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陵江书院被封,亦不是你们这些人能与之相较的。”

    女子上前几步,直接没好气地道。

    她的话显然是戳到了白池书院那群书生的心口上,那几人当下就气急了,直直地往女子之处涌去。

    “哪里来的毛丫头,居然敢在这里胡言乱语。”

    “就是,简直是不知所谓!”

    “得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丫头!”

    ……

    见着那几人越来越近,这时又见一个青衣女子疾步上前,握住了那少女的手,对那几人道:“怎么,你们这是想以人多欺人少?如此还好意思自称读书人么?”

    听闻这话,四下也有人开始指点了起来,言谈之中皆是有些看不惯那几位书生的样子。

    见着众人都开始指责起他们来,那几名书生更是觉得面上挂不住,当下就恼羞成怒,急急想找回场子。

    其中一人更是一手拿起桌上的笔筒,直直地向那藕色衣裙的女子扔去。

    眼看着笔筒就要砸上那女子,这时却见一个月白色的身影一闪上前,把那女子往身侧一拉。

    “哗”的一声,笔筒直直地摔到了女子身后的石头上,顿时碎裂了一地。

    藕色衣裙的女子似乎也回过了神,转身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面色后怕地拍了拍心口,而后便看向方才救自己的人。

    抬首看去,只见此人一身月白的素锦衣裳,俊美的面庞上带着几分担忧之色。

    “啊!表哥!”

    季航正欲开口相问,却是听闻这女子惊喜地唤道。

    自方才,他便觉得这女子身形有些眼熟,声音也颇为熟悉,但因着那几名书生辱及他们书院,一时也未来得及多想,毕竟都是富家女子出门,都带着帷帽,也看不清谁是谁。

    结果女子这声‘表哥’一出,季航脸上那君子般的笑容,一时也是有些顿住了。

    “表哥,你不是说要去拜谒学里的先生,今日不能陪我出门郊游么?怎么现在又在这里?”

    “表哥,你不会是骗我了吧?”

    ……

    随之而来的便是女子面带狐疑地问话。

    自听着那女子叫他‘表哥’起,季航便绷不住那俊秀的面庞,此刻更是掩面一叹,转过头来求助地看着顾云浩。

    顾云浩只觉从未见过这样的季航,只见他一脸表情似哭似笑,滑稽非常。

    原来素日里谦和温润的如玉公子季航,也有今天……

    看了一眼那立在季航身侧,还在不停问话的藕色衣裙女子,顾云浩暗暗觉得好笑。

    能将季航弄得如此狼狈,这女子也算是个能人。

    方才听那女子唤季航表哥,又是如此性情言语,想来便是先前在季府见到的那位岳姑娘了。

    季航这厮,为了出门赛马,居然还骗了人家小姑娘。

    顾云浩心里暗暗鄙夷了一番季航的行径,但还是一脸笑意地上前,神色诚挚的帮他圆谎道:“先生今日访友,需晚些才回,因而我邀季兄来此赛马。”

    “哦,原是如此。”

    见那岳姑娘妆似了然地回了一声,顾云浩此刻却是有些无语了。

    这岳姑娘未免也太容易相信人了吧,这么一句敷衍的解释,她便相信了?

    也难怪季航都能忽悠到她……

    “表哥,既然好容易在这遇上了,你们准备去哪里?带上我可好?”

    岳姑娘显然是个大气之人,压根没把先前的事情放在心上,却是带着几分雀跃地说要与季航一同郊游。

    “啊,那什么,云浩,此乃我表妹。”

    见好友为他解了围,季航也面上的尴尬之色也慢慢散去,又是一脸温和地介绍道。

    “我认得,上次在表哥府上见过一次,顾公子可还记得?”岳鸢明快地一笑,也不扭捏,直接说道。

    “正是,岳姑娘好。”

    顾云浩亦是含笑点头道。

    “这位吴姐姐乃是我好友,今日我们亦是来郊游的。”

    这时,岳鸢却是挽着先前那位青衣女子的胳膊,一脸笑意地说道:“吴姐姐,这位就是我的表哥,这位顾公子是我表哥的同窗好友。”

    “吴姑娘。”

    闻言,顾云浩二人皆是对着那青衣女子拱了拱手道。

    “原来这位便是季公子。”

    那位吴姑娘显然是私下听岳鸢提及过季航的名字,当下见着本尊,也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而后又与顾云浩见礼:“顾公子。”

    “表哥,我跟吴姐姐准备去前面山中的古寺,咱们一同去可好?”

