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然后打开装干粮的纸包,里面放着两个饼子,拿着一个饼子,一口饼子就一口热水的吃午饭。

    饼子是用白面和了玉米面做成的,里面加了盐,虽然味道称不上很好,但也足够饱肚子。

    顾云浩一面吃着饼,脑子里一面回忆着今早听到的千字文。

    遇到不确定的地方,就暂且记住,等下次讲学的时候仔细听。

    一时间吃完了饼,鸡蛋也被开水烫的有些温度,顾云浩吃下鸡蛋,喝了几口水,又在院子里坐了会。

    午饭之后,他习惯在脑子里回味一遍书,再进号舍休息。

    因着刚刚吃饭的时候分心,已经差不多回忆了一遍千字文,顾云浩就不再在心里暗暗默念,而是想要去琢磨文章的意思。

    琢磨了一会,发现还是很多不解,顾云浩忍不住叹了口气。

    光是在讲堂听果然还是不成的,看来他真的是需要一本《千字文》来看看才行。

    见没什么成效,顾云浩只能无奈作罢,收拾了书袋,起身往号舍去休息。

    学里的号舍虽然每间都放了好几个小床,但因着中午留憩的学童不多,因而还是能住的宽展些,一般都是两人一个号舍。

    顾云浩跟赵明都是住在同一个号舍里,平时赵明跑出去玩,中午大多只有顾云浩一人。

    而今天赵明早早的就去睡下了,顾云浩进屋的时候就格外地放轻了动作。

    轻轻地把书袋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顾云浩躺到了自己的床位。

    因着他平时午睡只休息半个时辰,现在时间还早,索性就闭目养神,一面想着怎么才能得到一本《千字文》。

    自己先在讲堂上听,等能把全文背下来的时候,自己默一本出来?

    念头一出,顾云浩就连忙否定了。

    且不说他在没有书的情况下,仅凭着听能不能把文章背正确,就说即使背下来了,他也还有许多字不认识,根本就默不出来。

    从顾云涛那里借了书自己抄一本?

    也是不成,他的字实在是还需要再练,而且千字文里的字很多他都不认识,恐怕自己抄书也不会太顺利……

    ……

    就这么想着想着,顾云浩晕晕沉沉的睡了过去。

    随着院里“叮咣”一声敲打铁片的声音,顾云浩睁开双眼,穿上鞋子,就去叫醒还在另一边睡觉的赵明。

    简单的搓了搓脸,感觉那种才睡醒的疲态散去,又转身催了赵明道:“你快一些,我先去讲堂了。”

    赵明仍坐在床上神游,见着顾云浩跟他说话,也是迷迷糊糊地点点头。

    见状,顾云浩还是有些不放心,怕他又继续睡回去。

    “别迟到了,不然先生找来了,那只怕打得更厉害。”

    小小的用话刺激了他一下,就见赵明果然清醒了不少,顾云浩方才步出号舍。

    先去开水房用竹筒灌了一筒热水,而后顾云浩又舀了一瓢冷水,拿出手帕子沾了冷水来擦擦眼睛跟额头。

    随着帕子附上眼皮,立马就感觉一道清凉之感直入脑穴。

    这才算真的清醒了!

    拧干了帕子装好,顾云浩去了前院的讲堂。

    这时到讲堂的学童并不多,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许是那些学堂外面玩耍的还没回来。

