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顾明良经常给家里的小辈说起当年的事情。

    其实顾举人中举时,顾明良才几岁,未必记得清楚什么,大多也是在跟他人闲聊时候听来的,但顾明良很乐意说起当年的盛况,说完了还不忘激励顾云涛好生念书。

    要说顾云涛能够念书,还是多亏了顾举人。

    当年顾举人中举之后,为了让族里子弟都读书认字,自己拿了一笔银子采买了八十亩族田,又办了顾氏族学,以田养学,让顾家子弟能有个念书的地方。

    凡是顾氏族人的孩子,到了五岁以后,都可以免费到学里念书,不用交束脩,只需要自己负担笔墨纸砚的开销。

    当然青坪村外姓的孩子如果愿意也可以到学里念书,只是每年要多交一两银子的束脩罢了。

    因着村里人家大多或是见过,或是听说过顾举人的风光,但凡家里有点条件的,都会送孩子去学里读书,都想着即使不能考上秀才,认些字也是好的,说不定能去给城里给人当账房、当伙计。

    顾长荣、顾长光小时候也在学里混过两年,但二人实在不是什么读书的料,些许认识些字就不再上学,安心在家里种田。

    经历了对儿子的失望之后,顾明良将目光放在了孙子身上,因而对长孙顾云涛期望更大,也要求的更严,只盼他能在读书这条路上走出个出息来。

    “大哥,千字文是什么?”

    听到顾云涛的话,顾云浩想了想,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说了你也不明白,好生吃你的饭吧。”顾云涛不想多说,直接回道。

    卫氏却是多了个心眼儿,搂着顾云浩笑着说道:“儿子乖,等明年你满五岁,也跟着大哥去学堂,到时候就知道了。”

    一边说着这话,卫氏却是悄悄地拿眼角瞄顾明良。

    果然顾明良听了卫氏的话,眉头轻轻皱了下,没有说话。

    顾云浩将一切看在眼里,自然晓得他娘亲是想试探爷爷,也连忙跑到顾明良跟前搂着他的胳膊,一脸天真地助攻道:“爷,明年我也要跟着大哥去读千字文么?”

    “一个小萝卜丁,还想读千字文?”

    还不待顾明良发话,顾云涛就开始笑道。

    “大哥坏,爷爷你说。”

    “好生吃饭,来回跑的像个什么话。”顾明良无视两个孙子的话,直接让顾云浩坐回去。

    见了这样的情状,卫氏神色一愣,随即眼中的光亮也黯淡了几分。

    顾云浩更是心里门儿清,不由暗暗着急。

    经过这些日子的左思右想,他还是觉得在这个时代,寒门子弟唯一的出路就是科考。

    开始还庆幸生在了顾氏一族,毕竟可以免费念书,这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要知道大部分农家都是没有那个钱去供养孩子读书的,大多都是到了年纪就开始帮家里干农活,然后世世代代这样传承下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在田地刨口饭吃。

    青坪村出过举人,因而村里人都对读书有一种向往,加上顾氏族学又对顾家免费,这里的孩童特别是顾家的孩子,自然就比旁人家的孩子更有机会去读书。

    顾云浩他们家的经济条件虽然在村里算不上好的,但也是中等人家,而且家里就两个孙子,照理说两个孙子都是有那个条件供去学里念书的。

    之前顾云浩也是这么认为,只要他满了五岁,也能到族里上学。但是随着他满四岁之后,才慢慢发现,好似家里除了他们二房的人还记挂着这事,大房跟爷爷奶奶却都从未提起过。

    最近在家里想了又想,顾云浩总算猜到了原因。

    感情顾明良还是把更多的期望放在了顾云涛身上,一心就想把顾云涛供的考个秀才。

    但是科考哪里是那么简单的,当中的花费旁人许是不知道,但顾云浩因着在前世看过一些文献,还是略知一二的。

    顾明良在城里当差,也是晓得了,所以就想着省下钱来留给给顾云涛念书考试用。

    顾家的条件又实在没办法供得起两个孙子读书,顾明良就想着干脆用尽全力支持顾云涛。一则顾云涛是家里的长孙,从小又聪明机灵,像个能成才的样子;二则就是他私心下还是更心疼这个大孙子些。

