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西侧屋子里,待顾云浩入睡之后,卫氏还在为今天的事情不平。

    “爹娘也太偏心了,大娃子那么说话,都没表个态,我看家里是不准备让咱们儿子去念书了。”

    顾长光也皱了皱眉,老老实实地道:“应该不至于吧,咱们家里虽然没什么钱,但在族学里念书,也不交束脩,当年我跟大哥还去混了两年呢,爹这么想家里出个读书人,不会不让幺娃子上学的。”

    听了丈夫的话,卫氏却不以为然,说道:“你还别不信,我最近看下来,爹那是一心想着供着大娃子读书读出个名堂,哪里顾得上咱们云浩。”

    许是想到了白天的事,顾长光脸上也有些犹豫。

    “他爹,咱们可要长点心,明年儿子就五岁了,当初大娃子也是五岁开始念书的,你看看到现在为止,家里有人提过让云浩上学的事没?”

    见到丈夫犹豫,卫氏知道他心里也开始在盘算,忙趁热打铁地道:“今天大娃子的话你也听到了,小孩子哪里懂那么多,多半是大哥两个私下说话被听了去,今天才说出来。”

    “我知道你一向不想争什么,但是现在也是没办法,难道真的让咱们儿子一辈子种田种地?给大房当脚踏石?”

    顾长光叹了口气,说道:“大哥终究还不是那样的人。”

    “我也知道大哥人不错,但是大嫂呢?大娃子可说了那话是大嫂说的。”

    “而且我打听了,说是读书人去考试,那考一次花的钱要比念书花的多,你想想,要是爹真的要大娃子去考秀才,那说不定真的就想着早早存钱,省了咱们儿子念书的花销。”

    说到这里,卫氏顿了顿,继续道:“他爹,你看看咱们儿子,平日里都是干干净净的,人又聪明懂事,他哪里像是个要在地里刨食吃的娃子?而且咱们可就这么一个独苗了,若是干活累出个三长两短,那以后咱们老了可怎么办……”

    闻言,顾长光也不由动容了,一脸不忍地看了看顾云浩熟睡的小脸。

    “就算咱们俩老的死了就死了,但是你让大妞她们三姐妹怎么办?娘家没个立得住兄弟,万一遇到个不讲理的婆家,被欺负了,只怕连个诉苦的地方都没有……”

    说到这里,卫氏的泪珠子就落了下来。

    “他爹,你也不想想,儿子这么聪明,你真的忍心让他一辈子跟咱们一样在地里当个老黄牛?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家里四个孩子想一想啊……”

    这句话彻底把顾长光的心里防线打垮了。

    他虽然平时不爱吭声,吃了亏也不多说什么,但并不代表是个糊涂人。

    只是因想着都是一家人,加上跟大房相处的也不错,一般不愿去计较,即使有时候父母偶尔偏帮着大房,让他们两口子多点活,他也没有什么怨言。

    顾长光心知自己儿子是次孙,这么些年了,也知道家里老人更看重顾云涛。

    一个原因是顾云涛是长孙,另一个原因就是看着大房两口子,且不说顾长荣说话办事想的周到,是顾长光赶不上的,就是方氏有个娘家撑腰,在家里地位就要比卫氏强些。

    方氏的父亲是里长,虽然算不上什么多大的势力,但摊派徭役这些杂事可是人家说了算,在这附近几个管辖内的村子里,谁人见了不客客气气的称呼一声“方总甲”。

    好在方氏还是比较满意现在家里的状况,加上二房一直不爱啃声,卫氏也是个能吃的亏的,所以到没有在家里摆什么架子,反而一家人相处的还算和睦。

    一直被卫氏念叨,顾长光虽然面上不显,也没说什么话,但心里也慢慢地清晰起来。

    他是不愿意家里闹什么矛盾,有时候宁可自己吃点亏,多干点活,但一旦关系到儿子顾云浩,也是一点不含糊。

    看着今天顾明良的样子,很明显是没有那个想法让顾云浩去念书的。

    这一点顾长光也是看的清楚明白,听了卫氏的话,心里更是有了成算。

    “你说的我都晓得,只是孩子还没到岁数,咱们也先不着急。”想了想,顾长光安抚卫氏道。

    卫氏却不满意这话,又直接问道:“那你说,假如明年爹不让幺娃子念书,咱们怎么办?”