    顾云浩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粗糙的桌面上,早已放了一个装了清水的大碗。

    这自然是学里的斋夫提前准备的,因着学里的下午,顾明琮经常会要求学童们练字。

    一般来说,读书人写字除了必备的笔墨纸砚之外,还应该有笔洗跟镇纸。

    但是农家孩子大多受家里条件所限,这些没必要的东西都是不准备的。

    润笔、洗笔用碗装了水即可,而镇纸更是简单,直接从路边捡两块合心意的石头就成。

    因而见着这一碗碗的清水,顾云浩就知道今天下午得练字。

    小心的从书袋里拿出笔砚放好,又把墨锭拿出来放到一边,再是取出几张竹纸,最后拿出那本《三字经》压在纸上。

    他所用的文房四宝,都是市面上最便宜的,但即使这般,顾云浩也知道这并不是一笔小的开支,因而对这些东西更是珍视非常,使用起来也是能节省就节省。

    没过一会,学童们也都三五成群的回到讲堂。

    待到未时一过,顾明琮就准时地走了进来。

    果然如猜想的一样,今天下午就是练字。

    虽然只是练字,但顾明琮还是根据学童们学习的进度布置了任务,新生到散学的时候要交五篇大字,而顾云涛等人则是五篇小字。还要求全部没有墨点没有污迹,笔画要规整才行。

    在顾明琮认为,练字的顺序应该是先大后小再大。

    也就是说初学先练大字,等大字笔画顺了之后,再写小字,等书法有了长进之后,最后又练大字,以求有自己的风骨。

    因而给学童们布置任务,也是按着这个顺序来的。

    顾云浩对这些还不是很懂,但见着他们用的书上那工整的笔迹,就还是很相信顾明琮的决定。

    练字抄写的自然就是当前所学的文章。

    见身边的人都拿了《三字经》出来抄,顾云浩也开始准备起来。

    他已经能背下三字经,而且上面的字也记得很牢固,自然就不必再拿书出来,反而是将书放回了书袋。

    端起了桌上的大碗,往砚台里倒了点清水,在拿着墨锭顺时针的方向轻轻磨了两下,原本砚里的干磨就慢慢化开,跟新墨开始交融,几下的功夫,就差不多了,

    拿出一张竹纸,下面用垫本垫着,再用两块石头压着纸边,顾云浩就开始润笔沾墨写字。

    他一向都是一张一张的用垫本垫着写好了,再取第二张纸。不为其他,只是现在所用的纸最便宜,制作也粗糙,不仅写字的时候容易笔下有滞涩之感,更容易散磨浸墨。

    若是几张纸重叠在一起,上面一张写完了,下面的那张早就带着好些墨迹,自然也就不能用了。

    为了不浪费纸张,顾云浩一直都是用垫本垫着,一张一张的取纸来写。

    一般学童们练字的时候,顾明琮是比较清闲的。

    这个时候他多数会带来一本书,坐在讲堂里翻看。

    当然,顾明琮有时候看了会书,也会起来走走,巡视学童们练字,若是看着拿笔姿势不规范的,就当场纠正,看着哪个笔画运笔不对的,也会指点一二。

    “啊!”

    随着一个叫声响起,顾云浩拿着毛笔的手一顿。

    循声看去,就见坐在右侧的顾云升哭丧着脸站起身来。

    顾云升是顾家四叔的儿子,这位顾四叔跟顾长杰是亲兄弟,因着大家相处的很好,顾云升又跟顾云涛同岁,所以他们俩算得上是死党。

    此刻的顾云升倒是有些狼狈,只见他的右手手掌上尽是墨迹,而那根练字的毛笔却已经到了先生顾明琮手里。

    “入学两年了,就你这拿笔说了多少次?”顾明琮无奈地摇了摇头,“作为读书人,拿笔姿势若是不对,下笔的力度也会不同,写出来的字也不会好。”

    “下笔当重就重,该轻就轻,但是握笔一定要紧,笔就是读书人的命,连笔都握不住,还读什么书!”

    顾明琮显然是十分不悦,说话的语气也严厉了几分。

    看着顾云升手上的墨迹,众位新生们不由暗暗叫苦,顾云浩更是警醒,再次看下自己握笔的姿势是不是没问题。

    对于已经进学有一段的时间的学童,顾明琮要求要严格很多。

    因着已经学了两年的字,顾明琮就不再废话纠正拿笔,只在巡视练字的时候,见着谁拿笔不对,直接从上面抽了毛笔就是。

    若是握笔不紧的,这么突然被抽笔,笔上沾的墨就会弄污整个手心。

    刚刚顾云升显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顾明琮抽掉了毛笔。

    “你今天再多写一篇大字。”

    □□了顾云升两句,多罚了他写一篇字,顾明琮就叫他去洗手。

    把笔轻轻的放在顾云升的桌上,顾明琮眼神再往其他学童身上扫去。

    众人自然是不敢大意,忙又确认了下自己握笔的姿势,就继续写字。

    因着下午只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