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的房子是三年前新盖的砖瓦房。

    虽然是原地修起来的,但在原来的屋基上又扩展了不少,整个房子的主体分为三大部分,正中自然还是一个大院子,正面除了堂屋,两侧还分别有两间正房。

    主院修的很开阔,院子两角还有两个小房间,而灶房则是修在东侧,西侧是放农具的棚子。

    院中坝子很大,且面上全部铺了一层石板,看上去很有气势。

    用顾明良的话来说,院坝必须要大,以后顾云浩跟顾云涛两兄弟考上秀才了,也好有个宽敞的地方摆席面。

    虽然这话说得让人哭笑不得,但全家人也是同意了。

    毕竟不仅是考秀才摆席,就是他们两兄弟成亲,也要用呢。

    主院东西两侧分别开了个月亮拱门,从月亮门进去,就又分别是两个侧院,这便是顾家大房跟二房的院子了,顾长荣一房住的东院,顾长光一房则住的西院。

    “你不知道,这些天家里可热闹了。”

    二妞一面看着顾云浩吃东西,一面拿手指了指东院的方向,说道。

    “怎么?”顾云浩喝了两口粥,把碗放好,问道。

    “是为着大姐的婚事。”

    二妞神色间稍微有些犹豫。

    虽然她平时说话行事爽利惯了,但毕竟也是十四五岁的姑娘家,开口说到这个话题,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想着跟顾云浩是亲姐弟,又因涉及大妞,所以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小浩,你不知道,原本村里的孙婆子隔三岔五的就来咱们家一遭,虽然说了几个人家,但娘跟奶总是觉得不满意。”

    二妞叹息一声,继续说道:“前些天那孙婆子更是离谱,居然带了人到咱们家里来,说是要看大姐,把大姐气的哭了好一通,最后大娘说起她娘家有一个远亲,跟大姐年纪倒是合适,现在也不知娘跟奶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孙婆子是他们附近几个村里有名的媒婆。

    听到二妞说孙婆子带人到家里来,顾云浩也是一脸不悦。

    虽然当朝民风开放,且乡下农家也是特别讲究那些男女之防,但也没有直接把人领到女方家里来相看的道理。

    这自来都是抬头嫁女,低头娶亲。

    即使提亲说媒,内里是看两家的意愿,但明面上都该给够女方面子,这样明晃晃的把人带到家里来相看,就摆明了是在挑拣人。

    大妞一个女儿家,脸皮本来就薄,自然是受不住这委屈的。

    在这个时代,女子成婚的年纪一般都是十五岁到十八岁之间。

    因着婚前还要准备准备,比如合八字、准备聘礼诸多事情,所以从定亲到成婚一般还要等上个一年半载。所以大多数人家都是女儿一满十四岁就开始议亲。

    顾大妞今年已经十六了,等再过几个月就十七,这个年纪议亲,其实已经有些晚了。

    但好在这是在乡下,因着想留女儿在家里多做两年活,所以乡下的姑娘成亲都要比城里晚一些。

    其实从去年开始,家里已经陆续有媒人上门说亲,但因着李氏跟卫氏总是觉得不满意,所以拖到了现在。

    以李氏的想法,最好是寻一个对顾云浩、顾云涛两兄弟科考读书有助力的人家。

    而卫氏也想找一个四角俱全的。

    对于卫氏来说,未来的女婿能帮助儿子最好,但即使不能为顾云浩读书出力,也最好是根基丰厚一点,当然人品也得靠得住才行。

    当然卫氏这样的考量,一部分是为了女儿大妞,更多的还是为着儿子顾云浩。

    她心里清楚这个宝贝儿子是个重情义的,也正因为知道,所以在挑选女婿的时候更加谨慎,生怕结了不靠谱的亲家,到时候惹些祸事,沾染上顾云浩。

    就因着婆媳俩这样挑挑拣拣,看谁都不满意,顾大妞的年纪也就拖大了。

    当然,期间顾云浩也劝说过卫氏,只要人品好,大妞心里愿意也就是了。

    卫氏虽然也是一一答应,但左看右看,还是觉得都不合适。

    “大姐心里是怎么想的?”

