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他自己穿好了衣裳和鞋,就走出了屋子。

    进了厨房舀一瓢热水出来,给木盆里加了些,又给平时用的竹筒里到了点,就开始拿着杨柳枝咬开刷牙。

    洗完脸,用温热的帕子在脸上一擦,瞬间感觉倦意全无,人也精神了不少,顾云浩就又转身回到屋子里。

    从桌上的麻布袋子里拿了一本黄纸皮的旧书,顾云浩熟练的翻开,然后对着书上的字,用手指在桌子上一个字一个字的划着笔画。

    顾云浩出生在正月里,因而除夕一过,家里人就开始商议着送他去念书的事儿。

    而后,由顾明良带着他先去族长家里拜会了下,就算是正式开蒙到学堂念书了。

    因着已经进学,顾云浩又拿这个理由说服了顾长光跟李氏,自己搬到了西侧的屋子里,开始了独居一室的日子。

    李氏还有些担心小孙子能不能好生照顾自己,但顾明良却颇为赞同。

    在他看来,进学了那就称得上读书人,有自己的屋子是应当的,毕竟温书什么的也需要个安静的环境。

    顾云浩十分珍惜这个读书的机会。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读书对于农人家的孩子来说,那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许多人家连吃饭都成问题,更别说念书了。

    就算是家里有点积蓄,短视一点的人家,都可能拿去再买田买地,怎么也舍不得拿钱给孩子念书的。

    当然,读书虽然花钱多,但读好了,得来的回报也是难以想象。

    多年寒窗,一朝中举,那么整个家族也能跟着改换门庭。就算考不上举人,能考上个秀才,那也是很不得了的事情了。

    虽然大多农村人不知道秀才到底有什么实际的能量,但仅仅凭着免税这一项,就足以让所有农户人家心生向往。

    顾明良更是比一般人知道的多些,所以费尽心思的想要家里出个秀才。

    而顾云浩则更是心思清明的很。

    读书科考,这可是他在这个时代唯一的出路。

    必须好生把握机会。

    因着知道念书的不容易,顾云浩自从一进学,就丝毫不敢懈怠,在学里跟着先生读书,回到家里也不放松,每天早早的起来,对着书记字。

    书是从顾云涛那里借来的《百家姓》,虽然已经很破旧,但字体仍看得清,顾云浩也很是珍惜。

    一般来说,像顾云浩这样才入学的蒙童,初学的都是《三字经》,要《三字经》念完了,才开始学《百家姓》,随后再是《千字文》。

    但顾云浩入学了这将近一个月,听了学里的先生带着他们通读过几次《三字经》,而后又自己回家用功,却是差不多都能背下来。

    加上他本就是个成人的“芯子”,理解能力要比小孩强些,《三字经》本生就不是什么难理解的,对他而言根本也称不上有什么难度。

    知道《三字经》主要是教蒙童们识字的,所以顾云浩也不再在上面多费什么功夫,开始借了顾云涛的书来看。

    学《百家姓》也是一样为了认字,但他现在也没有旁的办法,家里就这么两个念书的人,而顾云涛正在学的《千字文》是绝对不可能借给他的。

    但是顾云浩也不挑剔,毕竟他现在许多字还认不全,更多的是对着书来记字的笔画。

    字要确实要比前世所用的简体字难记一些,但也跟繁体字差别不是很大。

    顾云浩根据前世对百家姓的记忆,再对应简繁体字的转化,也差不多能认识个大概,索性就当做了自己的认字读本。

    认字完了开始记笔画,他自然是舍不得用笔墨在纸上写的,反正也是学字而已,只简单的用手指在桌子上笔画,又省事又省纸墨。

    因想着晨起人的大脑最清晰,而且按着前世上学早读课的习惯,每天早上顾云浩都会早起记半个时辰的字。

    见外面天色也渐渐大亮了起来,家里人也都开始起床洗漱。

    顾云浩合上书,出了屋子,开始到灶房帮着烧火。

    “小心些,别让火燎到头发。”大妞在灶上忙活,见着弟弟吹火,不由担心地嘱咐一句。

    “今儿一定要让爹再做个吹筒。”顾云浩扒了扒额前的头发,说道:“我这头发燎了倒是没事,大姐你成天烧火做饭,又是个女孩家,燎了才是不好。”

