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两银子,对于顾家人来说,简直是一笔想都不敢想的收入。

    因着这个事,一家人这一整天都喜笑颜开的。

    平时管家的李氏更是谨慎的很,就是在田里干活的时候,总是隔一会就下意识地摸一摸挂在腰间的钥匙。

    不仅感觉家里的门没锁好,期间还叫二妞回家里看了看。

    即使后来二妞回家看了,说门户没有问题,锁的很严实,李氏还是有些不放心,时不时往家的方向瞅上一眼。

    “你这简直是穷人发财等于受罪。”

    顾明良不由有些好笑道。

    “阿奶,你就放宽心吧,不说家里还有三妞在,就说咱们虽在田里,但离家又不远,没事的。”大妞也是笑着劝道。

    “奶,你得习惯了才行,享福的日子还在后头嘞。”二妞笑道:“幺娃子念书念得好,大娃子也到城里读书了,等家里出了秀才,那你可又得怎么办?”

    二妞说的这话很是讨喜,众人眼里都带着了几分憧憬。

    供养两个读书郎实在是不容易,可不就是希望能考个秀才,走出一条出路么。

    顾云浩下午回来,就感觉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同寻常。

    刚吃毕晚饭,爷爷顾明良就一面抽着旱烟,一面叫李氏把东西拿出来。

    “今天家里来了个季老爷,说是前两日你救了他家孙女,人家给你送来了一百两银子的谢礼。”顾明良对着顾云浩解释道。

    言毕,就见李氏捧了个小匣子出来,放到平时吃饭的圆桌上。

    顾明良打开了匣子,里面装的全是银锭,每个银锭都是十两的模子,一共刚好十个。

    又扫了一眼众人,顾明良说道:“我想着,这钱还是应该给幺娃子,不该算公中的收入。”

    说这话的时候,顾明良的目光落在了方氏的身上。

    很显然,这是担心大房有什么想法。

    听到说是要把这一百两都给二房,方氏心里羡慕极了,但这是因着顾云浩才得来的意外之财,也不好说什么。

    加上顾长荣私下跟她说了许多,方氏也知道顾云浩学问现在比儿子顾云涛好,说不定家里后面得靠着二房,虽是羡慕,但也明白不该因此坏了家里人的情分,不然说不定以后得不偿失。

    “都听爹的。”

    想了想,方氏只轻声说了一句。

    反正他们大房有顾长荣在衙门当差,顾云涛念书和考试又都有公中出钱,倒也不是很缺钱。

    听了方氏的话,顾明良点点头,表示满意。

    这对二房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一百两可不是个小数目,上好的良田,也至少能添置十亩,就是在县城,这钱也足够买个宅子了。

    “爹,这……”顾长光显然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虽是惊喜能有这样大一笔钱,但心里也是觉得有些说不过去。

    毕竟家里的规矩在那里,除了二十亩田每年的收入和顾长荣当差挣来的公食银要归公中,两房另外收入的也要一半交给公中,剩余一半才能自己存着当私房。

    “爷爷,家规不可废,还是该按着规矩才是。”顾云浩一脸认真地道:“照我来说,还是五十两给阿奶收着吧,另外的五十两就给我娘收着,到时候考试用。”

    “不行,科考念书的钱公中来出,这是先前说好了的。”顾明良摇了摇头,说道:“你这样说是好心,只是这样的话,反倒让家里人生份了。”

    顾云浩转念一想,觉得他爷说得也有道理。

    经过一家人的商议,总算是决定了这钱的分配。

    首先是分做了两份,其中六十两归二房的私产,用顾明良和李氏的话来讲,留着到时候给顾云浩娶媳妇。

    剩余的四十两,归了公中,让李氏收着,准备翻了年给家里重新盖房子用。

    “等过两天老大回来,先让他到城里打听打听行情,遇到有价格合适的砖瓦可以先买着。”

    李氏笑眯眯地说道。

    他们家现在的房子是泥瓦房,虽然占地面积大,修的也很宽敞,但总归也还是有些年头了,乃是当年顾明良的父亲修的。

    顾家人很爱惜东西,房顶上的瓦每年都翻,墙体看着有哪里不对劲,也是立马就修补好,虽然现在还能住人,但好歹也经过了四十多年的时间,看起来也确实是有些不太好。

    “要盖就盖大房子,等到时候云涛、云浩娶媳妇有了重孙,也才住得下。”

    顾明良想的更是长远,甚至连以后重孙的屋子都要规划上。

    不过他这么想倒也有一定的道理,毕竟盖房子是大事,而且这次是准备修的砖瓦房,只要修好了,可是能管好些年,自然得一次性弄好。

    若是后面家里人口多了不够住,再重新盖房子,那可就不划算了。

    “爷爷,四十两银子不晓得够不啊?”

    能盖新房子自然好,但顾云浩还是有些担心。

    “应该也差不多,到时候木头和院子里铺的石板都是现成的,不必再花钱买,只是砖瓦跟匠人的工钱是大头。”

    顾明良想了想,吸了口旱烟,继续说道:“就是不够的话,那也应该差不了多少,到时候家里再拿点银子出来就是了。”

    说到这里,顾明良又侧头问李氏:“家里现在还有多少钱?”

    “一百一十三两。”

    李氏一脸的笑意,很显然她是对自己的持家能力感到得意。

    毕竟在这样的收入之下,能攒了这么多钱,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这么多啊……”

    众人也是没想到家里居然还能存了这么多钱,都是一阵诧异,随后不住称赞。

    “娘,你真能干,家里就这么点收入,还有大娃子跟幺娃子两个读书,居然还能存下这么多钱。”

    卫氏带头夸道。

    “可别到处去说,免得招了人眼。”李氏连忙嘱咐众人,“都是一点点从牙缝里抠出来的,旁人只看到咱们攒了钱,又哪里会管别的。这些年家里过得什么日子,只有咱们自家人知道。”

    众人自然是连连点头答应。

    “先存五十两放好,到时候留着给俩孩子考试用,剩余的加上刚得的四十两,就放在一处,等房子盖好了,看看能不能添置几亩地。”

    顾明良就对着这些钱的用处做了一个大概的安排。

    “爹,我想看明年是不是能让云浩去城里的学堂念书。”

    一直沉默地顾长光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那季老爷也说了,要想考秀才,还是得要找个得力的先生才行,不过只是要比大娃子早去城里念一年,还是按着先前说的,束脩什么我们自己出。”

    说到这里,顾长光想到刚得了六十两银子,心里也有点底气。

    担心家里人不同意,又加了一句:“若是家里艰难,这一年的饭食和纸墨钱,我们也可以自己出。”

    “这是什么话,当初说好了,等孩子到了年纪,就去城里念书,公中给管饭食纸墨。”

    众人还未发话,李氏先是不悦道:“只是云浩现在年纪还小,一个人去城里,我倒是有些不放心。”

    “奶奶,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没事的。”顾云浩忙到李氏跟前,拍拍胸脯说道:“况且爹也说了,是翻年后再去,那时候我都已经满九岁,能照顾好自己。”

    其实去城里读书这件事,他私下已经跟顾长光跟卫氏提过。

    毕竟以他现在的进度,在族学里混着,也没什么可学的东西。

    就是顾明琮,私底下也偶尔提过,让他再想办法到城里求学。

    现在见他爹顾长光说出来了,自然是顺杆子往上爬,不愿浪费了这个机会。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