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老胡啊,这是什么回事?”顾明良有些诧异,站起身来问道。

    胡德全一面把人往院里引,一面说道:“这是府城的季老爷,前儿你们家幺娃子救了季家人,人特地寻了来致谢的。”

    说到这里,胡德全又在院子里瞅了瞅,问道:“幺娃子呢?”

    “在学里念书呢。”顾明良道。

    “哦,倒是我记错了。”胡德全先是一拍脑门,而后又跟来人解释,“那孩子已经进学了,在我们村里的顾氏族学念书,是个顶聪明又刻苦的。”

    只见那季老爷虽然一身简单布衣,但丝毫不显寒酸,反而另有一种高贵之气。

    听闻顾云浩在学里念书,季老爷眼里明显划过一丝欣赏,而后说道:“农户人家要出个读书郎实在不易,那孩子知晓刻苦,想必是明白家里艰难,是个有心志毅力的。”

    胡德全也是连连点头,又把顾云浩夸赞了一番。

    “这位想必就是顾家少年郎的祖父吧?”

    见季老爷相问,胡德全忙点头:“正是。”

    “老兄弟,可多谢你家孙子见义勇为,不然我也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季老爷上前,对着顾明良行了一礼。

    因见着这位季老爷跟自己年岁差不多,顾明良也不好受他的礼,只往旁边一侧,避了一下。

    顾明良将季老爷跟胡德全引到院里坐下,又让三妞去端水。

    “季老爷客气了,我那孙子也没多大本事救人,想来也是举手之劳罢。”

    在县衙当差多年,顾明良自有一套观人之法,见这季老爷虽然衣着简单,但浑身的气势并不寻常,心里也知道此人来路不简单,遂说话也极为谨慎客气。

    “过谦了。”

    季老爷笑道:“我此番来的匆忙,也未曾备下什么,只有些黄白俗物,也表谢意,请勿嫌弃粗鄙。”

    言毕,就见这位季老爷身后的仆人捧出了一个小匣子。

    因为是扣着盖子,也看不到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这不敢当,季老爷不必这样客气。”

    顾明良猜到了是谢礼,故而推辞道。

    “应当的。若是不收,我们到底心里难安。”季老爷说道。

    见他坚持,顾明良也知道人家是不想欠他们家人情,所以也就不再推辞。

    “方才听闻说你家孙儿在念书,不知学业如何?听说已有八岁,可还是治四书?”季老爷又问。

    这话倒是把顾明良问着了。

    他只一心想让孙子好生念书,但实际对学问很是不通,只听顾明琮说过小孙子天资非凡,是个读书的料子,学业在族学也是拔尖,但到底是读没读四书,这个他现在还真是不清楚。

    “说来惭愧,我对读书的事所知不多,只晓得学里先生说这孩子还算坐的定,其余倒是不懂了。”

    顾明良不由抓了抓脑袋,脸色微微发红,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我知道,我知道。”二妞却是笑着插嘴,道:“弟弟已经学完了幼学琼林,正在跟先生学大学,只是弟弟说先生也对这书不太懂,所以没怎么教他。”

    她平时跟顾云浩关系最好,也最关心这个弟弟,自然晓得的要多一些。

    “年纪上倒是差不多是该治四书了。”季老爷摸了摸胡须,点了点头,又道:“不过先生又怎会不太教呢?难道这先生还未进学?”

    其实季老爷说的进学是官话,与寻常乡里村名所说的“进学”不同。

    因着不懂,在村里人看来,只要到学堂念书了,那就是“进学”,意思跟进入学堂有些类似。

    但季老爷所说的进学明显不是这个意思,一般真正的所言的进学,是进入官学学习。

    这都是要考上了秀才才行,所以严格的来说,就算是考过了府试的童生,只要没考过院试,那一律都称还未进学。

    当然,顾家人包括胡德全都是不懂这些。

    但是顾明良懂得察言观色,见季老爷疑惑顾明琮是否进学,就猜到了人家说的跟平时他们以为的不一样。

    也不好乱语,顾明良索性就不纠结进学的事情,直接道:“先生是个老童生。”

    “原是还未进学,这也难怪。”季老爷叹息道:“老兄弟,恕我直言,既然孩子年岁大了,又开了蒙,也该好生跟着个先生学学经义才是,否则科考上怕是要比旁人迟了不少。”

    一听说科考上的事情,顾明良就肃然起敬,神色更是认真了不少。

    “季老爷的意思是?难道在这族学里很难考上秀才?”

