是好一些的纸,实际也就是一百文一刀的竹纸,只是这纸稍微厚一点,写了字不会浸墨漏墨,可以两面都写罢了。

    自这以后,顾云浩每天的事情就多了一项,那就是抄书。

    最先抄的自然是还正在学的《幼学琼林》。

    抄好之后,顾长光又专门去城里帮着买来一大张黄皮纸。

    卫氏按着书页的大小把黄皮纸裁剪了当书的封面,二妞则先开始小心翼翼地用粗麻线装订里面的书页。

    先是将书页装订好了之后,再装书面。

    装订的样式自然也是比着旁的书本来的,装订完之后,二妞还细心的将书页慢慢裁剪整齐,最后看着成品,顾云浩觉得还是很不错的。

    虽然比外面书店卖的差远了,但还是比族学里八十文一本的书好上不少。

    《幼学琼林》虽然不过两万多字,但他原本就只有晚上那么点时间,加上为了字迹工整,抄书的时候还是刻意放慢了速度,最后,顾云浩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抄完。

    之后,他又抄了《千字文》、《千家诗》跟《声律启蒙》。

    看着还有些纸,顾云浩想了想,就开始抄四书。

    虽然现在还没开始学,也还是可以抄了,留着有空先看看。

    于是按着四书的治学先后,顾云浩将剩余的纸抄了一本《大学》。

    至于其余的书,他也不着急,反正有这个自己抄书装书的法子,等后面没钱买书的时候,自己抄一本用就是了。

    顾长光见儿子这些日抄了这么多书,怕书本积了灰,也忙找了一块木头,做了个简易的小书架。

    这书架做的很精细,大小也适中,刚好可以放在顾云浩屋里的书桌上。

    这样一来,顾云浩也算是个有藏书有书架了。

    珍惜地摸了摸这些日子抄好的书,又一本一本的放好。

    要是在前世,各种书籍随处可见,买本书跟吃顿饭一样随意,若不是在这个时代亲身经历,哪里能切实体会到纸张书籍的得来不易。

    想到这里,顾云浩不由生出一种要好生读书的情绪来。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