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赵妍的娘家远在洛省,三朝回门,也只能事从权宜,择六不择三了。

    在婚后的第六日,顾云浩陪着赵妍回到了赵家,在接受了岳父和小舅子又是热情又是审视的招待之后,顾云浩还是决定让赵妍在娘家多待两天。

    虽然这不是很合规矩,但他本就是个穿越过来的,内心里对这些旧时俗礼也并不怎么在意。

    毕竟他们这一回去,就要准备进京,也实在应该在临行之前,让赵妍好生跟父母道个别。

    听着他这个决定,赵妍当下更是感动不已,而岳父赵成礼跟小舅子赵鸿也都是满脸的笑意。

    只是岳母赵夫人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抵不过对女儿的牵挂,含笑应下,只是未免旁人闲话,让他们分室而睡罢了。

    待从洛省回门之后,顾云浩与赵妍两人并未急着回临川。

    而是决定先在淮安府停一停。

    此时已经是十月二十七了。

    顾云浩决定十一月起行,因而在临行前,还是带着赵妍去府衙拜访一些江程云跟师母赵氏。

    “你这次进京之后,还是先去你师祖府上一趟。”

    知晓他即将起行,江程云特地与他细谈了一番,说道:“朝中局势不明,你需得记着,万事不得强出头,若有何异动不明之处,便去寻你师祖。”

    言罢,江程云又递给了他两封信。

    “这里两封信,一封乃是交予你师祖的,另一封,则带给你清华师兄。”

    听闻这话,顾云浩亦是点了点头。

    老师除了他之外,并旁的学生。

    这里说的师兄,自然就是江程云的独子江清华了。

    从内心来说,顾云浩亦是对这个师兄颇为好奇。

    毕竟子肖其父,以老师的人品学识来看,这位师兄必然也是个内敛博学之人。

    师徒两人又说了会话。

    一一应承下江程云的叮嘱,顾云浩便又去后院拜别师娘赵氏。

    随着临行的日子越来越近,顾家人开始忙碌了起来。

    既要准备随行所带的行李,又要安顿好家里的诸多事宜,另外还要应酬各亲朋的送别。

    但好在有赵妍跟卫氏在,一应需要的衣裳穿戴之物,两人打理的妥妥当当,丝毫不必顾云浩操心。

    收拾完自己的书籍跟文房之后,顾云浩看着家里人忙进忙出,仍在不断地准备东西。

    应急药材药丸、各种小食、雨伞斗篷……

    简直是应有尽有。

    顾云浩看着越来越多的行李,在为家人的关心深深感动之后,也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这么多行李,可怎么拿。

    他还是一如前世一般,觉得出门远行,轻车简从是最好不过的。

    最后,看着他奶李氏甚至还找了个小瓷瓶,说是要装一小瓶辣椒酱给他带上。

    顾云浩总归是忍不住了,忙劝道:“奶,这东西已经够多了,再多可就累赘了,毕竟出远门,带太多东西也不方便。”

    哪晓得李氏听闻这话,却仍是坚持不妥协。

    “你这一路上少不得吃些馒头干粮,这么些天呢,哪里吃的惯,这辣椒酱你平日最喜欢了,还是我前段时间刚做的,你拿着路上吃多好,况且这又不多,带了那么多东西,哪里连着一小瓶都带不上了?”

    见他奶如此坚持,顾云浩只得含笑应下。

    毕竟是老人的心意,带上就带上吧,大不了到京城之后,让巴九去租个马车。

    他此次进京乃是去赶考,赵妍虽然得力,但总归是内宅妇人,有些事情不好出面,因此还是决定将巴九也一并带上。

    而赵妍则也是带上了她的丫鬟碧翠。

    至于顾云浩在府城的那座小院,原本他是打算空着,待年底顾云涛考入府学之后偶尔去歇歇脚。

    但顾云涛却坚持不同意。

    “先说我能否考上尚还不知,待考上了府学之后,我再在府城买一处便宜些的房子就是了。”

