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听到这个决定后,顾云浩也放下心来。

    先生顾明琮早在今年年初,就曾提议让他再找个师父学四书五经,现在他爷爷去问,肯定也是这话。

    那么这样一来,多半等新年一过,他就能到私塾去。

    一想到这里,顾云浩就忍不住的期待。

    毕竟这个时代读书科考是一件费钱又费神的事情,现在家里稍微有些积蓄,勉强能供他念书,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一般而言,一个农家子能去跟着秀才读书,那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但顾云浩明白,能去城里读书,有个好的先生从旁指点,也就意味着他在科考上更有可能考中。

    而且能提前一年,也就意味着进度更快一些,那样说不定能早点考上秀才,也就意味着有更多的机会考举人。

    虽然他的记忆力比旁人强上许多,但同时,他也很担心这个天赋只是暂时性或是阶段性的,因而更想抓紧时间先考上秀才再说。

    过了几天,顾明良果然用个竹篮子提了二十个鸡蛋,就往顾明琮家里去了。

    也不知道两人到底说了什么,只是顾明良回来的时候满脸的笑意是藏都藏不住。

    “幺娃子,你可是要好生念书,爷爷还等着享你的福呢。”

    一回到家里,顾明良就忍不住把顾云浩叫到身边来叮嘱了一番。

    不过明眼人都知道,肯定是顾明琮称赞了顾云浩。

    经过那次去了顾明琮家里后,顾明良明显更关心孙子的学业,每天都要问上好几次,而且人也精神气十足,就是走路都带着风。

    虽然顾云浩答的他都听不懂,但也不妨碍他欢喜。

    李氏有些看不下去,私下也跟他说道:“不就是夸了你孙子,至于么?说不定人家也是说得场面话,这你也当真?”

    听闻李氏的话,顾明良摇头晃脑地说着从城里捡来的官话:“非也……”

    话才出口,就被李氏打断道:“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又不是读书人,还捡了人家的话来说,好生说话不成么?”

    当下顾明良也是尴尬地咳了一声,继续说道:“明琮大哥不是个爱说场面话的人,特别是在做学问上,更不会说假话,他说咱们家云浩有天资,那就是有天资。而且,他还说……”

    “说什么?”

    顾明良哈哈一笑,道:“说咱们云浩要是好生念下去,考秀才是没什么问题,说不定运气好还能中个举人嘞。”

    说到这里,顾明良就觉得美滋滋的,神情也颇为自得。

    “那也是孙子聪明努力,你得意什么。”

    李氏看着他的样子,不由好笑道:“那这是要让幺娃子去城里念书了?”

    “自然是要的,明琮大哥也说了最好在城里找个好先生。”顾明良点点头道。

    自从家里决定翻了年让顾云浩去私塾念书之后,顾长光跟卫氏,甚至包括顾明良、李氏,都开始踌躇起来。

    按着他们的想法来说,当然是找先生学问最好的学馆。

    但是众人对这里面的事情完全不懂,县城一共有好些个学馆,他们哪里晓得哪个先生学问好。

    “要不就让云浩跟云涛一起,跟着何秀才读书?”

    见大家都没有决断,方氏提议道。

    “要翻了年以后呢,也不着急,等到时候再说吧。”卫氏笑呵呵地道。

    她私心想着,不论去哪个学馆,都应该是再抽空去探听探听才是。

    顾长光近来有空就往城里跑,一方面是给酒楼送鸡鸭蛋,一方面则是为了顺便打听城里学堂的事情。

    经由一番功夫,总算是弄清楚了。

    现在县城里开私塾的秀才一共有五个,但这五个秀才收学生也各有各的要求。

    有的因为私塾里没有学舍,因而只收城里的学童。

    有的虽然是有教无类,但也完全不考虑学童的资质,给钱就收。

    这样又剔除了不合适的,倒是还有两个先生比较适合顾云浩。

    有一梁秀才,年纪已经半百,也在县城开了多年的私塾,每年县试,他塾里的学生都有考中的,束脩也不很贵,每年只要二两银子。

    另一个就是何秀才,也就是顾云涛现在的夫子,这位何秀才倒是很不得了,年纪只不是三十多岁,说是学问很好,虽然开私塾没有几年,但上一科府试的案首,就是出自他的私塾。只是束脩要贵一点,要三两银子一年。

