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李氏是个爱干净的,催着两个儿子去清洗身上的泥土。

    “爹,大伯,你们洗把脸。”

    二妞是个懂事又机灵的小姑娘,连忙就去舀了一盆水端到顾长光二人跟前,笑着道。

    “就是,洗脸。”顾云浩也早就迈着小短腿去拿了擦脸的帕子,递到顾长光手里。

    见着儿女这样贴心,顾长光觉得疲懒的身子一下变得浑身舒畅,忍不住抱着顾云浩,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奶奶的乖孙就是懂事。”李氏洗干净了手脚和脸,回来就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夸赞顾云浩。

    至于二妞,自然是无意识的被略过。

    许是听见院里的热闹,顾云涛不知什么时候跑了出来。

    “奶,今天爷是不是该回来了?”

    听到顾云涛问的这话,就连一旁还有几分懵懂的三妞也有些期待起来。

    顾明良每月十五休假和发俸钱,一般这个时候他都会回家一趟,还经常买些吃的回来改善下家里人的伙食。

    因而每月十五是一家人最期待的日子,这不仅代表着可以全家团聚,一般还能吃顿好的。

    “看你这贪嘴的样子哪里像个读书人!先生留的课业做好了?”顾长荣开始教子。

    顾云涛在族学已经念了两年书,家里对他寄予厚望,顾长荣虽然心疼儿子,但一旦涉及学业却是毫不马虎,平时也以读书人来要求他,虽然顾长荣自己也不知道读书人该是个什么样,但好在他见识多些,还勉强能唬住顾长涛。

    对顾云涛这个正在念书的长孙,李氏则更是偏爱,甚至连顾云浩都得稍微靠后点,见到他被自己老子训了,忙出来打圆场。

    “算了算了,他爷今天回来,我乖孙欢喜,课业大不了晚上点油灯做就是。”

    一般而言,清贫人家点油灯是很节省的,除了必要的起居时候用一下灯,晚上是很少长时间点油灯的,主要是灯油实在费钱,不是他们能承受起的。

    家里也就是顾明良和念书的顾云涛两人有这个资格随意用灯油,若是旁人灯点久了,李氏就会开始念叨。

    听到李氏的回护,顾云涛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只是嘿嘿一笑,开始嚷着叫饿。

    “大妞,你饭做得咋样了?”

    听到喊声,大妞连忙一面擦着手上的水,一面从灶房跑出来。

    “奶,差不多了,只等爷回来炒菜就得了。”

    “先给云涛弄点吃的垫垫肚子。”

    随着李氏的一声令下,顾云涛满脸得意地跟大妞进了灶房,不过片刻就拿了一个蒸熟的红薯出来啃着。

    三妞看着顾云涛吃的香,眼睛都直了,但也不敢说话。

    好似发现了什么,二妞凑在三妞耳根上悄悄说了两句话,就见三妞眼珠儿一转,笑了起来。

    站在三妞旁边的顾云浩将她们的私房话听了个明白,心里不由暗暗感叹。

    二妞实在是有着与她年纪不匹配的机灵,居然告诉三妞说就让顾云涛多吃些,到时候顾明良回来带了好吃的他就没肚子吃那么多。

    说到底还是家里太穷了,吃个饱饭都难,不然孩子们哪里有这么多小心思。

    没过一会,就见远远有人影,近了一看,果然是顾明良回来了。

    “爷爷回来了。”

    随着顾云涛一声兴奋的呼唤,顾明良进了院子。

    今天才发了俸钱,虽然不多,但也是这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之一,顾明良想着这些天农忙,就割了一块最便宜的猪头肉,又买了两根猪大肠回来给家里人开开荤。

    “大妞,拿去拾掇出来,咱们今晚加俩菜。”

    “哎,好嘞。”大妞连忙接了过去,就拿进屋去准备一展厨艺。

    方氏眼珠儿一转,一拍大腿笑道:“那大肠可不是好拾掇的,小孩子家别弄不干净,还是我去帮着吧。”

    言毕,就跟着进了灶房一起帮忙做饭。

    将这一切看在眼底,二妞悄悄地嘀咕了一句:“大娘这还怕大姐偷嘴不成?”

