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孙惟德的话,顾云浩更是谨慎了不少。

    加之或许是进京有些时日,士子们大多有些腻烦了每日互论文章,最近会馆里,更是时兴开社作诗起来。

    顾云浩对此更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虽然他诗才不错,但会试又不考诗赋,只以文章论高低。

    他一向是个务实之人,此刻春闱在即,自然是一心温书,或是看往年春闱的程墨题库,或是自己练题。

    根本不会把有限的时间花在诗词之上,更不用说还出去参加什么诗社了。

    眼看着进入了十二月,天气越发冷了起来,顾云浩早起一出门,只觉一阵冷风袭来,当下便身子一颤。

    搓了搓脸,慢慢习惯了这个天气,便在院里活动活动身体。

    他本是身体不错的,加上在府学念书之后,又跟着府学的老师学了一套简易的拳法,虽是打的不好,但也还是可以当作健身来用。

    毕竟春闱也是要考那么多天,还是应当早作准备才是。

    厨房里各色盆碗之声作响,那是碧翠在厨房准备早饭。

    “夫君,我瞧着今日这天气又冷了不少,要不你还是加一件衣裳吧。”

    赵妍到了洗脸水回来,亦是在院子里浇花,看他耍完了一套拳,还是忍不住开口劝道。

    顾云浩本就身材瘦削高挑,在这寒冬腊月之际,又穿的少,看起来更是单薄的很。

    因打拳之故,顾云浩的额上微微有些汗意,此刻却是拿着赵妍的帕子擦了擦汗,笑道:“无碍的,我这又并非真的只穿了件单衣,没事的。”

    “还好我听说春闱的时候没有臭号,不然浩哥估计要准备搬到茅房去待几天了。”

    巴九此刻也在扫院子,当下也是笑着说了一句,又劝道:“浩哥,你这是来赶考的,又不是折磨自己的,何必呢?我听说春闱之时,考场内会分发炭炉跟木炭。”

    闻言,顾云浩只是一笑,并不多言。

    春闱之时,考场之内虽然会给考生准备木炭跟烤炉,但是一场连着考三天,估计是不会够用的。

    这一点,仅看乡试便可见一二。

    当初乡试还是在八月间,还不是一样有吩咐木炭烤炉,但那木炭的数量,也就仅够煮两顿粥喝罢了。

    以此来看,只怕会试之时,情况也好不好到哪里去。

    与其将希望寄托在此,不如自己早作准备的好。

    吃过了早饭,顾云浩便到了书房温书。

    自从安定好了之后,顾云浩温书之时,家里其余几人都不会去书房打扰他,即便再院中说话做事,声音动静也小了许多。

    书房之内,顾云浩先以四书题做了一篇文章,便练了会字。

    他已经给自己制定了温书的计划。

    每天早上先以往年春闱及各省乡试的试题做练习,而后练字,再看当科士子的程墨,以此从中查找差距。

    待到下午之时,就又反复一次。

    之时略有不同的是,上午他主看四书题,而下午则以五经题为主。

    毕竟他记忆力不错,对于那些应当学的书,那是早就已经惯熟于心,现在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没必要在成天抱着书反复读。

    只是虽然将书本烂熟于心,为了稳妥起见,顾云浩每天晚上饭后,也还是会抽时间看一会书。

    果真是好文章啊!

    看着往年会试的程墨,顾云浩亦是忍不住赞叹。

    如此文章,难怪能取中探花。

    此刻,他手中正是拿着当初江程云那一科的程墨。

    看着老师当年的文章,顾云浩更是觉得钦佩不已。

    细细研读了一番之后,却是已将近午时,顾云浩整理一番书桌,便出了屋子。

    走到东厢房,只见赵妍正临窗坐着,神情专注的在缝补什么。

    “妍儿,今日天色暗,怎么没点烛火,小心伤了眼睛。”

    顾云浩面带忧色,声音柔和地道。

    听着这话,赵妍方才留意到有人进屋,一见着是他,当下眼中也皆是幸福的笑意:“这窗纸白净透亮着呢,不信你来这窗下瞧瞧?”

