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因着这些天要耕田,家里的大人都在田里忙活,不到天色完全暗下来,是不会回家的。

    二妞已经八岁,因着干活麻利,家里农忙的时候,基本都是她带着六岁多的三妞在管后勤。

    至于十岁的大妞,就要开始下田帮着翻土。

    顾云涛年纪大些,加上回来的时候几个孩子一起疯跑,倒是比顾云浩早些到家。

    “幺娃子,你饿了么?”

    见着顾云浩回来,顾云涛立马笑嘻嘻地缠上来。

    “怎么,你饿?”

    顾云浩见着他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不答反问道。

    这时,就见顾云涛眼珠儿一转,就攀着他的肩膀喊二妞:“二妞,我都说了今天上学功课多,我们早就饿了,幺娃子也是一样,快些给我们找点吃的。”

    二妞正在灶房忙活着洗菜,听到顾云涛喊,也擦了擦手出来。

    见着顾云浩回来,脸上一喜,脸上也有些犹豫起来。

    “要不,我在灶里的碳灰下给你们埋两个土豆,应该一会也就熟了。”

    除了红薯之外,土豆也算是农家的重要食物。

    只是因着红薯容易长,种的时候所要的种子不多,各家都是用厚肥养的土种上一小茬,然后剪了发起来的藤子种在地里就能长。而土豆就要难种很多,也更废种。

    再加上红薯个头更大,一般吃两个就能饱肚子,所以农家大多数都是种红薯,只在些许不好长红薯的地里种些土豆。

    一般而言,土豆在青黄不接的时候,大多都是用来和着野菜一起当下饭菜来吃,只有实在家里没有粮食了,才会用来当主食。

    顾云浩听了二妞的话,瞬间就反应过来。

    感情是顾云涛自己饿了,拉了自己一起,让二妞给找吃的。

    这也难怪,顾云涛本来被家里大人宠的有点小脾气,几个孩子里面,若是大妞、三妞,一般都会顺着他,而顾云浩也不爱跟他计较。

    但二妞则不同,她生的聪明又爽利,还是个急性子,加上跟顾云涛同岁,两人从小打闹到大,虽然很多时候被大人说的是二妞,但这么些年了,她还是没有什么改变,不会因此就让着顾云涛。

    说来也是怪,两人打打闹闹的长大,平时还互怼几句,但有的时候又能玩到一起。

    顾云涛知道二妞不好对付,要她帮着找吃的是不可能的,所以一见着顾云浩回来,立马就拉上顾云浩一起。

    不得不说,顾云涛也是个会动脑子的人。

    二妞最疼的就是顾云浩这个弟弟,即饿死了顾云涛她也是不在乎,但若是顾云浩,她必然想尽办法不让弟弟挨饿。

    “行行行,埋俩大一点的啊。”

    顾云涛见二妞松口,连忙满意地点点头,又叫嚷着土豆要埋大的。

    “二姐,你埋四个吧,你跟三姐应该也饿了。”

    无语地瞥了一眼顾云涛,顾云浩一笑,说道:“到时候奶回来问的话,就说是大哥自己去灶房里找到,埋起来的。”

    因着家里粮食有限,李氏管家很严,一般都不许二妞她们乱花费东西。

    为了怕被发现后,二妞因此挨骂,顾云浩干脆就让她把事情推到顾云涛身上。

    反正他是李氏心里的头号心肝宝贝,也不会多说他什么。

    顾云涛猜到里面的因由,也并不反驳,只没心没肺地点头答应。

    这里顾云浩先回了自己房间,把书袋放好,才又出了屋子。

    “大哥,你不温书么?”

    见着顾云涛还在院子里游晃,不免有些好奇的问道。

    “嘿嘿,今天先生才教了千字文新的几段,明儿应该不会抽书,不温习应该也不妨事吧。”顾云涛贼兮兮地笑道,显然他对自己的小机灵还是很得意。

    “今天不温书,赶明儿要是忘了咋办?”

