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浩跟随着仆人到了梁秀才的书房,只见梁秀才早已等在那里。

    他的书房摆设很是简单,只一书架,一案一椅,外加几盆兰草。

    那书案上早已放了一摞的书。

    “云浩,你过来。”

    见着顾云浩,梁秀才坐在椅子上唤他。

    “先生。”

    顾云浩走了进去。

    “我知你家中情状难以买齐需用之书,但治学不可无书,这一套四书是塾里存本,许你借阅以作进学之用。”

    指了指书案上的书,梁秀才接着道:“至于《四书章句集注》也是治四书不可少的,但老夫也只有两套,你现在应学《大学》,就先且把这《大学章句》拿去,待后面理解通透了,再来我这里换《论语集注》。”

    闻言,顾云浩看着那案上摆放整齐的书籍,心里不由升起阵阵暖意。

    没想到先生连这都替他想好了……

    “谢先生。”

    顾云浩真心地感谢道。

    “好生用功就是。”

    梁秀才点点头,又道:“只是尔读圣贤之书,习圣人之礼,不可有不敬纸字、不敬圣人之举,塾里的书都已传阅许久,你诸多学兄也曾用过,今后也将传与旁人,尔万不可轻易损坏。”

    “学生明白。”

    顾云浩神色一正,认真地应道。

    随即,梁秀才又教训了一番,便让他先领了书回去寝舍安置,待到明日正式开始上课。

    怀里抱着新从梁秀才处领来的一整套四书和《大学章句》,顾云浩跟着那位老仆人一路往寝舍走去。

    许是看着他年岁小,那老仆人心有不忍,欲帮忙提书箱,却被顾云浩拒绝了。

    “谢老伯好意,只是书纸文墨,乃是读书之根本,若是连书箱都需人帮忙拿,晚辈是再也没脸进学了。”

    听了这话,那老仆人也不再坚持,只是眼中也透出几分欣赏之色。

    “家里公子小姐都唤我徐伯,顾小公子也可如此称呼。”

    “那自然是好,只是徐伯,你也别如此叫我‘小公子’,我哪里是什么公子,还是唤我名字云浩吧。”

    顾云浩嘿嘿一笑,说道。

    “也好。”徐伯点头笑道。

    一路上,徐伯就开始给顾云浩介绍塾里的情况。

    “咱们这个院子是个三进的,第一进稍微大一些,内里又分前厅和后院,讲堂在前厅,寝舍和饭堂则是在后院。第二进是老爷的居室和书房,第三进则住的是家里内眷,以后可千万别乱钻啊。”

    细细地听着,顾云浩时不时点头应下。

    就这么一路的功夫,他对私塾里的情况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首先是梁秀才本名梁成业,当初少年得志,不过十八岁就考过了院试,成为一名秀才。

    但而后因着家里出了变故,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虽然后面勉强恢复了,但也错过了应试最佳的时间,加上两次乡试落榜,心灰意冷之后,只在这临川县开了个私塾,教导一些颇有资质的学生。

    梁成业办私塾时,是仿着县学的模式,将学生分为内舍跟外舍。

    外舍皆是收的蒙童,而内舍则是主要是习四书、治五经为根本,偶尔兼有诗文、策论等。

    顾云浩暗暗揣度,若是以前世的话来说,外舍其实就相当于学前教育,而内舍则是针对科举的专题学习了。

    一路将顾云浩引到寝舍,徐伯便自行离去。

    学里外舍一共有十五个学生,内舍加上顾云浩一共仅八人,寝舍也是内外舍分开来住的。

    只是因着房间稍少,故而都是四人一间。

    顾云浩住的屋子已经住下了三人,他算是最后一个。

    由于酉时已过,塾里下午的课已经结束,所以同屋的几个人都在。

    见着顾云浩进来,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他。

    “在下顾云浩,新到塾里读书,各位同窗,幸会。”

    顾云浩淡然一笑,自我介绍道。

    “这般年纪,来内舍?”