    顾云浩想了想,问道。

    看着二妞欲言又止的样子,顾云浩心里不由一叹。

    在这个时代,女子在很多事情上都没有自己拿主意的机会。

    就说大妞、二妞她们,从小就乖巧懂事,不仅不能跟男子一样读书,还得从五六岁就开始干活。

    到最后,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没有什么发言权,全靠家里长辈做主决定。

    顾家这几个女儿相对而言还算是境遇好的,甚至还有些人家,生了女儿要么卖给别人当童养媳,要么家里一困难就卖给人牙子的。

    顾云浩心里清楚,他二姐明显是想要帮帮大姐的。

    恐怕是因为身为女子,在家里说话也没人在意,所以才跟他说起这事罢了。

    “自孙婆子那次带人来以后,大姐就心里难受的紧,近来对什么都懒懒地不在意了。”二妞有些担心地说道:“我看她那样子,竟像是怕了嫁人一般。”

    说到这里,二妞又顿了顿,叹息道:“要是一直这么下去,可怎么是好啊,加上说的大娘那边的亲戚,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闻言,顾云浩也知道了情由。

    大妞恐怕是因着婚事而伤了自尊心了。

    “二姐,你先别急,我晚上问问娘再说,你也私下多跟大姐聊聊,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想了想,顾云浩说道:“若是大姐真的死了心不愿意嫁人,那我就养着她一辈子!”

    “说的什么傻话,可别让娘听到这话。”

    听了顾云浩的话,二妞不禁有些感动,眼圈微红地笑道。

    她知道弟弟说的是真心话。

    这么些年来,她能感受到顾云浩对她们的关心和珍视,所以二妞相信,如果她们之中真有谁不愿意出嫁,弟弟顾云浩真的会养她们一世。

    也正因为相信,二妞才觉得幸运。

    特别是看着村里旁人家的女儿,二妞更是满足,既是因为能生长在顾家,更是因着有一个爱护她们姐妹的弟弟。

    ********

    顾云浩跟顾云涛休假的日子不同,虽然只有小孙子回家来,李氏的欢喜程度却丝毫不减。

    晚上还特意吩咐加了两个菜。

    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围在一起吃饭,李氏跟卫氏则是不停地往顾云浩碗里夹菜。

    “不过一个月的功夫,咱们幺娃子这就又瘦了。”

    李氏忍不住心疼道:“读书本来就费心神,说了多少次叫你别省钱,吃好一点,就是不听话,非得让奶奶心疼。”

    “奶,没有的事,学里饭堂的伙食挺好的,我这是长高了抽条呢。”顾云浩有些哭笑不得,忙解释道。

    顾明良看着孙子的言谈举止,也是怎么看怎么满意。

    果然读书人就是不一样。

    不过相较李氏而言,顾明良就藏得住心思的多,虽然心里对孙子喜欢的紧,但面上还是一脸严肃的问顾云浩学业。

    见他爷问,顾云浩自然一一回答了。

    顾明良虽然听不太懂,但也不多说,只状似了然地点点头,又重复着已经说过多次的叮嘱。

    “恩,你是个有成算的,可要好生用功。”

    “我晓得了,爷爷。”

    见顾云浩应下,顾明良也不由微微一笑,又跟着李氏一样往他碗里夹菜。

    一家子吃过了晚饭,又闲谈了会,便回各自的院子。

    顾云浩就趁这个功夫,找到卫氏说起大妞的事情。

    “娘,论理我不该多问,只是大姐的亲事,您到底是个什么打算?”

    想了想,顾云浩直言道。

    卫氏没想到儿子会这样直接跟她说起这事,不由一怔,道:“怎么?谁跟你说了什么?”

    “没有的事,我只是担心大姐。”顾云浩道。

    “许是大妞的缘分没到吧。”

    卫氏也是叹了口气,开始给儿子说起近来的事情。

    十六岁快十七岁的姑娘了,还没说定人家,卫氏心里也着急的很。

    但总归是没有合适的,就连先前方氏说的那个人家,也不太好。

    那家人虽然家私根基不错,但那儿子却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