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我看你这砚里的墨还没干透,就是隔开了放,也得小心别让饼子沾了墨,在路上别疯跑。”大妞一面装一面细致地吩咐道。

    一般而言,写过字之后,大多是把砚台洗干净了以备下次再用。

    但农家学童大多家里条件有限,用墨也节省,用过之后,大多是把砚台里的余墨放着。等它自然晾干,后面加点清水再稍微磨一下化开,还继续用。

    这样一来,就要省墨一些。

    锅里的两个鸡蛋也就着灶里的余火煮熟了,李氏捞起来给顾云涛书袋里塞了一个,又把另一个给顾云浩。

    “好了阿奶,我先走了,四叔家云升还在等着呢。”顾云涛急急忙忙装好了东西,说了一声,就一溜烟跑了。

    “唉,你等等你弟弟。”

    这里李氏急步跟到门上一看,哪里还有顾云涛的影子。

    “这不时间还早么,着急忙慌的。”

    “奶,没事的,我自己又不是不认识路。”顾云浩接过鸡蛋,觉得整个手心都是暖洋洋的,放到了书袋里,笑着说道。

    顾云涛比他大两岁多,而且念书又有几年了,自有一群年岁相当的小伙伴,虽然两兄弟平时相处的不错,但在学里也不是经常凑在一起,反而是各有各的小圈子。

    加上顾云浩本就不是个地地道道的小孩,跟寻常小男孩的喜好的东西也是不同,与其跟着顾云涛等人一起去上学,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自在。

    当然这些是不能说出来的。

    李氏不晓得缘由,就只当这个小孙子更懂事乖巧。

    “姐,我的竹筒灌好了么?”

    检查了下没有什么忘记的东西,顾云浩就找大妞要竹筒。

    他习惯每天喝点水,但是在学里,先生讲课的时候是不供应学童喝水的,只有中午歇息的时候,才会提供些热水。

    因而,顾云浩就自己用竹筒,每天早上从家里灌些热水带上,中午又在学里接上一筒。

    “好了。”大妞拿了装满热水的竹筒过来递给他,说道:“小心筒口,别烫着手。”

    顾云浩点点头,接过来提在手里,笑道:“倒是手冷的时候可以用这个暖暖。”

    言罢,就跟李氏和大妞道了别,又出去跟顾长光和卫氏说了一声,就背着书袋,提着竹筒往族学去了。

    此刻,天才开始放明没有多久,顾云浩走在田间小路上,感受着晨起乡间的清爽气息,觉得整个人也跟着明朗起来。

    学里的时间要求很是严格,每天辰初二刻开始上早学,学童们大多都得在辰初一刻就要到学堂。

    顾云浩的家在村子的最西头,离学堂比较远,加上他年纪小走路慢些,路上就要半个多小时,因而每天辰时不到就得出门。

    到了学里,顾云浩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先把装了水的竹筒放好,小心翼翼地拿出砚台和笔墨放在桌案上,又把先前学里发的《三字经》拿出来放着,饼和鸡蛋仍是用袋子装着,放在案桌下面的隔层。

    这本《三字经》书面用的是黄皮纸,内里的纸张也是用的最便宜的竹纸,字迹虽然是难得的工整,但还是有些墨点和涂改的痕迹。

    整本书算是比较粗糙,但装订的还算齐整。对于村里这些农家孩子们来说,却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外面的简单的雕刻版,或是好一些的手抄本《三字经》都得好几百文,而这本书却是只需要八十文钱,可以说是相当的实惠。

    当初才拿到书,顾云浩就估计出了,这些书肯定是学里的先生为学童们抄写的。

    毕竟最便宜的竹纸,一刀也得要五十文,加上装订、书皮、笔墨的花销,八十文钱实际上其实差不多算是这书的成本价。

    “云浩,你的书背的咋样了?听说今天早学后,先生要抽查的。”

    随着一个声音响起,顾云浩转头一看,正对上赵明的苦瓜脸。

    赵明比顾云浩大一岁,不知是因着什么缘故,也是今年才入学。

    因着两人是前后座,赵明又是个活泼的性子,一来二去的,两人关系倒是比较要好。

    赵明的脸原本就有些胖乎乎的,这一皱眉一瘪嘴,更是看着很有喜感,顾云浩不由笑道:“咋了,你没背下来?”

