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这天,赵妍还是买了不少东西回来。

    炮仗、春联、灯笼什么的自然是少不了的。

    “这春联的字写的不好,还不如让我或是云浩写一副。”

    江清华一面跟巴九贴春联,一面吐槽道。

    春联的字,一般都是圆润富态,虽然没有什么笔力风骨,但胜在看着喜庆。

    只是若单单论字的话,他们这些读书人自然是看不上这些春联的字的。

    毕竟读书人写字,大多讲究清逸俊秀,最好还要有些气韵才好。

    “江公子这话倒是不错。”

    巴九也在一旁应承道:“这春联的字看起来胖得很,好像不太好看。”

    他只是跟着顾云浩认过字,自然不晓得这里头的说道,只单纯的觉得还是自家的两位公子写的字好。

    “有眼光。”

    江清华却是为巴九这句话点赞道。

    看着眼前这一幕,顾云浩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淡然一笑。

    经过这一个月时间的相处,他这才觉得自己是真的稍微了解了一点自己这位清华师兄。

    此人学识,那自是不必说的。

    仅凭那书页上密密麻麻的注释,便知晓是个心志坚毅用功读书之人。

    经过这些时日的一起温书,顾云浩更是觉得这位师兄学识非凡,并不下于自己。

    但是这江清华在学业上能如此沉得住心思,但在生活中却又好似另一番景象。

    江清华为人有些不拘小节,也比较健谈,甚至可以说有时候话还算是比较多。

    但不得不说,这位师兄待人行事之间,确实是有一种君子之风。

    只是他与季航的君子风度又有不同。

    季航是通身的世家气派,对人谦和有礼。

    而江清华却是极为接地气,为人热忱,从骨子里透出一种亲切,只要他愿意,似乎能很快的跟任何人混成一团。

    这才一个月的功夫,便跟巴九说说笑笑,丝毫没有什么距离之感。

    自然,顾云浩也是对这位师兄兼表哥颇为欣赏的。

    今年,是他跟赵妍第一次离开家人,在外过除夕,心中还是颇为感念。

    而江清华却好似并没那么多愁善感的样子。

    他亦是第一次独身在外过除夕。

    往年,他都是会在节前回到家乡,而江程云夫妇,也会在府衙封印之后,从淮安出发回乡,大家一起过节。

    只是今年却是不同,毕竟来年便是春闱,江清华是无法回去的了。

    因而,三人便是决定一起过节守岁。

    江清华原本就是个喜欢热闹的,自然是欢喜异常,当下也不回江府了,这些日子都只待在顾云浩他们这边。

    夜里,吃过了晚饭,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四下鞭炮之声不断,亦是时而有烟花升空。

    “咱们也放烟花吧。”

    许是被外面的炮仗声勾起了兴致,江清华当下便有些按捺不住了,遂建议道:“也没必要非得分到子时,只留一挂鞭炮到时候意思一下就是了。”

    听了这话,巴九跟碧翠自然是忙跟着点头。

    他们早就等的心痒痒的了。

    “那好吧。就依师兄的。”顾云浩笑着说道。

    反正他是无所谓,只要大家开心便好。

    “咱们这院子天井小,能不能放烟花啊?”赵妍确实有些担心地道。

    “要不去外面巷子里放?”

    碧翠见自家姑娘担心,也忙出声道。

    “不必。”

    江清华却是摆了摆手,说道:“咱们买的烟花都是一些小玩意,不会有多大动静,不会有事的。”

    听闻这话,赵妍方才放下心来,笑道:“我还只当是方才看到的那种在空中炸开的烟花呢。”

    “原本我是想买的,结果这不是没买成么。”

    说起这事,江清华明显还是有两分怨念。

    “为何?”赵妍随口问道。

    “问你家夫君去!”江清华恨恨地看了顾云浩一眼,说道:“他说什么怕你听不惯那响声,会被吓着,简直是托辞。”

    听闻这话,赵妍先是面上微微一红,随即笑着道:“表兄,我哪里是那种胆小之人,只怕是你被唬弄了吧?”

