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夜里,顾云浩还是装醉了的。

    毕竟以他这个身体,那可是三杯就倒,若真是喝倒过去,那也实在是太委屈赵妍了。

    因此,顾云浩决定采用一个最有用却又最原始的法子。

    装醉!

    敬酒之时,他虽然四下招呼众人,但一共也只喝了两杯,随即便接着酒劲醉了过去。

    因着他本身就酒量不好,大家不仅没有怀疑,反而都还有些内疚。

    如此洞房之夜,居然把新郎官给灌醉了……

    当然,这些顾云浩是不晓得的。

    毕竟他也是无奈之举,众人的热情,他实在有点招架不住。

    新婚的第二天,伴随着几声鸡鸣,顾云浩在从睡梦中醒来。

    面色疲惫的摸了摸额头,他只觉得脑中一阵混沌,甚至太阳穴那里还有些痛。

    看来昨夜即便没醉,还是酒喝得多了点。

    揉了揉眉心,顾云浩这下却是看到了睡在身侧的赵妍。

    只见她穿着一身大红寝衣,一头乌黑的秀发柔顺的铺在枕头上,白质如玉般的手臂正搭在自己的胸口。

    看了一眼赵妍皎洁白皙的面庞,顾云浩心中一柔。

    这便是他的妻子。

    因着些许发丝落在了面上,睡着的人好似微微有些发痒,一双秀眉轻轻蹙了蹙。

    见状,顾云浩笑着伸出手来,轻轻地替她拨了拨头发。

    这时,却见赵妍“唔”了一声,随即身子动了动,又像小猫一般依偎在他怀里。

    看着她脖颈之下带着些许红痕,顾云浩不由想起昨夜洞房的疯狂,当下也忍不住脸上一红。

    果然他昨天还是酒吃多了……

    若放在平时,此刻也是他该起床读书的时辰。

    但是今天,顾云浩看着怀中的赵妍,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放纵一日,留下来陪她。

    一手搂着正熟睡的娇妻,一手枕着头,顾云浩开始思索上京赶考之事。

    十月眼看着就要过去了,后面只会越来越冷,看来十一月必须就得出发。

    而且他们到了京城,还需要租房子,到了年跟前,也多有不便。

    只是老师先前说了,当今圣上的身体近来不大好,希望明年的春闱不会出什么事情才好。

    ……

    正胡思乱想之时,却见身侧的人动了动。

    赵妍睡眼懵懂地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极为清秀俊逸的面庞。

    举目看去,正是对上了顾云浩那双悠然如墨的眸子。

    这时,赵妍只觉先前那股迷蒙之感瞬间消失殆尽,整个人瞬间变得清醒无比,当下更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埋下了头。

    “妍儿,醒了?”

    只听闻头顶上方,有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她微微点头“恩”了一声。

    深吸一口气,赵妍抬起头来,对着顾云浩一笑。

    她毕竟不是一个扭捏的女子,而且他们已经成了夫妻,也实在没必要过于害羞。

    不过这一抬头,赵妍却又是发现,她居然一直睡在顾云浩的怀里。

    而眼前这个俊逸男子——她的丈夫顾云浩,显然是早就已经醒了,只是却还这样一直搂着她,陪着她,等她醒来……

    察觉到这一点,赵妍又是害羞,又是感动。

    随之便是一种浓浓的幸福之感向全身蔓延而去,最后甚至每一个毛孔都觉得极为舒畅熨帖。

    她终究只是一个女子,亦是一个希望寻到良人的普通人罢了。

    忍着羞意,赵妍侧过身子,让顾云浩将手臂抽了出来,随即侧在一旁替他按了按胳膊,笑着问道:“夫君,手麻了么?”

    她的声音虽然带着几分羞涩,但却是轻快明朗。

    顾云浩看了过去,只见赵妍已经不似方才那般害羞的厉害,却是带着几分顽皮之态?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赵妍,当下也是忍不住眉眼一弯,笑道:“还行,只是妍儿再睡一会,怕是就说不准了。”

    “我偏生不信。”

    赵妍抿嘴一笑,说了一句,又道:“夫君,咱们是不是得快些起来了,今日不是还要给爷爷奶奶跟公婆敬茶么?”

