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焦急的等待之中,总算是放榜了。

    首场的红榜出来,大家都是欢喜不已。

    不仅顾云涛榜上有名,就是董谨言也被取中了,另外还有顾云浩先前的同窗好友胡宇凡也挂在榜上。

    只是因着还得备考下一场,故而他们高兴虽高兴,也不曾忘形。

    三场考完之后,待到最后快放榜之时,顾云涛绷了这么许久,也还是撑不住了,开始紧张起来。

    放榜之日,顾云浩亦是随着一同前往府衙看榜。

    “爹!小浩!”

    突然耳边传来顾云涛的声音:“你们快看看,那个是不是我的名字?”

    闻言,顾云浩忙举目看去,果真是见着顾云涛的名字,虽然刚巧挂在尾巴上,但总算也是考中了。

    “大哥,祝贺你,你做到了,真的考上秀才了!”

    听了这话,顾云涛不由呆在了那里,先是嘿嘿一笑,随即又是激动地落下了泪来。

    见状,顾云浩登时也有些手足无措。

    虽是能理解堂兄的心情,但总归他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这样,应当高兴才是。”

    看着顾云涛又哭又笑的样子,顾云浩暗暗松了口气,还好当初他考中之时尚算是稳得住,不至于如此。

    这时,却见顾长荣也一脸笑意地挤了过来。

    顾云浩不由松了口气,暂且放下心来,继续看榜。

    “二姐夫也中了!”

    看到了董谨言的名字,顾云浩又是一喜。

    “谨言也中了?”

    此时顾云涛也总算是回过神来,忙挤上前去,果然见董谨言挂在了第三十六名,当下也是兴奋地笑了起来:“这下咱们家有三个秀才了。”

    虽说不是自己高中,但见着堂兄跟姐夫都榜上有名,顾云浩也是觉得心里满足极了。

    只有些遗憾的是,胡宇凡此次院试仍是没有取中。

    好事多磨,也只能盼着他下一刻能考上吧……

    顾云浩心里默默地想。

    “走,小浩,咱们先回家!”

    随着顾长荣这话,四人先回到了小院。

    没过多久,便见着报喜的差役前来,向顾云涛送上了簪花宴的请帖。

    顾云涛此次院试的名次并不靠前,当然就不像顾云浩当初那样能得到封红,但能考中便已经是足够令人欢喜之事,这时候谁又会去在意这个呢?

    顾长荣笑呵呵地直直给那差役塞报喜钱,一面连连感谢。

    “大伯,咱们是明天回临川县么?”

    这时,顾云浩思及一事,便也是笑着问道。

    “嗯,早些回去的好,你爷爷他们还在家等着消息嘞。”

    闻言,顾云浩也是点了点头。

    一般来说,院试取中的名册一出,便有差役急送各县,各县亦是以最快地速度向这些新科秀才家里报喜。

    他们现下在府城看榜,说不定那新科秀才的名单早已送到各县了。

    加上青坪村离县城又不远,家里今天应该就能接到顾云涛高中的消息。

    但即便如此,早些回去也是应当的。

    寒窗苦读多年,一朝高中之后,自然都是想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里,跟亲人分享这份来之不易的喜悦。

    “那我今天下午去一趟书院,咱们明儿一早就启程。”

    顾云涛高中,也是家里的大事,他自然也是要跟着一道回去庆贺庆贺的。

    “成,咱们今天就把行李拾掇拾掇,明儿一大早索性包个船回去。”

    儿子中了秀才,顾长荣心里有了底气,便袖子一挥,颇为豪气地道。

    因着顾云浩的缘故,今年顾云涛考试着实是少了许多花销。

    首先是三次考试的禀保费那十五两便省了下来,再则府试跟院试之时,都不必再去住客栈,一应都在顾云浩这个小院里吃住,不过花费一些来回的路费罢了。

    原本顾云涛跟顾长荣也是准备分担一下伙食费,但却被顾云浩拦了下来,说一家子两兄弟,不过住上一段时间,实在没必要弄得那般生疏客气。

    “咱们是兄弟,一家人。”

