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是。”

    一听这话,众人脸上都是掩不住的兴奋,忙齐声答应道。

    待顾明琮走出了讲堂,大家就开始收捡书本纸笔。

    “云浩,等会干嘛去?”

    问话的是顾云海。

    顾云海今年十岁,是族里三叔顾长杰的儿子,自小到大都很皮实,但为人也颇为仗义,倒是跟顾云浩关系不错。

    “家里这些天在忙着呢,看看回去能帮忙做些什么。”顾云浩不假思索地答道。

    这是实话,秋收过后,一般都只在稍微松口气之后,就又要接着赶种下一茬庄稼。

    以前他年纪小,家里农忙的时候帮不上什么忙,但现在好歹也八岁多了。

    虽然他爷奶跟父母仍都坚持不让他下田,但顾云浩也还是想要分担一些,就主动承担了打扫、喂猪这些家里的杂事。

    “难得今天先生有事,咱们也好久不在一处转转了,下午不如去河边摸鱼吧?”顾云海笑着劝道:“田里的活你又帮不上忙,咱们就去一个多时辰就是,耽误不了你家里的事。”

    “就是这话,云浩,你可好久没跟我们一起了。”赵明也在一旁帮腔道。

    心里暗暗算了下时间,顾云浩见拗不过他们两人,只得含笑应下。

    三人整理了案桌,跨上书袋,一路到了村里小河的最上端。

    这里河面较宽,因着石块比较多,水很浅,不过才到膝盖,倒是个摸鱼的好地方。

    河岸两侧没什么人家,很是静谧。

    “就在这吧,赵明,咱们下水看看有没有,云浩,你去上面看看还有没有更好的地方。”想了想,顾云海说道。

    赵明也是一面脱鞋挽裤腿,一面点头赞同道:“若是没有的话,就干脆往河里扔石头,把鱼给赶下来。”

    顾云浩原本也没打算下水,见他二人都如此说,自然点头答应。

    一路顺着河边往上游走,听着河水流动的声音,很有一种平和舒畅之感。

    河流的上游,有一水坝,因这里的农户家里大多是水田,所以水坝里的水都是蓄着,一般到旱天无雨的时候,就会开坝引水灌田。

    顾云浩一路到了水坝附近,却是隐隐听到有人呼救。

    不想其他,连忙循声而去,急急往水坝上赶。

    到了水坝,就见一个小女孩正在水里挣扎。

    这水坝并不很大,也只有三米多深,但因着今年雨水丰厚,也没放过水,所以坝里的水深也还是有将近两米。

    因为知道这里的水深,顾云浩也不通水性,故不敢贸然下水,就忙跑到坝口处找来一根竹竿。

    “你别急,抓紧这竹竿,我拉你上来。”

    顾云浩对着水里的那小女孩大声喊,然后就拽着竹竿的一头,把竹竿递了过去。

    好在这小女孩落水的地方离坝堤不是很远,又没有很用力扑腾,还余了些力气。

    待那小女孩抓住竹竿之后,顾云浩就用力的往岸边拉。

    等最后到了坝堤边缘,忙伸出手去,一把将人拉了上来。

    不知是因为感觉水有些凉,还是被吓到了,小姑娘上岸之后,就一直蜷缩着发抖。

    “没事了,别怕。”

    见着有些不落忍,顾云浩声音也低柔了不少。

    小姑娘浑身的衣裳都湿了,他倒是有心学前世电视剧里面演得那样,豪气的把身上的衣服一脱,给人小姑娘披上。

    但现实就是这么坑人。

    他也只穿了一件单衣,脱给了别人披的话,他就只有光着身子……

    虽然年纪不大,但若真是在人家姑娘面前宽衣解带的,那肯定是不行的。

    故而见着小姑娘湿漉漉地缩在一起,他也只能爱莫能助。

    “你怎么会到这里?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吧。”顾云浩问道。

    言毕,顾云浩就站起身来,准备去拿先前被放在一边的书袋。

    哪晓得刚走了一步,就感觉衣角处微微一滞。

    转头看去,却是那小姑娘一脸惊慌地抓着他的衣角。

    心知她是吓坏了,顾云浩安慰道:“我不走,只是去拿东西,刚刚我把书袋放在那边了。”

    闻言,小姑娘犹豫了片刻,果然放开了手。

    拿了书袋跨上,顾云浩正准备问清楚了,送小姑娘回家,却见远远有好些人跑了过来。

    “在这里!”