    他们说要背的书,自然是正在学的三字经。

    顾云浩虽然已经能全文背下,但为了避免多事,也不张扬,还是按着先生讲的进度走,只私下想办法多认些字。

    “完了完了,看你这样子,肯定是背下来了。”赵明更是着急的挠了挠脑袋,说道:“昨天家里来客人,父亲没有押着我温书,我也就玩忘了……”

    听了这话,顾云浩也只得安慰他几句,说说下次记得好生温书之类的话。

    随着“叮咣”的一声敲铁片的声音响起,大家知道这是学里正式开课的提示,就纷纷坐正了身子,拿着书读了起来。

    早学实际就是前世的早读,一时间朗朗的读书声在学堂里响起,很有一直蓬勃朝然之感。

    没隔一会,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进门来。

    这人须发花白,穿的一身洗的有些泛白的长衫,领口有些松了,但还是扣得很整齐,看着又苍老又儒雅。

    此人便是学里的先生顾明琮。

    顾明琮虽然跟顾明良是同辈,但年纪却要打上许多,也是赶在建朝初期,考过了府试,成为了一名童生。

    虽然后面几次院试没中,没能成为秀才,但也是村里学问最多的人,平时村里人的孩子取名或是写信,也大多去找他帮忙。

    因是顾氏一族的族长,顾明琮院试屡次不中之后,也就放弃了考试,安心在族学里教导这些蒙童。

    虽然算不上家资丰厚,但顾家的日子也算是过得不错。

    加上家里人口简单,还有二十亩良田,房子又全是新盖的,这在乡下已经算是不错的人家了。

    更不用说顾家大房的顾长荣还在县衙当差,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但也算是说的上两句话,就这一点便让人不敢小觑。

    孙子辈一共只顾云浩、顾云涛两个男丁,还都在城里念书,看着好似前途也不错的样子。

    因着这些,其实找人向顾家说和的还真是不少。

    有的就是跟大妞年纪不合适,也开始试探着想提及二妞。

    甚至还有人话里话外的打探顾云涛的事情。

    毕竟二妞跟顾云涛也都是十五岁了,一般也到了说亲的年纪。

    不过方氏认为顾云涛是男子,又想着等儿子中了秀才后再寻摸一门好亲事,倒也丝毫不松口提顾云涛的婚事。

    卫氏也是觉得二妞还可以再仔细寻摸,因而最着急的还是大妞的婚事。

    顾云浩从卫氏那里打听了现在上门说和的三户人家,细细思量一番,也觉得有些美中不足。

    一个叫做贾贵,年纪倒是跟大妞相仿,今年刚满十八岁。家里住在临川县城里,说是家里开了三间铺子,很有一些家财。

    这贾贵乃是家里独子,好似已经开始在铺子里帮忙,据称这贾贵人长得倒也是斯斯文文,看着还不错的样子。

    不过顾云浩却是觉得有些犹疑起来。

    毕竟他们家虽然在村里称得上小康,但放在县城里,那绝对是不够看的。

    这贾家虽然是个商户,但家底丰厚,应该很好说亲才是,哪里至于上赶着他们家?

    心里存了疑惑,顾云浩就准备等过两日回私塾后,让楚毅跟胡宇凡帮忙打听打听,毕竟楚、胡二人路子广一些,多少能打听到些风声。

    第二户人家姓洪,跟族里顾明琮的大儿媳洪氏是一个洪家,因而特意请了洪氏来说和。

    这洪家就住在青坪村附近的一个村子,虽然也是农户,但家里有田地两百亩,在这乡下,也算得上是个小地主了。

    因着家里田地多,所以洪家大多田地都租给佃户,自家只种了三十亩水田,但大多也都是请短工耕作。

    洪家也是只有一个儿子,名为洪志远。

    但这个名字显然是不贴切的,这洪志远偏生没有什么大志向,且又生性老实憨厚,一心只守着家里的田地。

    虽然看着家境还算不错,但说透了,若是大妞嫁给他,也基本就是跟他一起守着田地过一辈子,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未来。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