    经过一番商议,顾云浩又去问了顾明琮的意见,最后决定还是去梁秀才的私塾。

    毕竟人家教书多年,虽然没有很出彩的学生,但也是每年都有考中的。

    而且顾云浩私心以为,年纪大一点的先生,总归是要沉稳可靠一些。

    待决定了之后,顾长光特地跑了趟集市,买了一坛子酒,一挂肉,和两尾鱼,带着顾云浩上门去给顾明琮道谢。

    早先已经知道顾云浩的事,顾明琮也并未推辞,收下了东西。

    “你的学业根基不错,但若是想要考秀才的话,还是得要好生努力个三五年。”顾明琮看着顾云浩,一脸严肃地道:“我知你天资非凡,但切不可因此自得。”

    “若是除了秀才,你还想更进一步,中举人考进士,那就非是仅天资就可。”顾明琮叹息道:“天下英才何其多,天资比你强的更是如过江之鲫,尔仅苦学一途可行。”

    闻言,顾云浩整了整衣衫,上前去恭敬地对着顾明琮行了一个学子礼。

    “多谢先生教导,只是学生既然已投身科考,若是不能于京都参加会试,见识天下文人士子风采,总归是心有不甘。”

    听了这话,顾明琮不由眼前一亮,站起身来,拍了拍顾云浩的肩膀,道:“好!有志气,不愧是我顾家的儿郎!”

    若是顾明琮果真也认为是时候让顾云浩出去念书的话,那么就翻了年就送顾云浩去城里读书。

    听到这个决定后,顾云浩也放下心来。

    先生顾明琮早在今年年初,就曾提议让他再找个师父学四书五经,现在他爷爷去问,肯定也是这话。

    那么这样一来,多半等新年一过,他就能到私塾去。

    一想到这里,顾云浩就忍不住的期待。

    毕竟这个时代读书科考是一件费钱又费神的事情,现在家里稍微有些积蓄,勉强能供他念书,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一般而言,一个农家子能去跟着秀才读书,那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但顾云浩明白,能去城里读书,有个好的先生从旁指点,也就意味着他在科考上更有可能考中。

    而且能提前一年,也就意味着进度更快一些,那样说不定能早点考上秀才,也就意味着有更多的机会考举人。

    虽然他的记忆力比旁人强上许多,但同时,他也很担心这个天赋只是暂时性或是阶段性的,因而更想抓紧时间先考上秀才再说。

    过了几天,顾明良果然用个竹篮子提了二十个鸡蛋,就往顾明琮家里去了。

    也不知道两人到底说了什么,只是顾明良回来的时候满脸的笑意是藏都藏不住。

    “幺娃子,你可是要好生念书,爷爷还等着享你的福呢。”

    一回到家里,顾明良就忍不住把顾云浩叫到身边来叮嘱了一番。

    不过明眼人都知道,肯定是顾明琮称赞了顾云浩。

    经过那次去了顾明琮家里后,顾明良明显更关心孙子的学业,每天都要问上好几次,而且人也精神气十足,就是走路都带着风。

    虽然顾云浩答的他都听不懂,但也不妨碍他欢喜。

    李氏有些看不下去,私下也跟他说道:“不就是夸了你孙子,至于么?说不定人家也是说得场面话,这你也当真?”

    听闻李氏的话,顾明良摇头晃脑地说着从城里捡来的官话:“非也……”

    话才出口,就被李氏打断道:“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又不是读书人,还捡了人家的话来说,好生说话不成么?”

    当下顾明良也是尴尬地咳了一声,继续说道:“明琮大哥不是个爱说场面话的人,特别是在做学问上,更不会说假话,他说咱们家云浩有天资,那就是有天资。而且,他还说……”

    “说什么?”

    顾明良哈哈一笑,道:“说咱们云浩要是好生念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