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府城,已将近是傍晚时分。

    因着城里又不得骑马而行,故而季航与顾云浩便先去车马所还了马取回押金。

    而后季航与那车夫一起驾车先送吴姑娘回府,顾云浩则自己回到了城南的小院。

    跟巴九一起吃过了晚饭,顾云浩靠在自己素日常坐的靠椅上,在院中看着天上挂着的那轮明月,不由暗暗感叹今日之事。

    季航居然还有这么一朵小桃花……

    只是顾云浩却并不知道,在他腹议八卦季航之时,季航此刻亦是在暗暗埋怨他。

    季府,季航的青松居内。

    季航看着跟前面带羞涩、欲言又止的季萱,不由抚了抚额。

    “好端端的,你怎么会问起他来?”

    先是让妹妹坐下,季航无奈地一叹,问道。

    顾云浩这家伙,居然什么时候还私下见过他妹妹?

    看这丫头这般神色,莫不是对云浩……

    想到这里,季航也是觉得头大如斗。

    “方才鸢儿说起今日出游之事,我一时好奇,所以随口问问。”季萱红着脸,说道。

    这显然不是实话。

    若真是随便问问,哪里有这刚吃了晚饭,就专程找过来的道理。

    再则来说,季萱一向是个守礼之人,怎会冒然去问一个陌生男子的事情。

    看着一向聪明的妹妹如今说话这般漏洞百出,季航也不好戳破,只能假作不知,继而道:“恩,今日我们赛马,刚巧遇到了鸢儿,也是凑巧罢了。”

    “二哥,听鸢儿说,箐箐今日也在?”

    “恩?箐箐?”

    听着这个名字,季航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道:“你是说吴姑娘?不错,她与鸢儿是一道的。”

    闻言,季萱思忖了片刻,总算是鼓起勇气,看着自己的兄长,满面红晕地问:“二哥,不知顾公子,可对箐箐……”

    说到这里,声音却是小了下来。

    见着她如此,季航哪里还不知道她想问什么,却是一脸肃然地看着季萱。

    他从未见过妹妹如此失态。

    难道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云浩与妹妹已经有了情意?

    想到这里,季航的面色开始沉了下来。

    并非他不想妹妹觅得如意郎君,但若是如此偷偷摸摸的与人定情,即便那人是他好友,他亦是不允准的。

    “你怎会这般在意此事?难道你与他……”

    “不是的!”

    季航话还未说完,便被季萱打断道:“二哥可记得我小时候曾落水过?那一次乃是被一少年所救。”

    “自是记得,那次落水之后,你还受了惊吓,连做了一个月的噩梦。”

    闻言,季航点了点头,随即目色一紧,道:“叔爷爷当时只说是一名顾姓少年救了你,难道就是……”

    “恩,正是顾公子。”

    季萱亦是微微颔首,随即带着几分回忆地语气说道:“当初我怕极了,只听闻他温和的告诉我‘不怕’,说他‘不会走’,结果还是母亲找到我之时,他还是走了。”

    “前年偶有一次帮你送书,却又再次遇到,初见此人,我便觉得似曾相似,只是他早已不记得当年之事,只待去年到咱们府上找你,我为多年前的事向他道谢,他才想起罢了。”

    季萱的声音很温柔,却又带着几分失落在里头。

    她记着多年,而他却早已经忘了……

    “难怪你会问及他,不过我与他乃是好友,既然当年之事已经过了这么许久,你也当面道过谢,倒是也不必一直介怀,云浩也不是一个挟恩之人,他不会在意这些的。”

    听了季萱的话,知晓了她与顾云浩并非有什么私情,季航不由松了口气。

    就是说嘛。

    不仅妹妹不会那般糊涂,就是云浩那小子也做不出吃窝边草这样的事情来。

    “二哥,你与顾公子如此交好,可知道他家里可曾有为他定下什么亲事?”

