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二妞也不是个等着吃亏的主,立马就拿了根顾明良平时走路杵的木棍。

    两人就这么在院子里你追我赶的打了起来。

    “二姐,别打了!大哥,你怎么能欺负女孩子。”

    完全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走向,顾云浩急的在院子里来回跟着跑,一面大喊两人住手。

    但孩子们一旦打架起来,那都是不管不顾的,哪里会听他一个小家伙的话。

    “幺娃子你一边去,看我不今天不收拾了这个没脸没皮的混账,当哥哥的居然乱跟弟弟发火,我呸!”二妞一面让顾云浩走开免得被误伤,一面对着顾云涛笑骂挑衅道。

    顾云涛当然是毫不相让,但好歹读过书,心思也翻得极快,立马抓住了二妞话里的漏洞。

    “你还有脸说!你难道不是当姐姐的跟我动手?还是个女孩家!”

    “呸,你还有脸说!你喊过我姐?”

    两人言辞互讽一番,见说不过对方,又打了起来。

    “干什么!”

    随着一声怒喝,两人都站住了身子。

    随即,就见顾明良一脸深沉的过来,显然是对家里小辈这种自家人打架的行为不满。

    顾云涛尤不自知,仗着一向在家里受宠,连忙丢下手里的扫帚,跑到顾明良跟前告状。

    “爷爷,二妞她……”

    哪晓得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明良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顾明良知道大孙子平时的霸王性子,就直接问二妞:“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二妞想了想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出口,却是又见顾长荣他们从田里拔草回来。

    近来虽然忙着在秧田里拔草,但好歹不是多累,几人虽然一身的泥泞,但神情还是颇为轻松。

    顾长荣是个有眼色的,一进院子就看到了顾云涛一脸的不忿之色和立在院里面沉如水的顾明良,猜测许是发生了什么。

    卫氏也是个聪明人,一眼看到了有什么不对劲,先见着顾云浩没什么损伤,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而后才看到二妞乱糟糟的头发和微红的眼圈儿,心里也颇不是滋味。

    “这是怎么了?云涛,你又惹爷爷生气了!”

    顾长荣上前拉过顾云涛,语气中带着几分责怪。

    “爹,哪里是我,分明就是二妞……”顾云涛急着分辨。

    二妞也反应了过来,见着自己爹妈,眼圈一下更红了,说道:“刚刚大娃子背书背不出来,就拿旁人撒气,说弟弟是种田的泥腿子命,我气不过,跟他吵了几句。”

    听了这话,卫氏面色更是不善,就连一向不爱吭声的顾长光,也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你胡说什么!”顾长荣极快地反应过来,连忙教训顾云涛,“咱们家本来就是农民,你跟幺娃子是兄弟,你们都是一样的,以后可不许胡说。”

    他是知道的,二房两口子平时不争不抢,就算活干的多点也不说什么,但对于唯一的儿子那可是宝贝的紧。

    “爹,我哪有胡说。娘说了,我以后要考秀才,中状元当官的,幺娃子只能种田。”顾云涛不服气的犟嘴道。

    此言一出,院子里的大人都脸色一变。

    “不能胡说,娘哪里跟你说过这些话。”方氏连忙上前拉住顾云涛,脸色也有些不好地道。

    顾长荣也是一脸窘迫,张了张嘴,想辩解两句,却又说不出话来。

    大家都知道,顾云涛这话是捅在了二房人的心窝上,一时都沉默起来。

    “爹,泥腿子是什么意思啊?”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顾云浩拉着顾长光的衣角,抬着头问道。

    看着儿子一脸懵懂的样子,顾长光心里一酸,深吸了口气,看着顾明良道:“爹,这事……”

    “好了,忙了一天,先去洗手准备吃饭吧。”顾长光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明良打断。

    见状,顾长光张了张嘴,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卫氏不满地瞪了顾长光一眼,随即二话不说,就转身洗完手,抱着顾云浩进了灶房。