    顾云浩行至窗下,坐在那椅子之上,果然是觉得比旁处明亮一些,也是微笑颔首。

    “这是在缝什么?”

    听着他相问,赵妍也是不言,却是笑道将手中的布料递在他面前,说道:“你摸摸这料子。”

    闻言,顾云浩伸出手去,摸了摸这布,心下更是疑惑不已。

    怎么这布摸起来好似比寻常的棉布更厚实一些?

    细细翻看了一下,却又确实不是什么皮毛毡子之类的料子。

    “这是棉布?还是麻布?”顾云浩问道。

    听他相问,赵妍也不多言其他,直接笑着解释道:“这是棉布,只是这织布的棉线要比寻常棉线粗上许多,又织的密,因此才比寻常衣料厚实些。”

    “春闱之时,不是只可穿单衣么?我昨天跟碧翠上街,在衣料铺子里发现了这种布,便买了一些回来,想来用这料子做成的单衣,也是比一般的衣裳能抗风御寒一些。”

    说到这里,赵妍顿了顿,又继续笑着道:“只是我的绣活不好,只能为夫君做好衣裳,却是做不出什么花纹图案来,夫君可不能嫌弃啊。”

    见她眼中分明没有一丝担心之意,顾云浩也知道她这话仅仅是嘴上这么一说罢了,当下也不由没脾气地一笑。

    越是相处久了,他越是发现赵妍性子爽利明快。

    虽是对他事事关心,处处体贴,却又极有主张。

    不会因着自己是个女子,便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更是未曾有过低眉顺眼曲意奉承的时候。

    这显然是与这个时代的大家女子有所不同的,毕竟在这里,女子多是依附男人而活,还讲究个三从四德,特别是大家女子出嫁之后,在自己丈夫面前,都不会过于真切的表露自己。

    当然,多数男人们亦是很享受这种被妻子奉承顺从的感觉。

    只是顾云浩却是有些不习惯享受那样的滋味。

    相反,他更是欣赏有主见有见识的女性,也希望自己的妻子能真的与他交心,而不是简单的一味顺从迎奉。

    毕竟,他还是习惯于前世那种男女平等的状态。

    虽然他是不打算如前世一些男人那般,当个所谓的‘妻管严’,但也并不想以这个时代男人的特权,去压自己妻子一头。

    赵妍显然是个爽直又极有智慧的女子,她有自己的见识,有自己的思想。

    对此,顾云浩亦是珍惜不已。

    这样的女子,相处起来不累。

    “这布料可还有?”

    这时,顾云浩又是想起一事,遂而问道。

    “倒是买了好些,夫君为何有此一问?”

    赵妍一时也没回过神来,当下便面带疑惑地问道。

    “若是还有这料子,便叫碧翠也给师兄缝件衣裳,到时他也的参加会试。”顾云浩说道。

    闻言,赵妍亦是点了点头,笑道:“夫君放心,若是料子不够,待会下午我再跟碧翠去买一些回来就是了。”

    “好了,先别缝了。”

    看着她又埋头准备继续缝衣裳,顾云浩当下便将那衣料往旁边一放,抓着她的手往外走。

    “这样长时间埋着头不好,需得时不时到屋外透透气才行。”

    听了顾云浩这话,赵妍知晓丈夫是在关心自己,心中一暖,也不多言,只含笑跟着他出了屋子。

    “碧翠,你这羊肉煮的可真香。”

    院子里,巴九一面笑着往厨房走,一面大赞碧翠的厨艺。

    见状,顾云浩亦是与赵妍相视一笑。

    这时,却听闻院外似有叩门之声,随即就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哎哟,开下门吶。”

    巴九当下便急急从厨房折了回来,前去开门。

    “咦,你找谁啊?”

    随着巴九那略带疑惑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却是听见门外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喊道:“哎呀,表妹!妹婿!”

    听闻这个声音,顾云浩跟赵妍两人当下便反应过来这人的身份。

    两人也不多作他想,当下急急上前相迎。

    巴九此时也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