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顾明良说让一个儿子去顶差,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顾长光是个老实性子,为人也不如顾长荣圆滑世故,根本不是个当差的料。

    县上的老爷多,衙门里更是勾心斗角,随便一个什么人,都不是他们家开罪的起的。

    按着顾长光这样敦厚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下了套,那样反而更是不好。

    顾长光心里也清楚自己不是那块混衙门的料。

    索性他自己先直接提出了让顾长荣去顶差,还顺势提出让儿子念书的事。

    卫氏眼珠儿一转,立即就明白了顾长光的考量,虽然对于不能去当差这事有些失望,但能让顾云浩念书,也是值得高兴的。

    在她看来,本来在顶差这事儿上,大房跟二房就是平等的,顾长荣有资格去,她男人顾长光也该有资格。

    谁不知道去当差除了每个月的俸钱外,还多少有些额外的孝敬,这样一来,就算想存点私房,那也比织布、打络子、编草鞋容易些。

    但卫氏心里也清楚,她丈夫能去顶差确实有些不太可能,所以还不如趁机得些实在的东西。

    顾云浩念书一事,一直是二房两口子心上的大事,卫氏更是每天都在为这事忧心。

    现在趁着商议顶差的时候提出来,基本就是没有问题的了。

    不论是补偿二房也罢,还是原本就打算送顾云浩去念书也罢,这事十有八九能在今晚定下来。

    想到这里,卫氏心里一软。

    先前她私下可是没少抱怨顾长光,说他不为女人孩子着想,直到刚刚,卫氏才发现,原来这个粗糙又不爱吭声的男人,其实一直把她跟孩子的事儿放在心里。

    她是个没有娘家撑腰的女人,说到底,丈夫顾长光才是她的依靠。

    “幺娃子也是我们顾家的孩子,去念书也是应当的,我看这孩子是个聪明的,说不定到时候咱们家能出两个读书人呢。”

    听闻了顾长光的话,顾长荣也是站出来说道:“衙门的差事,其实若是二弟去的话,还能多干几年,也能多挣几年钱。”

    他本来就觉得孩子们念书的事情上,家里有些亏待二房,毕竟顾云浩念书也是应当的,现在见顾长光提起,哪里有不同意的。

    方氏张了张嘴,还是低声嘀咕了一句:“两个娃子都去念书,只怕家里……”

    “族里念书又不给束脩,平时不过买些纸笔之类,哪里就把家里穷死了?而且云涛就是五岁去念书的,幺娃子去也是应当的。”

    方氏话还没说完,顾长荣就直接驳了几句。

    见着两个儿子没有因为顶差的事相争,顾明良也是心里一宽,觉得甚是安慰。

    他在城里听多了那些为了争利,家里兄弟反目成仇的事,对两个儿子自然是很满意的。

    大事上不糊涂,还彼此有着互助之心,这才是一个家应该有的样子。

    至于两个儿媳妇的那点小心思,顾明良并不看在眼里。

    毕竟哪个当父母不指望自己孩子好呢。

    “老大这话说的不错,虽然家里艰难,但也不至于多了个幺娃子念书就要穷的饿死,就这么定了,等幺娃子满五岁,就送了去族学里。”

    经过养伤这段时间,顾明良也是发现了顾云浩是个聪明孩子。心里也慢慢升出,若是不让这孩子去念书,只怕会后悔这样的念头。

    因而顾长荣、顾长光一提读书的事,他略略一想,就点头答应了。

    顾明良的一句话,等于是给这件事做了个最后的决断,随后又说衙门的差事,道:“至于衙门的差事,我看还是老大去,老二性子太敦实,不适合去里面当差。”