    今天的晚饭还是不错的,不仅有一碗红烧肉,还有一大盆鱼汤,外加就是日常每顿都会出现的各色野菜。

    但这样好的菜,大家吃的却不是那么和谐。

    像是在赌气一样,卫氏不停地给顾云浩碗里夹肉,连大妞她们三姐妹也连带着给夹了几块。

    又往顾云浩碗里夹了块肉,卫氏拿着汤勺又给他舀了满满一碗鱼汤,还把一大块鱼肉一并舀了进去。

    “娘……你也吃。”

    顾云浩知道卫氏心里有事,在这个情状之下,也不好多说什么,只低声说了一句。

    见着卫氏这些动作,李氏有些不满起来,正了正脸色,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顾明良瞪了回去,只得闷闷地继续吃饭。

    “我也要吃肉,我也要吃肉。”

    顾云涛却不老实地叫嚷起来。

    “给你夹了几块,快些好生吃饭。”顾长荣教训道。

    闻言,顾云涛却是不乐意了:“幺娃子碗里的都比我多,我还要,我还要肉。”

    “幺娃子是弟弟,你先生没教过你什么叫谦让么!”

    被自己老子教训,顾云涛更是不高兴了,有些赌气地瞪了顾云浩一眼。

    “云涛还是个孩子,你说这些做什么,不就是吃块肉么,来,乖孙,奶给你夹。”李氏一向心疼长孙,见他不高兴,连忙出言说道,又夹了几块肉放到顾云涛的碗里。

    就是这样,顾云涛方才作罢,开始安安份份地吃饭。

    “娘,你也太纵着他了。”见到李氏这样偏心自己儿子,方氏心里美滋滋的,脸上也带出了几分笑意,对顾云涛说道:“快好生吃饭,等会还要温书,以后给奶奶挣个诰命回来。”

    她本是像平时一样教育顾云涛,也顺便说些好听的话讨顾明良跟李氏欢喜,但哪晓得此言一出,屋里一阵沉默。

    见着顾明良深沉的面色,方氏不由后悔地想抽自己一巴掌。

    怎么就忘了,二房人正在为下午说顾云浩泥腿子命的话不得劲呢……

    “走,咱们回屋。”

    一直不说话的卫氏见顾云浩吃的差不多了,就起身抱着他回了屋子。

    因着之前已经在讲堂上跟着默念过,原本就有些印象,背起来也并不是很艰难。

    只是遇着不认识的字,就去找顾明琮解惑。

    就这样,顾云浩不仅能完整的将《千字文》背下来,还多认识了不少字,除了一些不常见的,其余基本都能认得。

    见着他到了反复可诵的地步,顾明琮也就开始解释文章的意思。

    他讲的并不细致,有很多地方还比较含糊。

    但是顾明琮说,他自己本生也是学问不够,因而理解的也有限,只能将他懂得讲给顾云浩听,其余的也只得顾云浩自己去揣摩和理解。

    因为跟顾明琮熟悉了起来,顾云浩也知道一些科考上的事情。

    比如他们现在还称不上学子,最多能称蒙童,也就是说刚刚开蒙而已。

    要想正真进学,就要按着步骤,学完三百千千,也就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之后再是《幼学琼林》,这样才算读完了蒙学阶段的书。

    对于讲究一点的读书人家或是书院,学了《幼学琼林》后,还要念《弟子规》,追求诗文才气的还要读《声律启蒙》。

    而后正式进学了,还要先学《孝经》,在懂得诸德之本后,才开始学寻常四书五经。

    治书很是讲究顺序,一般都是根据由浅入深的原则,先学四书,按着《大学》、《论语》、《孟子》、《中庸》的顺序,一本学完之后再学第二本。

    待四书学完之后,方能治五经。

    五经分别是《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都是先全部拉通学过之后,再从中选取一经主修,其余辅修。

    一般而言,学完这些东西,至少都得十来年。

    至于考秀才,那也都是四书五经学有所成之后,方才有可能考上。

    更不用说后面考举人、考进士了。

    知道了自己任重道远,顾云浩更是珍惜时间,开始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练字和学习的长期计划,每隔一段时间就按着来规划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