    李氏虽然平时管家强势些,但这些大事上一直是听顾明良的,加上顾云涛是长孙,更是不会有什么意见。

    而大房顾长荣夫妻俩更是希望儿子能成才,多出一个顾云浩念书,自然家里的生活更紧张,当然不会主动搭茬说要让顾云浩进学的事儿了。

    把一切都想通透之后,顾云浩一直烦心,思考了许久,还是觉得不能放弃念书的机会。

    毕竟他也没干过农活,也不会做生意,出了科考念书之外,他实在也是找不到别的出路。

    着急虽是着急,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四岁的娃娃,在家里虽然是也是个宝贝般的存在,但也不会有人真的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因而这事还得靠他的爹妈去争取。

    刚前见着顾云涛说起千字文,就连忙插话去问,结果还真是不负他的期待。

    见着卫氏刚刚说的话,顾云浩差点忍不住给自己娘亲点赞。

    真给力!

    他就知道卫氏是个心里有成算的,看着她一直不吭气,顾云浩就知道,今晚顾明良的态度让卫氏心里有想法了。

    原本顾云涛去念书,本着公平思想,他顾云浩到了年纪就也该去念书才是,只要顾长光跟卫氏咬紧牙关不松口,为着让两个儿子不至于生出龃龉,顾明良多半还是会为家里的太平着想,那样他就有读书的机会。

    从前世到今生,拢共活了快三十年,顾云浩始终秉持的一个想法,那就是不抢占贪心别人的东西,但属于自己的也不能容忍别人无故拿走。

    先是让卫氏心里知晓这件事,接下来就是父亲顾长光了。

    说到底二房说不说得出一句话,事情到底怎么个走向,说到底都还得看顾长光的态度。

    看着卫氏憔悴的面庞和三个面黄肌瘦的姐姐,顾云浩更是坚定了决心。

    他一定要抓牢念书的机会,走出一条路来,让家里人生活的更好。

    ******

    接下来的日子里,顾云涛觉得这个小萝卜丁一样大的弟弟实在是烦不胜烦。

    首先是在他温书的时候凑到跟前跟着瞎念,还吵嚷着要顾云涛教他念;要么就是他练字的时候总在跟前晃悠,甚至还动他书袋里的书和墨。

    而这些看在大人们的眼里,就自然而然的转变为觉得顾云浩这孩子是个机灵爱读书的。

    顾长光和卫氏更是觉得自己儿子不得了,这么个年纪就天天想为着书打转,绝对是个读书的料。

    莫是个文曲星转世吧?

    卫氏甚至有时候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

    当然看着顾长浩干干净净的小脸,卫氏更是觉得儿子不该只是个耕田种地,怎么看怎么觉得比大房的顾云涛聪明。

    这日,刚巧是顾明良每月一天的休假日。

    顾云涛早早的就下了学回来,在顾明良的催促下去练字温书。

    如往常一般,顾云浩又凑到了跟前去,刚巧顾云涛正在背千字文,因背的不熟,又担心明天在学堂受罚,心里就恼怒了起来。

    “你又来做什么!赶快一边去,别妨碍我背书。”

    “大哥,你背的是什么啊?”

    “管他是什么,反正跟你没关系,一辈子种田的泥腿子命,还来问这个做什么。”顾云涛心里正烦闷,说话也就不那么客气。

    这时候二妞也在院子里,正好听到这话,忍不住出来维护弟弟,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谁说我们幺娃子是泥腿子种地的命,我看他聪明的很,赶明儿也去念书,我看绝对比你强。”

    “你说谁比谁强,你再说一遍!”顾云涛本来就是个火爆性子,在家里又人人都让着宠着他,被这样一说,顿时就受不了,站起来质问道。

    “幺娃子就是你比强,我就说了,咋滴!自己背不出来书,往别人身上发火,算什么本事。”

    “哎,好嘞。”

    爽快地答应一声,方氏就不再多言。

    隔日,辰时刚过,顾家就来了客人,来人正是方氏的父亲方守华。

    方守华是里长,管着周围的这几个村子,因而行事说话之间还带着几分傲气。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