    岳鸢此刻仿若一颗心思都在季航身上,又是急急问道。

    听了这话,季航明显面色一慌,随即强装镇定地道:“胡闹,你既与好友同来,怎可如此任性,吴姑娘……”

    只是此话还未说完,却听见那吴姑娘含笑说道:“去哪里都好,左右我们也是无事,都听鸢儿的。”

    闻言,季航一脸无奈地看向了自己的好友顾云浩。

    顾云浩此刻亦是暗笑不已。

    看来季航的那位表妹很喜欢粘着他的样子,而那位吴姑娘,显然是知道一些内情,故而干脆顺水推舟。

    而他自己嘛,反正是出来郊游,也难得看到季航如此窘态,跟着看戏倒也不错。

    打定心思之后,面对好友再次投来求助的目光,顾云浩选择侧了过头,佯装不知。

    “罢了,走吧。”

    最后,季航还是没法子,说了一句。言罢,便要抬步离开。

    “哼,不知所谓!”

    此时,身后却是传来那几名书生的冷笑之声。

    脚下一顿,季航又是回转过身子,准备上前去与那几人计较计较。

    然而却顾云浩比他快行一步,走到那几人跟前。

    先是看了一眼那几人方才做的诗赋,顾云浩淡然一笑,一脸温和地看向那几位书生,道:“这便是几位的诗作么?看着确实才气非凡。”

    因他状似随性的样子,话语之中又颇给面子,那几人也神色一松,态度和软了些,道:“还挺有眼光,确是我们所作。”

    “在下很是喜欢这几首诗赋,不知可否借纸笔一用,容在下抄写一份?”

    听着这话,白池书院的几名书生更是眉飞色舞,只觉得眼前这人怎么这样识趣。

    “可以可以,纸笔就在这里,你用吧。”

    “只是可不能剽窃我等的诗作,骗以别人说是你自己的啊。”

    ……

    几人一面给顾云浩拿纸让位置,一面颇为脸大的让顾云浩别借他们的诗词张扬。

    顾云浩下笔极快,不过片刻功夫,便将那几人的诗作誊写了三首。

    誊写之后,将纸页铺在书桌之上,顾云浩放下了笔,退后几步。

    众人上前一看,都先是不由赞一句:“好字!”

    再细细看去,虽然仍是那几名书生先前的诗,但却是又修改了几处,果然整首诗便更赋气韵,意境也深远了许多。

    此刻,众人一看,便是明白了。

    原来这位少年并非是想要抄写白池书院几人的诗作,而是实打实的帮他们修改来了。

    而且一看这修改后的诗,明显这少年的诗才比这白池书院的几人强上不少。

    这也太不给面子了。

    直接这样上去改,还当着这么多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池书院几人此刻也反应过来自己被人戏耍,当下面色一沉,直接气急的将顾云浩写的那三张纸撕成了碎片。

    见状,周围的人皆是面上带着惋惜。

    唉,那可是好字呢……

    “倒是没什么意思,只是我这人向来粗心惯了,许是抄写几位诗作之时,不小心写错了几个字?”

    见那几人气急败坏,顾云浩却是挑眉一笑,面色淡然地道。

    “哈哈哈哈,不错,我这好友最是容易写错字了。”

    季航亦是笑着上前,一脸温和地看向那几人,说道:“几位才子,定是我那好友抄得不细致,方才写错了那么多字,要不这次换我来抄?我可是最细心的了。”

    听闻这话,众人皆是憋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