    声音并不大,一般来说旁人是听不到的,但顾云浩却还是听了个清楚,不由轻轻一笑。

    他从很久之前,就发现了自己的视力跟听力要比旁人强些,想了很久都不知道缘故,也就当是穿越带来的特殊福利了。

    “爷,孙儿可是好想你啊。”

    顾云涛则在一旁扭着顾明良撒娇。

    “小机灵鬼,你哪里是想爷爷,分明是想城里的零嘴。”

    顾明良哪里看不出他的小心思,但他很享受这种被子孙期盼围绕的感觉,当下就从怀里掏出两个纸包,一个给了顾云涛,另一个则给了顾云浩,二妞她们三姐妹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

    “呀!是花生糖。”

    顾云涛急急拆了纸包,只见里面包着几块甜香扑鼻的花生糖,不由兴奋地叫出声来,连忙拿了一块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三妞看在眼里,不由羡慕地咽了咽口水。

    “谢谢爷爷。”

    顾云浩将纸包放在怀里,笑吟吟地上前搂着顾明良说道。

    虽然也有些嘴馋,但他还是不着急拆纸包,准备等私下再给三个姐姐分一点。

    说来顾云浩也觉得有些丢人,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偶尔学个小孩一样卖萌,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小孩久了,还是因为这个时代伙食太差,居然也跟个孩子一样馋这些小零嘴。

    一家人说了会话,顾明良又问田里的庄稼。

    大妞跟方氏的手脚麻利,不一会便开饭了,家里人都起身去灶房吃饭。

    顾家的灶房很大,灶台旁边是吃水的水缸,里面早就挑了满满一缸水,另一头的墙边挖了烧火的火坑,一般冬天天冷的时候,就会从灶里铲些燃过得柴火炭子出来倒在火坑里,一家人围着烤火吃饭。

    灶房中间是个大桌,四周早就摆好了竹凳,桌上的碗筷也放得整整齐齐。

    等顾明良跟李氏落座之后,一家人围着桌子坐下。

    李氏跟大妞则忙着端菜。

    因为知道今天顾明良回家,菜式也比往常要丰盛些。

    一大碗盐拌竹笋,一盘切成片的猪头肉,至于那两根猪大肠,则被用来跟酸菜一起煮成了一大锅酸菜大肠汤,外加一大盘子没有什么油花的炒野菜。

    因为家里最近活比较重,所以菜里的盐就多放了点。

    若是放在前世,这并不算什么美味,但顾云浩知道以现在家里的条件,这已经算是难得的奢侈一回了。

    顾家晚上的主食一般都是红薯,但每个月只有顾明良回家的时候例外,会再煮一点稀饭。

    这些都是按着人头煮的,所以在一上菜的时候,就给每人碗里盛好。红薯小孩一个,大人两个,顾长荣跟顾长光是干活的主力,自然红薯也是给吃大个的。

    一般而言,这样的饭食也只能够裹腹,想吃饱基本上还是不太可能。但对于顾云涛跟顾云浩两个孙子来说,还是很少担心吃饭的问题。

    毕竟不论谁在做饭、舀饭,都很有默契的会给他们盛够,其次是保障顾长荣跟顾长光两个干重活的。

    家里吃的最少的就数顾云浩的三个姐姐,以至于三姐妹都清瘦的很,身子看起来非常单薄,脸上也没有小姑娘应有的红润。

    看着桌上的大肠酸菜汤和猪头肉,几个孩子就眼睛放光,但三姐妹都是不敢动筷子,只一如往常的夹野菜跟笋条吃。

    “我要吃肉!”顾云涛叫嚷道。

    “好好好,我的乖孙多吃点。”说着,李氏就夹了一大片猪头肉放在顾云涛的碗里。

    顾云涛满意地吃了起来。

    这时顾云浩却见一双筷子夹了片肉放在自己碗里,抬头看去,正对上顾长光黝黑又慈爱的面庞。

    “爹,你吃,我自己能夹。”

    看着三妞羡慕地目光,顾云浩作懵懂状道:“三姐,你也吃啊,这个好吃呢,奶,你看三姐只吃野菜呢。”

    似乎也看着三姐妹瘦弱的样子心有不忍,李氏发话道:“咳,幺娃子说得对,你们爷好容易回来一趟,你们也吃点肉,记得以后好生帮忙干活就是了。”

    听了这话,三姐妹眼前一亮,但也不敢多夹,每人也只试着夹了两片肉吃。

    唯有二妞像是看清楚了顾云浩的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