    他想了想,还是觉得大儿子去要合适一些。

    毕竟顾长荣是长子,又会为人处世,是个混衙门的料子。在这方面老二顾长光确实是不如顾长荣。

    “你们看这样如何?若是觉得可行,我明儿就给周师爷写信,说道这件事。”顾明良说道。

    “爹,我没意见,就让大哥去吧。只是幺娃子的事要爹多费心,他是儿子的独子,以后念书考试都跟云涛一样才好。”想了想,顾长光说道。

    “成,家里的孙子就这么俩孩子,自然要一碗水端平。”顾明良说道。

    这等于是给了二房一个承诺,今后大房顾云涛怎么念书、享受什么样的待遇,顾云浩也能得到。

    有了这个承诺,对于心里只有儿子的顾长光夫妇来说,自然还是比较满意的。

    “那这事情就这么定了。”最后见大家都没有什么别的话,顾明良就拍板道。

    见着顾云浩读书的事已经有了定论,卫氏方才笑着开口说起第二件事。

    “爹,家里的田有二十亩呢,我怕农忙的时候,幺娃子他爹忙不过,要是误了好天气可就不好了。”

    她这话说的是实话,他们家的都是比较好的水田,那可是专门用来种粮食的,一般一年种两茬庄稼,春天种稻子,秋天种麦子,每年播种和收成的时候都要赶农时。

    特别是耕田,那可是体力活,先前顾长荣跟顾长光两兄弟轮流,都累得受不了,现在少了一个壮劳力,顾长光一个人的话肯定得累坏。

    卫氏心疼男人,肯定是不忍心的。

    “到时候我腿上的伤好了,也去田里帮忙。”顾明良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爹,你多少年没干活了,我慢慢干就是了。”顾长光摆头否定了这个提议。

    他说的是实话,顾明良在衙门当差多年,身子也不如一般年轻人壮实,耕田是最苦最累的活,显然是不成的。

    若是累出个好歹来,要请大夫看病,又要花费银子,对于他们家来说,那才是得不偿失。

    “要不到时候时候,我请几天假,回来跟二弟一起把田耕了。”顾长荣建议道。

    “胡说什么,你以为衙门是什么地方,能随便请假的。”

    哪晓得话才说出口,就被顾明良喝了一句。

    “难得要请两天短工?”

    李氏这话一出,大家都是摇头。

    现在短工的价钱可不便宜,特别是农忙的时候,还是干最重的体力活,不仅得管茶饭,每天至少得二十文的工钱,二十亩地耕下来,怎么也要个把月,那可就是六百文钱。

    这对于顾家来说,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爷爷,村头吴爷爷家不是有牛么?”

    想了想,顾云浩忍不住提议道:“牛耕地是要快一些吧。”

    闻言,众人都是眼前一亮。

    顾明良当场就拍板道:“到时候给吴家说好了时间,用牛来耕地,每天给他们家二三十文钱,想来也就是十天左右就能耕完,比请短工强。”

    听了这话,大家哪有不愿意的。

    卫氏更是一脸的笑意。

    这样一来,不仅不用顾长光一人耕地,甚至直接所有的田都用牛来耕,比先前还轻松了不少。

    一家子又闲话几句,就各自回房睡觉。

    西侧屋子里,卫氏抱着顾云浩,在他的小脸上亲了好几口。

    “好儿子,果然聪明!”

    顾云浩嘿嘿一笑,心里也有些无语。

    当个小孩就是这样,不管干什么,大人看着喜欢了,不由分说就对着脸上来一口。还有那些喜欢逗孩子的,时不时就爱摸摸头、捏捏脸什么的。

    不过好在经过这么几年,也算慢慢习惯了。

    “好了,你别总是逗儿子,等会他玩起来,身上又要发汗,这大热天的……”

    顾长光一面脱鞋,一面说道。

    “今儿也算是难得了,爹居然这么容易就答应让幺娃子去念书,我可是没想到。”

    卫氏意犹未尽地说着刚刚的事情。

    “爹心里有一杆秤。”

    “要我说,爹还是有些偏心大房。你说说到衙门当差多好啊,不用干体力活不说,还能有些收入,一辈子也算是有个盼头了。”想起衙门的差事,卫氏还是忍不住羡慕。

    “行了,你男人不是那块料,万一在里面得罪个什么人,说不定还惹来祸事嘞。”

    “也是,现在能让儿子念书,才是最大的事儿。”

    卫氏也点了点头,又摸摸顾云浩的脑袋,满脸的慈爱。

    二房这里说着私房话,东侧大房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