    自打顾云浩说了这句话之后,顾云涛便再也没有提及过要分担伙食费之类的话。

    不错,他们是兄弟,若是换位而思,他也不想顾云浩跟他如此见外。

    几人又商议了一番明日的行程,一起吃过了午饭,顾云浩便出了门,准备去一趟陵江书院告几天假。

    临出门前,却是又想起一事,便叫上了巴九一起。

    他先没有着急往书院走,而是直接去了一家文房铺子,买下了一套不错的文房四宝,而后又去了隔壁的书肆,买下两部新书。

    “等一会,你就将这些东西送到董家,就说是我跟大哥一起送给二姐夫的贺礼,恭贺他今次高中。”

    闻言,巴九自是应下。

    待办妥了这件事情之后,顾云浩方才起身前往陵江书院。

    此时书院仍尚在休假之中,不过讲郎们也是接到了这次院试的取中名册,面上皆带着几分喜色。

    毕竟书院的学生考的好,他们做先生的也脸上有光。

    因着山长柳予安在洛省襄助院试之事,因而顾云浩便直接找到了他们《春秋》一经的讲郎陆延宁。

    分说了事情原委,陆延宁先给出了两道五经题,让他在家好生思量作成文章,又嘱咐了几句不可荒废学业,在家也得好生用功之类的话,便准了顾云浩的告假。

    脚步轻快地自山上下来,顾云浩只觉得心情格外舒畅。

    此次淮安院试,不仅顾云涛跟董谨言考中了,就是他们陵江书院,也有五名学子得以被取中。

    这个数字已经算是很了不得了。

    毕竟他们书院一共才七十多名学生,且不仅仅是来自于淮安府,更是全省各地的学子都有。

    而淮安府的院试,他们书院参考的学子也不过就十五人。

    再则来说,因着他们淮安今年遭灾,院试也是排在六州十一府最后,前面其余州府的院试早已考完,陵江书院早已有三名学子得以被取中。

    要知道书院里今次下场参考的学子,一共也才二十多人,这样的取中比例,甚至已经达到了三分之一。

    陵江书院……

    果真不愧越省之最这个名头,果真不愧能传承这么数百年!

    书院的学子们能有如此好的成绩,顾云浩也是觉得与有荣焉。

    及至山下,又突然忍不住转身看了一眼,但见山中份外清幽雅静,山峦树木也似乎都带着几分欣荣之意。

    与他而言,能到这里来读书,实在是太幸运了!

    回过头来,顾云浩狠狠一赞,随即不再作停留,直接往府城而去。

    *********

    次日,因着要回临川县,顾云浩四人都是起了个大早。

    随便吃了个简便的早饭,便各自收拾了行李,准备动身到码头坐船。

    “小浩,我刚想起一事,咱们且再等一等。”

    待出门时,顾长荣却是突然想起一事,拦下众人,面带歉意地道。

    “怎么?是有什么东西忘了?”顾云涛不解地问。

    “唉呀,我昨天高兴得忘了,董谨言也考中了,咱们也还是该准备了贺礼送到董家才是,快把行李放下,咱们先上街。”

    听闻这话,顾云浩不由一笑,说道:“大伯,放心吧,昨天我已经送了贺礼去了,顺便也帮着大哥送了一份,不碍的。”

    “小浩,还是你想的周到。”

    闻言,不仅顾长荣连连称赞,就是顾云涛也忍不住感叹道:“我虽是年长你两岁,但这些事还得你来费心操持,这个兄长当得我实在惭愧的很。”

    “不说这个,回家吧。”

    一手搭着顾云涛的肩膀,顾云浩淡笑说道。

    “嗯,回家!”

    因着这段时间日头长,回到青坪村之时,太阳也才刚刚开始往下落。

    村里人显然也是早就接到了喜报,都是在村头等着他们回来。

    顾明良估算着行程,也是觉得今天顾云浩他们就得回来,故而一有空,便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