    “你这说话的语气倒像是先生的紧。”顾云涛摆了摆手道:“明儿还会再教呢,也不着急。”

    见劝说无用,顾云浩也不再坚持。

    “大哥,把你的书借来我看看呗。”想了想,顾云浩试着说道。

    “你才开始念三字经,哪里看得懂我的书。”

    顾云涛说这话的时候神情颇为自得,那神态与其说是不屑,更像是哪位大儒点评一个蒙童的样子。

    “我就是想看看,也不知道千字文我能认识多少个字。”

    “行了行了,给你看看就是了,免得小孩子家家的,念了两天书不知道天高地厚,让你长长见识也好,只是里面的字你多半都是不认识。”

    顾云涛此时心情不错,加上顾云浩说话又讨喜,遂爽快地进了屋子拿了他的那本《千字文》出来,一面递给顾云浩,一面还不忘吩咐别弄坏或是弄污了书页。

    接过那本书,顾云浩道了声谢,就拿着去了院子浆洗台旁边,找个小凳子坐下。

    浆洗台旁边放着一个石墩子,上面平放着一块打磨的很光滑的石板。

    虽然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但家里人都知道这是顾云浩的东西,也没人去乱动。

    由于前世没有用过毛笔,在练字上,顾云浩就自然得更费功夫。因为想着竹纸太费钱,所以就特意让顾长光给他准备了这个平滑的石板。

    一般才认识的字,顾云浩都会先用自制的粗毛笔沾了黄泥水,在这石板上写顺了,才会在竹纸上写。

    这样一来,倒是让他可以随心所欲的练字,而不担心纸张的花费。

    拿着从顾云涛处借来的《千字文》,顾云浩就连忙坐下翻开来看,因着他先前在讲堂上跟着念过,而且还因着记忆力比旁人强的缘故,也很有些印象。

    将书上的文字跟脑子里的记忆一一对应下来,顾云浩不仅有些沮丧。

    果然即使差不多能勉强背下这千字文,但还是跟书上对应不起来,而且他真的还有好些字不认识。

    看来仅仅靠着讲堂上听,是绝对不够的,他现在真的需要一本实实在在的书。

    不过顾云浩也不懊恼,反而是直接拿着那本千字文,从第一个不认识的字开始熟悉笔画。

    他是能背下的,所以按着前后的字就能把那不认识的读出来,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字的音和形对应起来,然后记住就是了。

    记了一个字之后,顾云浩就单独去熟悉字形字音,在后面就用自制的毛笔沾了黄泥水,在石板上写,用以熟悉笔画。

    就这样不停地反复,直到天色渐晚,顾云浩就不再勉强继续学习,虽然视力比较好,但他还是不想变成近视眼,毕竟这个时代可是没有什么眼镜的。

    只在心里又把新学的字从头到尾的回顾了一遍,就舀水把练字的石板和粗毛笔冲洗干净,拿着那书去还给顾云涛。

    踏着灰蒙的夜色,在田里干活的人也回来了。

    因着这些天活儿重,一家人吃过了晚饭,只闲聊两句,就各自回房休息。

    顾云浩想了想,也跟着顾长光和卫氏回了屋。

    最初进学的时候,二房夫妻也经常吃了晚饭把顾云浩叫到房里,问一些有没有在学堂好生念书之类的话。

    不过后面看着儿子自己很是用功,而且做什么都像是很有计划的样子,顾长光夫妇两人也就慢慢的不再过问。

    因而今天顾云浩主动到他们房里来,两人都有些诧异。

    “咋了,是有啥事?”

    卫氏心思很细密,反应也很快,见着儿子刚刚在众人面前不显露什么,反而是等散了后跟到他们屋里,就猜到了顾云浩有什么事想私下跟他们说。

    “娘,我想要八十文钱。”

    想了想,顾云浩还是说了出来。

    他现在确实急需一本书,但又没有什么手段可以赚钱,也只得向父母伸手。

    听了这话,顾长光两口子都有些诧异。

    因着顾云浩的文房四宝,基本都是差不多快用完了的时候,顾明良亲自去城里买回来的,一般不用顾云浩跟顾云涛操心。

    现在顾云浩说是要钱,顾长光两人自然不知道是个什么因由。

    顾长光在城里码头上给人扛货,每天才能得二十文,除去一日三餐,只能剩下十六文,所以八十文钱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并不算少。

    “娃他娘,咱们的钱都在你那吧,拿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