    “动静太大,未免吵着街坊四邻,而且正如妍儿所说,咱们院子小,即便外面的巷子,也并不是很宽敞,还是小心些为好。”

    顾云浩笑着解释道。

    “好吧,你们说的有理。”

    江清华笑着摊了摊手,也不甚在意,直接又喊巴九:“巴九,你倒是找到了没啊?”

    “来了来了。”

    屋里的巴九忙抱了一抱烟花炮仗出来。

    “看着这个,那卖火的人说,可是最有意思的。”江清华手拿火折子,便上前点燃了其中一个烟花。

    不消片刻,那烟花便‘噼里啪啦’的燃了起来,五彩夺目的光芒随即在院中绽放。

    这种烟花虽然看着不如升空的那种华贵大气,但却胜在能近距离观赏,又安安静静的,没有多大动静,确实别有一番意趣。

    当下,众人也是来了兴致。

    一晚上几人又是说笑,又是放烟火,又是守岁,也算是渡过了一个颇为热闹的除夕。

    正月间,顾云浩跟江清华一起又去了一次孙府。

    毕竟孙惟德乃是二人师祖,这大节下的,两人自然应当前去拜望。

    自然,这次拜望,除了奉上节礼之外,两人又是得了孙惟德好一通说教和提醒。

    对于这位师祖的话,顾云浩二人自然是不敢大意,忙连声应下。

    此外,想着李文旭亦是一人独在京中,也曾前往探望,只是到了地方之后,却并未见到李文旭。

    让巴九留下一些他们新蒸的糖糕和点心,又托了李文旭合租的举子带信,顾云浩也不便多留,直接跟巴九回到了自己租的小院内。

    除夕只放松了那么两天,顾云浩跟江清华便又投入紧张的学业之中。

    毕竟会试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们的时间现在更是珍贵无比。

    在埋头苦读之时,却是转眼又到了元宵。

    这天夜里,几人吃过了元宵,江清华却是提议说去外面看灯会。

    不错,雍京城的元宵节,那是极为热闹的。

    不仅有舞龙舞狮,而且还会办灯会。

    在这些日子,顾云浩对雍京城的娱乐项目,也是知晓了一些,故而也知晓这元宵灯会之事。

    “表哥,这不好吧?你跟夫君会试在即,元宵灯会人来人往的……”

    赵妍面带犹疑地道。

    她还是怕出现什么意外。

    “怕什么,我们都是大男人,还能似那纸糊的灯笼一般风吹吹就破了?”江清华笑着说道:“再则,天天闷在家里读书,脑子也疲乏,不如趁此出去散散心。”

    闻言,赵妍还是有些担心,张了张嘴,正欲说些什么,却是听闻身边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就依师兄所言。”

    顾云浩笑着看向赵妍:“妍儿想必也是很少逛灯会吧?走吧,咱们也出去看看。”

    见着夫君也说了这话,赵妍自然是没有话说了,当下也点头答应。

    巴九跟碧翠,更是巴不得这一声。

    当下几人关好了门窗,便往朱雀街而去。

    雍京的灯会,是自宫墙之外,沿着朱雀街一路往南来办的。

    到了街上,直接已经是挤满了人。

    朱雀街的两侧,早已挂满了各色各样的灯笼,将整个夜晚照的如白昼一般亮堂。

    另在南城门口,还时不时有烟花升空,看着更添几分热闹喜庆。

    看着这样热闹的场景,还真有几分辛弃疾那首《青玉案》所言的味道。

    他们随着行人往前,一路走一路看。

    期间,见着赵妍盯着个猴子灯笼发呆,顾云浩便笑着上前与她买了下来提在手中。

    巴九跟碧翠此刻亦是四下走走看看,说笑个不停。

    “这人越来越多了,前面的好似也没什么意思,咱们不如找个茶楼坐一会吧。”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