    先说话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清秀少年,这少年衣着虽然不显,但浑身自有一种文雅之气,腰间还挂着一块青玉配饰,看着显然是个家境良好的。

    “惭愧,惭愧。”见他发问,顾云浩也不欲多作解释,只谦虚道。

    “想来先生将你编入内舍,自是有其缘由,不愿多说也便罢了。”那少年却也不甚在意,只是爽然一笑,说道:“在下楚毅,幸会。”

    这时却又听闻一个笑声响起:“哈哈哈,你只管叫他‘厨子’就是了。”

    楚毅,厨子?

    顾云浩微微有些不解,循声看去,却是那名身形稍胖的少年正指着楚毅发笑。

    这少年也是十二三岁,但浑身的锦缎,整个装扮看着很有一副地主家儿子的感觉。

    “在下胡宇凡,幸会啊。”

    见胡宇凡对自己拱手,顾云浩也得放下怀里的书,拱手回礼。

    “他尽胡乱说话,定是他家里人嫌他烦,才给他取了这个名字,‘胡语烦’!喂,顾云浩,你年纪还小,以后可别跟着他学坏了。”

    楚毅显然是不满先前胡宇凡的话,找到机会就刺他两句。

    “那也比你强,咱们内舍谁不知道你想当厨子,所以精于‘厨艺’。”

    楚毅的话自然是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引来了胡宇凡一句冷冷地嘲讽。

    胡语烦?厨艺?

    顾云浩这下算明白了,也不由暗暗吐槽,这俩人看着出身挺不错的,家里怎么会取这么个名字……

    “在下李文旭,幸会。”

    一直在安静坐在旁边的布衣少年起身,不冷不淡地说了一句,就不再多言,只专心看着手里的书。

    顾云浩也不在意,只是淡然一笑。

    寝舍并不很大,一共摆了四个小床,每个床旁边都配有一张小桌和一个凳子。

    桌子设计的很巧,里面还做了隔层,且这隔层做的大,又用木板封住,桌面是可以掀开的,因而大家都是把桌面掀开,在桌子的隔层里放些书籍和纸墨等物,然后平时又盖上桌面,这样既不占地方,又不怕弄损书纸。

    顾云浩看着临着窗口有一个小床空着,就知那是他的床位,便走过去先把书箱放好,又在楚毅的提醒下,打开了那个小书桌,看着里面没有灰尘和杂物,便将新领到的书放好。

    又是将自己的小床和随身带来的衣物整理了一番,顾云浩方才坐下稍作歇息。

    “等会就要开饭了,你是去饭堂呢还是去外面?”

    想来是有点饿了,胡宇凡摸了摸肚子,说道:“塾里的饭菜味道实在不咋地,不如趁着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出去逛逛吧。”

    “你自己去吧,我晚上还要去温会书。”楚毅不感兴趣地道。

    “顾云浩,你说呢?”胡宇凡不甘愿地又问。

    顾云浩也是摇头道:“我还是去饭堂吧。”

    最后胡宇凡还是随着大流一起乖乖到饭堂吃饭。

    私塾饭堂每天供应学子三餐,每个月的伙食费是两百文,每天平均是七文钱,称不上顶便宜,但也绝对是不贵的,而且又方便干净。

    反正顾云浩是非常满意的。

    交了两百文钱,顾云浩接过了膳夫递来的晚饭,就被楚毅拉着坐到了一处。

    其实饭堂的饭食还是很不错的。有一个肉包子,一个白面馒头,外加一碗粥和一碟酱菜。

    这其实已经比寻常农家孩子吃的东西好上许多了,顾云浩更是不会挑拣。

    更何况他还已经交了一个月的膳食费。

    知道家里的情况,顾云浩自然舍不得浪费钱。

    一时间四人吃毕了晚饭,楚毅三人就说要去讲堂温习日间学的功课。

    顾云浩因着回寝舍也没什么事,又急着想看梁成业借与他的《大学章句》,便带着书跟他们一并去了讲堂。

    到了讲堂之时,堂里已经掌了灯,还有两名学生早早的就坐在堂里温书。

    “云浩,这里没人坐。”

    指着一张书案,胡宇凡对顾云浩道。

    谢过之后,顾云浩就坐到那张书案之后,开始翻开那本《大学章句》,一面看书,一面对着自己所背的内容,开始一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