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许多学生读书遇到不解或疑惑之处,也大多是到这里找梁成业解惑。

    私塾的时间安排跟青坪族学差不多。

    每天早上辰初一刻便要吃了早饭,到讲堂开始早学,到辰正时分,也就是前世的八点左右,梁成业会先到外舍讲学,过一个时辰后,再到内舍讲学。

    午间学生们能休息一个时辰,下午梁成业分别再给两舍讲学半个时辰,酉正时分也就算散学了,其余时间,学子们都能自由安排。

    晚上讲堂会掌灯,大多学生晚上都会去温书或是练字。

    在这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时代,老百姓对读书科考有着一种近乎着魔的推崇,耳濡目染之下,学童们对读书一事,也是极为认真。

    不过也难怪,士农工商,对于寻常百姓和寒门子弟而言,只有读书是进入更高阶层,改变命运的机会。

    顾云浩不由暗暗感叹。

    人也只有在无路可走的时候,才会激发最大的潜力。

    就拿他自己来说,自从穿越到这个时代后,就想尽办法的找机会念书,开蒙之后这么些年,也是丝毫不敢放松。

    若是在前世有这样用功,高考时又何愁考不上首府的名校?

    “云浩,走啊,饭堂吃饭去。”

    肩膀被人一拍,转眼看去,就是楚毅的一张笑脸。

    在塾里读书的这一段时间,几个同窗慢慢也熟络了不少。

    内舍之中,学问最好的当属楚毅,其次就是李文旭,而顾云浩进学最晚,四书也可算是从头开始学,自然是比不上他们的。

    不过好在他记忆力不错,又肯刻苦,经过这段时间,也跟上了大家的进度。

    一起到饭堂吃过了晚饭,顾云浩想着自己纸张不多,就出了私塾,准备去文房铺子买上一些。

    出了街,往左侧一拐,再前行数步,就是临川县城的主街了。

    因着附近住的读书人多,街上很是有些文房铺子。

    顾云浩抬步走到寻常去的那家文房铺子,一进店门,就见伙计热情的招呼道:“顾公子来了,今天又是买纸么?”

    虽然他这“顾公子”的称呼听得有些让人不自在,顾云浩先前也提过,但那伙计仍是坚持,说店里掌柜的吩咐,不可不敬读书人。

    想了想也算正常,毕竟这类文房铺子,做得就是读书人的生意。

    因而顾云浩也就不刻意去纠结这个称呼的问题。

    见着伙计相问,顾云浩微微颔首,随即就在伙计的指引下进了店内。

    “顾公子,还是竹纸两刀么?”掌柜客气地问道。

    “正是,有劳了。”

    “顾公子客气。”掌柜笑着应承下来,就吩咐伙计前去取纸,又整理好了之后,才双手递了过来。

    接过后见没有什么问题,付了钱,顾云浩便拿着新买的纸往一面往回走,一面感叹。

    还是用纸太费了……

    他用得是最便宜的纸,每刀也要一百文,因着经常来,好容易磨着掌柜给便宜了点,算他两刀一百九十文,但这个花销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谁让他用纸费呢?

    因为习的是欧体字,后面又知晓了欧体字易形似,难得□□,顾云浩更是每日苦练不敢懈怠。

    尽管每次练字时候都是正面写了又写背面,丝毫不浪费,但一个月也要用掉一刀纸。

    看来还是得想个什么法子才行。

    思忖一番,也没什么头绪,顾云浩无奈地摇摇头。

    这条街上还有两家书肆,每次出来,顾云浩都会到书肆看看有什么新书,虽然没钱买下来,但好在他记忆不错,看几遍也能记着许多。

    顾云浩走进书肆,便向掌柜问及抄书的事。

    那掌柜到也客气,看过了顾云浩的字后,便说道:“顾公子若是有空,且可以抄一些《三字经》或是《千字文》,这类书我们店里倒是一直需要的。”

    顾云浩点了点头。

    这都是学童开蒙时候要学的书,自然买的人多些。

    “至于抄书费嘛,《三字经》每本一百文,《千字文》则是一百二十文,只是顾公子得记住了,书页里可是不能有墨点,笔迹得工整,字体大小也得一致才行。”掌柜笑呵呵地说道。

    “成,没问题。”