    说完这话,季萱飞快地低下了头,双手一直不停地揪着自己的手绢。

    看着妹妹如此神态,季航不由愣住了。

    这下他完全明白了。

    感情他妹妹还真的是对云浩动了心!

    而且那家伙好似还不知道?

    想到这里,季航不由觉得压根一疼。

    即便他对顾云浩的才学人品很是欣赏,但一想到自己从小都乖巧无比的妹妹,居然一颗心在那家伙身上,他还是忍不住有些憋闷。

    “你先前从未说起过这些,怎么今日突然这般?”

    先不着急回答,季航仍是蹙着眉问道。

    听了这话,季萱面色更是红了,说道:“鸢儿回来与我说起,好似箐箐对他颇为赞赏……”

    闻言,季航只觉得不仅压根疼,就连脑仁都有些不对劲了。

    他怎么没看出来,顾云浩那家伙居然还挺抢手?

    居然勾了他妹妹不说,今日还招惹个什么吴姑娘。

    此刻的季航已经化身为妹控,即便他心里清楚自己那个好友什么都没做,但还是忍不住暗暗吐槽。

    “妹妹,算了吧,你与他应当是不可能的。”

    思忖了片刻,季航总归还是叹了口气,出言劝道。

    “二哥为何会如此说?难道二哥亦是觉得门第那般重要么?”

    “若我那般看重门第,你以为我会与云浩相交至此么?”

    听了季萱这话,季航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但仅是我不看重还不够,娘那里必然不会允准的。”

    他说的乃是实话,虽然他跟顾云浩志向相投,引为挚友,但他们两家的门第确实并不相当。

    交友之事可以自己做主,因而不必在意门第,但男女婚事,却是不同,毕竟这得要家中长辈点头。

    “可你先前不是说,叔爷爷曾称赞过他,且颇为欣赏,还很是赞同二哥你与他为友么?”

    季萱的神色带着几分怅然,又有几分执着。

    轻轻地叹了口气,季航无奈地道:“萱儿,这不一样……”

    “二哥,你只凭心而说,他是否乃是良配。”

    “云浩学识人品都是极好的,我亦是自叹弗如。”季航答道。

    “若我能嫁与他,可能相守一生?”季萱继续问道。

    “我说过他人品极好,且对身旁众人皆是珍惜非常,萱儿你温柔细致,想必应是可以。”

    “既如此,二哥为何要阻我?”

    看着季萱一脸认真的模样,季航不由心里一软。

    他的妹妹从来都是个极为温柔乖巧的人,从小到大,不论是学琴还是作画,都是教导嬷嬷和母亲说什么,便听话的去做什么。

    在他的记忆中,妹妹好似从未忤逆过母亲和家里长辈的意思。

    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强烈的表达自己想要的。

    “罢了,二哥不阻你,只是你不可做糊涂事,此事必得家中长辈点头才可。”

    季航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说道:“而且那小子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且等我得空问过他再说。”

    “谢谢二哥。”季萱满面惊喜地道。

    下定决心之后,季航只觉得整个心胸也突然放松了下来。

    好似有顾云浩这么一个妹夫,也挺不错的。

    他心里这么暗暗想着。

    ****

    顾云浩自然是不晓得自己此刻已经被季航兄妹给盯上了,他美美地睡了一觉。

    因近日乃是要回到府学的日子,顾云浩不到辰时便起了来,匆匆用过早饭,急急往府台衙门去了。

    他原本是打算昨日下午去府衙找江程云的,但自郊外回来时,天色已经晚了,便也不好上门打扰,只得今儿一早赶去。

    怀里揣着前些天老师给他布置的课业,顾云浩赶到了府台衙门。

    作为弟子,他自是知道的,江程云一般巳时开始处理政务,为了不打扰老师的正事,他一般都是抽在江程云不忙的时候来请教功课。

    来不及与门子差役们寒暄,顾云浩一路进了后堂,便穿过回廊,往江程云的书房而去。

    及至书房门外,刚要抬步进去,却见一个人影自书房出来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