    吹筒就是土灶上用来吹灶火用的,有条件的人家大多用铁制的,而顾家则是用竹子,把当中竹节打通了来用。

    先前的吹筒因着时间久了,烧火的时候,三妞一个不注意当柴火给烧了,因而这几天大妞做饭生火都是用嘴吹的。

    听闻到顾云浩的话,大妞知道是弟弟关心自己,甜甜一笑,手下仍是不停地忙活。

    “奶说了,从今往后,每隔一天,都给你跟大娃子煮一个鸡蛋带上,你去了学里,可是要好生念书。”

    这里大妞把粥从锅里舀起来,又倒了些水洗了锅,就舀了两瓢水下去,然后从一边的小篮子里,小心地拿了两个鸡蛋放在锅里。

    “别加柴火了,灶里剩下的火碳够把蛋煮熟了。”

    闻言,顾云浩也是点点头,就理了理灶边的柴火,跟着大妞两人出去洗手准备吃饭。

    早饭的主食是窝头,也没有什么菜,只一大盘子咸菜,外加每人一碗粥。

    说是粥,却并不是全稻米煮的,里面还加了许多玉米面跟红薯,但好在比较浓稠,能顶饿。

    虽然去年收成不错,但顾家人还是不敢大吃大喝,秉持着一贯的俭朴之风。

    顾明良常说,有出息的人家,都不是只管今天不考虑明天的人,越是得意的时候,越要耐得住,不然即使家里富贵了,也是守不住的。

    对于这话,顾云浩十分赞同。

    要想家道长远,就要守得住本心。

    当然,顾家人心里也都很清楚,这样的清贫日子,也是在为今后做打算。

    毕竟家里现在是两个孩子在念书了,而且以后的花费也会越来越多……

    虽然这位顾举人已经过世,家里人也搬到了城里,但仅仅凭着村里出过举人这一件事,就足够附近几个村子仰视,这么些年来,也没有什么地痞流氓敢来村里滋事。

    顾举人是顾氏一族的骄傲,虽然他们都说不上跟那位顾举人到底是什么亲戚关系,但这丝毫不妨碍整族人对他的推崇。

    “你们可不晓得,当时有多热闹……”

    顾明良经常给家里的小辈说起当年的事情。

    其实顾举人中举时,顾明良才几岁,未必记得清楚什么,大多也是在跟他人闲聊时候听来的,但顾明良很乐意说起当年的盛况,说完了还不忘激励顾云涛好生念书。

    要说顾云涛能够念书,还是多亏了顾举人。

    当年顾举人中举之后,为了让族里子弟都读书认字,自己拿了一笔银子采买了八十亩族田,又办了顾氏族学,以田养学,让顾家子弟能有个念书的地方。

    凡是顾氏族人的孩子,到了五岁以后,都可以免费到学里念书,不用交束脩,只需要自己负担笔墨纸砚的开销。

    当然青坪村外姓的孩子如果愿意也可以到学里念书,只是每年要多交一两银子的束脩罢了。

    因着村里人家大多或是见过,或是听说过顾举人的风光,但凡家里有点条件的,都会送孩子去学里读书,都想着即使不能考上秀才,认些字也是好的,说不定能去给城里给人当账房、当伙计。

    顾长荣、顾长光小时候也在学里混过两年,但二人实在不是什么读书的料,些许认识些字就不再上学,安心在家里种田。

    经历了对儿子的失望之后,顾明良将目光放在了孙子身上,因而对长孙顾云涛期望更大,也要求的更严,只盼他能在读书这条路上走出个出息来。

    “大哥,千字文是什么?”

    听到顾云涛的话,顾云浩想了想,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说了你也不明白,好生吃你的饭吧。”顾云涛不想多说,直接回道。

    卫氏却是多了个心眼儿,搂着顾云浩笑着说道:“儿子乖,等明年你满五岁,也跟着大哥去学堂,到时候就知道了。”

    一边说着这话,卫氏却是悄悄地拿眼角瞄顾明良。

    果然顾明良听了卫氏的话,眉头轻轻皱了下,没有说话。

    顾云浩将一切看在眼里,自然晓得他娘亲是想试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