    见顾云浩答应下来,掌柜又是取出了一刀纸交予他,客气地道:“这纸乃是我们书肆专门买来制书的,还烦请顾公子留下两百文押金才好。”

    看了看纸页,确实是不错的好纸,顾云浩点头道:“应当的。”

    言罢,掏了两百文钱交予掌柜,便拿着纸张回了私塾。

    此时天色已经渐晚,塾里讲堂也开始掌灯。

    顾云浩回了趟寝舍,便也拿着书籍纸墨去了讲堂温书。

    先是低声通读几遍梁成业白日所教的内容,再对着文章的意思开始默背,因着他记忆力不错,一般也能背下来。

    待能通篇背诵之后,顾云浩就拿出《四书章句集注》,开始对着文章自己琢磨理解,遇到不太明了的地方,就先且标注一下,等到隔日再去向梁成业请教。

    最后,则又是看书籍上原有的一些注解,当然这些注解都是先前不同的学兄留下的,因着水平有高有低,因此看起来的话,有时只觉豁然开朗,有时又是让人不明就里。

    不过顾云浩也不在意,反正全部看完也费不了多少时间。

    待温习了当天的功课之后,顾云浩就拿出自己买来那竹纸,开始练字。

    练字写的自然就是明日即将要学的内容,这样不仅练了字,也算提前预习了。

    练字过后,顾云浩从自己的竹筒里倒了杯水。

    略微喝了点水,稍事休整一下,活动活动脖颈和手腕,复又坐下。

    自书页里取出抄书用的纸,小心翼翼地铺成好,用镇石压住纸边,顾云浩就抄书。

    因为《千字文》的抄书费要多二十文,故而他自然是写的《千字文》。

    这纸果然要比寻常用的强上不少!

    刚一铺开纸面,顾云浩就觉着这纸不错,现在一运笔,更是觉得甚为流畅,墨迹凝而不散,完全不似寻常便宜纸那样涩笔晕墨。

    越是觉得纸张难得,顾云浩就越发珍视不已,神情也更为专注。

    因着《千字文》他已经倒背如流,故也不用翻书,直接运笔默写就是。

    写着写着,更是将练字的笔法融入其中,到也起了练字的作用。

    直到快熄灯了,顾云浩方才收拾东西回寝舍。

    因着写字快,又很少出现错漏,顾云浩抄书的速度也是比旁人快上不少,不过三五日的功夫,就抄好了一本《千字文》,因为错漏少,还余下不少纸张。

    待到休息时分,顾云浩便抽空拿去交给书肆,得了一百二十文的抄书费后,也不着急取回押金,只又拿了一刀纸回来准备继续抄书。

    毕竟这也不是很费事。

    顾云浩都是晚上温书之后再抄书的,二则也是在抄书时候,也索性就当是在练字,因而很注意运笔的笔法和字体的气韵,到也不耽误读书和练字的时间。

    有了抄书这一收入,顾云浩心里也不由松了口气。

    先前因为念书买纸墨花销大,他终归是有些心疼家人辛苦。

    但现在每隔几天就有一百来文的收入,虽然不算很多,但是也足够买纸墨文房等物,加上每次抄书剩下的纸张,他自然就不必再为练字费纸而烦心。

    虽然在前世看电视剧和小说里面,一些穿越者写话本,研制香皂、化妆品、玻璃等物,顾云浩也只能表示羡慕。

    他前世虽然是个理科生不假,但除了专业课外,也很少关注这些玻璃、口红什么的到底是该怎么做,在现在这个时代,那就更是没有那个心思和条件去做那些了。

    至于写话本嘛,其实顾云浩先前也有想到过。

    毕竟前世看了那么多网络小说,若是按着写个一两本,不说大红大紫,但也多少能有些收入。

    但后面知道了这对声名有损,也就不敢再想,毕竟他还要参加科考,万一因着写话本,影响了大事,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他自己穿好了衣裳和鞋,就走出了屋子。

    进了厨房舀一瓢热水出来 >><center>(本章未完......)

    宦海书屋huanhaichenfu.com

章节目录

宦海(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司徒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徒隐并收藏宦海(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