    随着一个声音响起,就见几个仆人装扮的人跑了过来。

    “小姐,没事吧?”

    一个年级稍微大一点的仆人跪坐在堤坝上,一脸担心地问道。

    小姑娘似乎见着熟悉的人,面色也不似方才那样煞白,只是也并不说话,只懵懵懂懂地点点头。

    “我的儿啊。”

    伴随着一个哭腔,又见一名衣着华丽的妇人喘吁吁地跑过来。

    “娘。”

    小姑娘只唤了一声,就被妇人紧紧地搂在怀里。

    “夫人放心,小姐只是落水受了惊,应该没事的。”那我年纪稍长的仆人回道。

    一时跟着的下人忙活个不停,又是有去找干净衣裳的,又是拿披风给小姑娘披上的。

    见已经不需要他帮忙,顾云浩轻轻一笑,悄悄地转身离开,自去下游找顾云海跟赵明二人。

    “云浩,怎么去了这么久?看看我们抓的好东西。”

    见着他回来,赵明一脸兴奋地显摆道。

    顾云浩上前看了一眼,果然见他们已经抓了不少手掌长的小鱼。

    因着没有带竹兜,所以只用一根草杆串着。

    “刚前我们就抓了这些,这会子一直没鱼下来。”顾云海疑惑地看着顾云浩,说道:“你小子真去上游赶鱼去了没?”

    “去了啊,只是没有赶鱼,是去救人。”

    “你就吹吧……”

    见两人皆是不信,顾云浩也只是笑笑,并不在意。

    但事情过去半个多月,也没有人再提及过。

    方氏的兴奋劲也慢慢降了下来,大家也都只当顾明良只是一时兴起,不再多想。

    这些天家里农活不多,顾长光就去城里给人打短工,卫氏则在家里织麻布,大妞二妞也帮着打络子赚钱。

    顾云浩跟三妞正在后院喂鸡,就突然听到前院响起一阵狗叫。

    放下了手里的活计,顾云浩到了前院,就见着河对面的三叔一脸着急地过来。

    说是喊三叔,其实也是姓顾,跟顾云浩他们家虽然隔了好几代,但也沾着亲。

    这三叔原名顾长杰,因着在他们家里排行第三,所以顾氏族里的孩子都唤他三叔,或是杰三叔。

    “杰叔,怎么了?”

    看着顾长杰满头大汗,顾云浩上前问道。

    “幺娃子,你大伯跟你爹呢?”

    “我爹去城里做工了,大伯在后山砍柴呢。咋了?”

    “可是不得了了,你爷爷摔着了。”

    顾长杰一抹脸上的汗珠子,一面着急地喊李氏:“婶子!快些让长荣大哥去城里看看吧,说是良叔摔着了。”

    李氏听到外面的动静,也是急急地赶出来。

    “长杰,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到底是咋回事啊,可别吓我老婆子。”

    “哎呀,刚刚我在村口,碰到隔壁村赶牛车的胡三,那胡三带信回来,说是良叔被派出去收税,在谢家村摔了一跤,叫找人去城里抬回来养伤呢。”

    顾长杰三两句把话说了清楚,又说道:“婶子你也别担心,叔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先到后山去找了长荣大哥,然后去城里把叔接回来。”

    “幺娃子,你大伯出门多久了?往哪边走的?”

    闻言,顾云浩连忙指路道:“往小西沟那边去了,走了有一个时辰了,杰叔,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你才多大,瞎添什么乱,好生在家里看着你奶奶,我去找你大伯回来。”

    顾长杰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匆忙往小西沟方向去了。

    这里李氏早已急得不行,眼圈都有些泛红。

    顾云浩也很是担心,想到爷爷毕竟也是快五十的人了,他就有些坐不住。

    “娘,要不咱们先去城里瞧瞧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