    言罢,只见她撑起了身子,挪至床边,披上外衣,便要穿鞋起床。

    却哪晓得方才一下地,赵妍便身子一顿,随即转过头来,似羞似怒地瞪了顾云浩一眼。

    被她这么一瞪,顾云浩只得厚着脸皮一笑。

    其实他心里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身为男子,有的时候,他还是得绷住了。

    比如这种情况下,他是怎么也不会在媳妇面前脸红的。

    不知为何,看着顾云浩面上的笑意,赵妍又是俏脸一红,但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去了后面的净房洗脸漱口。

    这里,顾云浩看着赵妍的背影,心中那颗悬着的心也慢慢开始放下来。

    他看得没错,赵妍果真不是一个扭捏作态的女子。

    其实比起昨夜的娇羞温柔,顾云浩更喜欢她今早的大方明快。

    尤其是方才那一丁点小俏皮,更是令他心弦一动。

    罢了,想那么多做什么,既然已经是娶回家的妻子,他定会好生待她就是了。

    见着时辰不早,顾云浩亦是翻身起床。

    待他换好了衣裳,赵妍已经洗漱完毕,顾云浩便也进里屋洗脸刷牙。

    一时出来之后,却见赵妍也已经换好了衣裳。

    只见她身着浅粉色长裙,手臂上带着顾家送去的龙凤手镯,头上的发饰乃是顾家当时送去赵家下聘的金钗,而耳垂上却又是待了一对白玉耳坠,估摸着是赵家陪嫁的首饰。

    “妍儿,其实咱们家没那么多讲究,你不必这样为难自己。”顾云浩叹了口气,劝道。

    他先前是见过赵妍的,又在府衙进出那么久,岂会不晓得赵妍的喜好?

    赵妍素来偏爱简单随意,并不是一个喜欢穿红着绿,佩金戴银的女子。

    今日如此装束,又是将顾家送去下聘的首饰戴着,又是戴了赵家陪嫁的耳坠,分明就是为了给赵顾两家长脸罢了。

    “今日拜见公婆,自是该隆重一些。”赵妍笑着说道。

    见她如此说,顾云浩晓得她心中自有主见,便也不再多言。

    取下门栓,顾云浩拉开房门,只见外面天朗气清,整个人瞬间觉得开阔不少。

    “夫君,我有事要与你商议。”

    正欲抬步出去,却又听见身后赵妍相唤,顾云浩少不得又转回了屋子。

    “怎么?”

    见他相问,赵妍犹豫了片刻,还是直接说了出来。

    原来是因着嫁妆之事。

    顾云浩也是在听过之后,方才醒悟过来。

    此次赵妍出嫁,赵家陪嫁了不少嫁妆,除了金银细软之外,还另有一百亩良田,外加两套宅子,其中一套宅子是在洛省的省城,而另一处则是在淮安府东城。

    而顾云浩过些时日便会启程前往京城,因是新婚夫妻,赵妍自然也是要跟着一起去的。

    这样就需要趁着这段时间,将她的嫁妆安顿好才可。

    夫妻两人商议了一番之后,决定还是将那两处宅子都先租赁出去。

    反正多半是没功夫去住的,白放着不如租出去收点租金给赵妍当零花。

    而那一百亩妆奁田则放在顾云浩的名下,毕竟这样是可以免税的。

    当然这也只是挂个名,那一百亩田的打理以及两处宅子的看管,都一并交给了赵妍的陪房两口子。

    至于其他的金银细软,则由赵妍自己看着或是带上京,或是换成银子在本地置办成产业。

    两人商议之后,丫鬟碧翠也进屋来服侍。

    “姑爷。”

    见着顾云浩,碧翠忙一脸笑意地行礼。

    “夫君,这是我的丫鬟,叫碧翠。”赵妍忙与顾云浩说道。

    闻言,顾云浩亦是对那丫鬟点了点头。

    “怎么又到这里来了?我不是说了,让你不必来服侍我,且去厨下或是祖母屋里看着帮点忙么?”赵妍看着碧翠,亦是又是叹息一声,说道。

    “姑娘,奴婢是听您的话来着,只是太夫人那里也说不用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