    “你也好生想一想,咱们怎么也得让儿子去念书,就算考不成秀才,认识几个字,到城里干活也不比种地强?况且咱儿子这么聪明,说不定出息大着呢,你别误了孩子的前程……”

    说到这里,卫氏又逼问道:“假如明年爹打定主意不让儿子进学,几句好话又把你打发了?”

    “那怎么能行!”

    想都不想,顾长光就摇头否定,随即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我看咱们还是要先做好准备,这以后我跟大妞多织些布,做些活计,你得空了拿到集市上去卖,好歹存些钱在手里,心里才能有底,要是爹不松口,咱们就先自己把幺娃子送到学里去。”

    见卫氏这样说,顾长光也觉得有些道理,说道:“你的主意不错,我也得空去做些短工,好歹有些钱拿。”

    夫妻两人又说了会话,方才睡下。

    顾云浩在院子里转了又转,不禁有些无聊。

    他已经四岁了,但还是无力改变什么,想到这里,再低头看看自己又短又小的手,顾云浩就有些烦闷。

    谁知道什么缘故,不过是摔了一跤就穿越到了这里?还是胎穿。

    不错,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确切的说是他的思想不是这个时代的。

    在前世,顾云浩在念初中的时候,父母就因为一场车祸双双亡故,唯一的亲人也只剩下祖母,结果祖母不过几年时光就去世了,顾云浩就这么一个人过了好些年。

    拿着父母的赔偿金念完了高中、大学,最后虽然找到合适的工作,但心里那份孤寂始终挥之不去。

    刚巧他二十七岁生日那天,一个人在家喝多了,晕乎乎的摔了一跤,头在门框上一磕,醒来后就到了这个世界,出生在顾家,还成为了一个小婴儿。

    这四年的时间,他也算接受了这个事实,也知道这个时代在现代的历史课本上并没有出现,经过了解分析,顾云浩确定这个时代是在元朝之后,或许因为历史的分岔,进入了另一个时空。

    知道这些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对未来的操心。

    顾家是典型的农家,家里有祖上传下来的二十亩良田,一家人主要就是靠着种田过日子。

    家里年纪最长的是顾云浩他爷爷顾明良,奶奶李氏是个精明强干的妇人,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爷爷是县衙的杂役,每个月才能回一次家。

    顾明良是在户房当差,那可是管着一个县的税课收入,即使他一个寻常的杂役,一年下来,除了八两奉银外,怎么也能有几两银子的灰色收入。

    爷爷在县城当差,家里种田的主要劳动力自然就是顾云浩的父亲跟大伯。

    大伯顾长荣是个长相粗糙的农村汉子,因为少年时候经常跟着爷爷到城里,见识要比旁人强些,为人也很热心,村里有什么事,大家总会找他帮忙想办法。

    而顾云浩的父亲顾长光则更是个老老实实的庄稼汉,估计除了顾云浩这个独子外,心里想的念的就是那二十亩水田里的庄稼。

    经过这么几年的耳目濡染,顾云浩也算知道了这个时代的行情,也正因为如此,才越来越为未来担忧。

    种田确实不算什么好出路。

    比如他们家二十亩水田,虽然这么多年父亲跟大伯一担一担的挑粪去养田,但出产也不见得多了多少。

    二十亩田一年下来的收成,除了种子、防虫药的花销,就剩下个二十多两,再交了税,留下自家吃的粮,一年的结余也就能卖个七、八两银子。

    这还得要老天爷心情的年头,要是遇到旱涝之年,收的粮食能够自己吃就不错了。

    好在顾家人口比较简单,又大多身子还算健康,还有爷爷当差的收入,日子虽然有些紧巴巴的,但还过得去。

    顾家就只有两房人,大房就是大伯顾长荣,今年已经三十岁了,娶妻方氏,虽然成亲十年有余,但方氏不易有孕,这么多年了大伯膝下就一个独子顾云涛,顾云涛今年已经七岁,在顾家族学里念书。

    生了顾云涛后,大娘方氏这些年都没见有孕,家里也曾请大夫瞧过,说是体质不易受孕,大伯今后恐怕只有顾云涛这么一个儿子。

    若是放在旁的人家,必然会因此嫌弃方氏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