    听闻顾云涛的话,顾云浩瞬间便回过味来。

    毕竟顾云涛的妻子高氏即将临盆,即便顾云涛要到府学读书,到时候自然也是要带着妻儿一起。

    如此一来,住在顾云浩的小院,确实是不如单独买个住处来的方便。

    况且现在府城的房子还并不贵,顾云涛考中了秀才,顾家大房这些年也攒了些钱,在府城买个小房子应当不是多大的问题。

    想到这一层,顾云浩也不再相劝,只随他决定。

    因着顾云涛到时候准备自己买房,那么他在府城的小院子还是决定租出去。

    虽然那个院子小,但好在位置不错,一年得几两租金,也总比空着强。

    至于赵妍名下的产业,那提前商量好的,全部交由赵妍的陪房搭理,再有师母赵氏在一旁看着,应当不至于有什么问题。

    十一月二日,一切都已经收拾妥当,顾云浩辞别了亲人宗族,带上赵妍等人进京。

    因着是要坐船,家里人索性租了两辆马车,一起到码头送行。

    临川县并无到京城的船,但顾云浩已经事先托季航在府城买好了船票,因而他们只需从临川过去,在府城的码头换船也就是了,这并不是很麻烦。

    别过了父母亲人,顾云浩登上船甲。

    他能感觉到身后亲人们关切不舍的目光,却不敢转身回头,只怕经受不住这样的离别。

    船帆扬起,滚滚江水侧舟而去。

    顾云浩估摸着距离,晓得已经看不清父母面上的深情,方才回头。

    远远望去,码头上仍是立着几个身影,但见那身影越来越远,顾云浩不由心里一酸。

    自从来到这个时代,他心底一直都是感恩的。

    毕竟在这里,他不再是孤家寡人,他也有了这么多血脉相连的亲人。

    为此,即便家里曾经那般贫困,即便这个时代有诸多的不公,他亦是从未有过埋怨和不喜。

    只是在今天,他却是那般怀念曾经生活的那个世界。

    不为其他,只因在那个世界,不论是交通还是通讯,都是那么的方便。

    “夫君。”

    身后传来赵妍的声音,顾云浩回了回神:“怎么?”

    赵妍面带关切地看着他,还是将安慰的话咽了回去,只是温和一笑,说道:“船甲上风大,还是去舱里吧。”

    “好。”

    看到了她眼中的关心与担忧,顾云浩心中一软,轻声应道。

    待到下午,总算是到了淮安府。

    到京城的大船已经停在了码头,陆续已经有乘客在开始上船了。

    因着行李多,赵妍主仆又都是女子没什么力气,因而顾云浩便雇了一个在码头打短工的民夫帮忙搬东西。

    另外再加上他跟巴九,三人不会一会便将行李全部搬到了大船之上。

    付清了民夫的工钱,又将行李归整了一番,顾云浩又问了问时辰。

    却已经是快到开船的时候了。

    原本想着在临行前进府城一趟,现在很显然时间是不够的。

    “夫君,累了吧?先擦把脸。”

    赵妍找船家打了盆温水,又洗了帕子递给他擦脸。

    见状,顾云浩自然也是接受妻子的好意。

    “妍儿,这个你先收好。”

    擦了擦脸,顾云浩将帕子放在一边,又从身上取出了一个钱袋,交到赵妍的手中,说道。

    “这,这是?”看着手中的钱袋,赵妍面带疑惑地问。

    “咱们到京城的花销,你好生收着。”

    顾云浩笑着说道。

    这次到京城,他一共带了七百五十两银子。

    原本家里是有八百两二十的,只是顾云浩合计了一下,觉得实在是花不了那么多。

    就觉得只带个六七百两,便已经足够他们的花销了。

    毕竟他此次离家之后,家中有个什么事情一时也顾不上,还是应当给父母留些银子在身边才安心。

    对于卫氏跟顾长光而言,自然是想将全部家当都让儿子带上才放心,毕竟有那么句话叫‘穷家富路’嘛。

    因此,在父母的连番劝说之下,顾云浩也只得退步,最后带上了这七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