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有的就是跟大妞年纪不合适,也开始试探着想提及二妞。

    甚至还有人话里话外的打探顾云涛的事情。

    毕竟二妞跟顾云涛也都是十五岁了,一般也到了说亲的年纪。

    不过方氏认为顾云涛是男子,又想着等儿子中了秀才后再寻摸一门好亲事,倒也丝毫不松口提顾云涛的婚事。

    卫氏也是觉得二妞还可以再仔细寻摸,因而最着急的还是大妞的婚事。

    顾云浩从卫氏那里打听了现在上门说和的三户人家,细细思量一番,也觉得有些美中不足。

    一个叫做贾贵,年纪倒是跟大妞相仿,今年刚满十八岁。家里住在临川县城里,说是家里开了三间铺子,很有一些家财。

    这贾贵乃是家里独子,好似已经开始在铺子里帮忙,据称这贾贵人长得倒也是斯斯文文,看着还不错的样子。

    不过顾云浩却是觉得有些犹疑起来。

    毕竟他们家虽然在村里称得上小康,但放在县城里,那绝对是不够看的。

    这贾家虽然是个商户,但家底丰厚,应该很好说亲才是,哪里至于上赶着他们家?

    心里存了疑惑,顾云浩就准备等过两日回私塾后,让楚毅跟胡宇凡帮忙打听打听,毕竟楚、胡二人路子广一些,多少能打听到些风声。

    第二户人家姓洪,跟族里顾明琮的大儿媳洪氏是一个洪家,因而特意请了洪氏来说和。

    这洪家就住在青坪村附近的一个村子,虽然也是农户,但家里有田地两百亩,在这乡下,也算得上是个小地主了。

    因着家里田地多,所以洪家大多田地都租给佃户,自家只种了三十亩水田,但大多也都是请短工耕作。

    洪家也是只有一个儿子,名为洪志远。

    但这个名字显然是不贴切的,这洪志远偏生没有什么大志向,且又生性老实憨厚,一心只守着家里的田地。

    虽然看着家境还算不错,但说透了,若是大妞嫁给他,也基本就是跟他一起守着田地过一辈子,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未来。

    最后一家是童家,看着倒还是不错。

    童家跟他们顾家一样,都是农户出身,家里也有些田地。

    这位童家的后生名叫童俊礼,今年十七,也在临川城里念书,说是学识还不错。

    只是这童家乃是寡妇带大儿子,好似那童老太太是个厉害人物,又对童俊礼娇惯的很。

    不过这都是传言,顾云浩决定还是细细地打探之后再说。

    三天的休假一过,顾云浩回到私塾,就立马托了楚毅跟胡宇凡此事。

    胡宇凡家里是临川有名的富户,楚毅也是个家世不寻常的,不过几日的功夫,就将那贾家的情况探了个清楚。

    “云浩,我看那小子不是个好东西。”

    说起贾贵,胡宇凡不由嫌弃地撇了撇嘴,道:“仗着家里有两个小钱,成天不学好,还跟着人逛花楼。”

    听了这话,顾云浩也是连连摇头。

    这样的人,即使有万贯家财,他都不愿将姐姐嫁过去。

    至于童家跟洪家,因着住在乡下,一时间倒还没打探出什么。

    顾云浩私下又想了想,洪家那边最好还是再去先生顾明琮家里问问洪氏,毕竟都是顾家人,若是有什么不妥之处,洪氏也不至于就遮掩过去。

    再抽空去洪家那村里探听一下,应该也就知道个七七八八了。

    至于童俊礼……

    顾云浩还是打算这段时间,看看能不能在他们私塾里问问。

    几个私塾之间虽然互相竞争,但学子们私下也经常办些文会诗社,一来二去的,还是能知道些消息。

    费了些功夫,顾云浩也对那童俊礼了解了不少。

    要说学识嘛,那童俊礼也算不上多有学识,但是个心有大志的这倒不假。

    再则就是因为连续两次下场,都没考过县试,整个人消沉了不少,但好似脾性还是不错的。

    知道了这些,顾云浩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要以他看来,自己的姐姐当然是最好的,这几人都配不上他姐。