    季老爷也没有掩藏,直接说了出来道:“一般学童四岁开始启蒙,待八岁就开始治四书,十岁到十一岁开始治五经,若是天资不错,十三四岁即可下场。”

    这些是顾家人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当下全家人包括胡德全都听住了。

    顾明良更是激动不已,就连说话也有些颤抖:“意思是十三四岁就能到秀才了?”

    这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因着往常见到过的秀才公,大多都是二三十多岁,甚至还有像五六十岁都还没考上老童生。

    他原本以为孙子聪明,能尽量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考个秀才,现在才知道,原来也有可能在十多岁就考上,他又怎么能不心动呢。

    “若是天资不错,又自身用功些,应该是可以的。”季老爷含笑说道。

    他说的并不是假话,虽然对于这些农家来说,十多岁出头考秀才是从未听说过,但对于有家底的诗书人家而言,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只是,也得须得有先生指点才是。”

    见着顾明良一脸的兴奋,季老爷有些不忍地道。

    他自然知晓,对于一个农户人家而言,找个好先生跟着念书的花费是非常大的一笔开销。

    因知道这段时间农忙,季老爷略坐了一会,就再次道了谢,起身告辞。

    送走了季老爷跟胡德全,顾家人也是一脸欢喜。

    毕竟人家那位季老爷一看就是个不简单的人,还说话行事那样客气,丝毫没有臭架子,大家跟着听了一番他说话,不仅觉得获益颇多,心情也还不错。

    “爷爷,看看那匣子里是什么?”

    待人一走,三妞就眼珠儿一转,一脸兴奋地瞅着季老爷送来的那个匣子。

    “没听人家说是黄白之物嘛,多半就是些银子咯,这都不懂,幺娃子教你的字都忘了吧?”二妞笑着点了点三妞的额头。

    顾明良不管两个孙女打口头官司,在众人目光中打开了那个匣子。

    众人看清了之后,都是倒吸一口凉气,随即一脸的欢喜。

    果然是银子!

    李氏接过匣子数了数,居然有整整一百两……

    这可是不一笔小钱,顾家人兴奋之后,就有些不安起来。

    “爹,你说收人家这么重的谢礼,该不会不好吧?”卫氏有些犹疑地问道。

    顾明良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想了想,叹口气说道:“对于那些有讲究的人家,银钱不算什么,就怕跟不相干的人沾染上,人家这是不想欠咱们家人情呢。”

    闻言,众人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他们本来也没想过要巴结谁,现在见顾明良这样说,自然也是不觉得有什么。

    “爷爷,你教我认字好不?”

    这天下午,顾明良在院子里的一颗枣树下乘凉,顾云浩就搬个小竹凳在旁边坐着跟他说话。

    “怎么我的小乖孙想认字了。”

    闻言,顾云浩点了点头,干净的小脸上带着几分认真,看着格外有趣。

    “隔壁的柱子去念书了,回来就笑话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我偏要认给他瞧瞧。”

    顾明良哈哈一笑,他本也是念过几天书,又在衙门当差这些年,自然是认得字的,现在见小孙子有心学,也是乐的教他。

    再则,他知道这个小孙子聪明,村里人也经常说是个能念书的,他也想借此好生看看,这个一直被他忽视的孙子是不是个读书的料。

    “好,爷爷教你认字。”

    顾云浩不晓得他爷爷心里想的这些,只是这段时间他想明白了。

    要让家里同意他念书,就得表现出一定的能力,要让大家对他念书这事有信心才成,不然谁愿意浪费钱,去供养一个指定没出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