    又等到了休假日,顾云浩回到家就将知晓的情况告诉了大妞。

    “姐,看不中就算了,不必勉强自己,万事有我呢。”

    顾云浩很怕他姐随便找个人嫁了。

    “小浩,你放心,姐姐心里有数。”大妞微微一笑,感动地道。

    大妞思量了两天,就找了卫氏,母女两说了许久的私房话,最后定下了洪家。

    知道了大妞的决定,顾云浩还是有些诧异。

    毕竟这些年来,以他的观察,其实大妞心里还是很向往读书人家的。

    顾云浩原本以为大妞会选择童家。

    “小浩,说到底,我还是怕的。”

    大妞私下跟顾云浩解释道:“虽然你教我认识了那么多字,但我到底没有认真读过什么书,就算嫁了,但若是两口子之间没什么话说,也没什么意思。”

    说到这里,大妞顿了顿,继续道:“你别担心,就算嫁了人,若是真过得不好,我也不会委屈自己的。”

    顾云浩见她心思已定,也不再多说什么,只言道:“姐,嫁过去可别小瞧自己,就算别人家里不稀罕你,我稀罕!有什么事我给你撑腰。”

    见他一脸认真的样子,顾大妞心里一暖,随即拿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

    “你才多大,就操心这些,姐这边没事,好生念你的书。”

    ……

    顾大妞的婚事就算是定了下来。

    洪家也算是厚道,两家私下一通过了气,立马就请了媒人上门提亲,行事之间也给足了顾家面子。

    因着家里就洪志远那么一个儿子,洪家置办聘礼也很大方,还拿出了十五两银子的聘金。

    就是因着这十五两银子,可把李氏给犹豫坏了。

    若这事放在村里旁的人家,自然就是把银子给留下自己家里用,最多给女儿陪嫁些衣柜、桌椅、被子等物就是了。

    李氏想着大妞这些年来乖巧听话,也觉得这样留下聘金银子有些说不过去,但这银子足足有十五两,李氏又有些舍不得。

    最后是由顾云浩出面劝说了一番,李氏才下定决心,将那十五两聘金全部交给大妞带去婆家。

    自从大妞定亲之后,顾长光就更加忙了。

    不仅要干田里的农活,稍微一得空,就在家里拾掇着给大妞打陪嫁。

    用顾长光的话来说,自己打的家具不仅耐用实在,还省钱。

    因而大妞陪嫁的木盆、床、柜子等都是顾长光自己做的。

    想着几年前大娘方氏提到的压箱银,顾云浩便找卫氏商议,从当初分得的六十两谢礼中,拿出三十两银子给大妞压箱。

    虽然这几年念书花销比在族学大了,但顾云浩一直都在抄书赚钱,家里也有收入,因而当初那六十两还一直存着没用。

    “不行,那六十两是你得来的,到时候还得给你娶媳妇用。”

    听了顾云浩说要动那笔银子,卫氏立马摇头否定道。

    “娘,我用钱的时候还早呢,再则来说,咱们家里也会越来越好,大姐出嫁可就这一次,多给点压箱银子,洪家才不敢小瞧大姐。”顾云浩劝道。

    经过顾云浩一阵软磨硬泡,卫氏总算是松口了。

    不过也只答应了给十两,另外到时候二妞、三妞每人也给十两,剩余的三十两还是要给顾云浩存着。

    这样一算,加上洪家送来的十五两聘金,拢共凑了二十五两银子给大妞当压箱银。

    这才乡下是非常少见的。

    毕竟在村子里,嫁女儿给置办嫁妆就算顶心疼女儿的人家了。

    对于寻常农家而言,根本没有压箱银这一说,有的家境好些的,也不过是给个一两二两意思一下。

    再加上置办的家具和陪嫁,顾大妞的嫁妆在整个青坪村,也称得上的独一份了。

    因此,村里的那些年轻女孩们,也很是羡慕了许久。

    大妞自然更是又惊喜又感动。

    “小浩,谢谢你。”

    大妞是个聪明的,一想就知道是弟弟顾云浩在背后出了力。

    “可要好生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