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段浪便没继续修行,而是单手一挥,将整个彭山洞天的内的灵石矿脉,全部席卷进入西域秘境界环之内。

    西域秘境,相当于一大洞天福地。

    自从段浪得到西域秘境界环之后,所谓的储物戒指,已经沦为浮云。

    还有什么样的储物戒指,能够跟一大洞天相提并论?

    收起了灵石矿脉,对于彭山洞天内的丹药以及功法,段浪却是连看,也根本不曾看一眼,便一步踏出彭山洞天。

    不过,让段浪颇为诧异的是,他原本以为,因为自己招惹了天宝季家、凌云阁、万毒门以及北梁皇室,尤其是还将十七皇子剥皮抽筋,他们应该会派强者在洞口围杀。

    但让段浪颇为意外的是,当他走出洞府时,却并未见到洞府有人。

    不过,段浪对于此,也根本没当成一回事,身体化为一抹流光,直接朝着彭城方向飞掠而去,只不过几个弹指的功夫,段浪便出现在了彭城城门之下。

    不过……

    让段浪颇为意外的是,几个月前,都还喧闹无比,繁华无限的城池,现在却给人一种衰败颓废,凄凉千万的感觉。

    原本威严无比,高耸入云的城墙,也在已经坍塌殆尽,一片狼藉……

    “才区区三个月时间,彭城究竟经历了什么,竟然如此模样?”段浪满目惊诧,见到一位白面书生,迎面而来,段浪几个箭步上前,道,“兄台,打扰一下。”

    “何事?”白面书生顿足,问道。

    “这彭城怎么这般景象?”段浪问。

    “你还不知道,是外地来的吧?”白面书生见到段浪如此一问,惊讶地问道。

    “不瞒兄台,小生乃云州人士,途径彭城,见此场面,心中疑惑,固有一问。”段浪道。

    段浪在彭城的那几天时间,对于北梁的状况,还是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

    云州,是北梁比较偏僻的一座城池。

    “原来如此。”

    白面书恍然大悟,他四下扫了一眼,见没有人注意这里,才压低了声音说道。

    “三个月前,一名华族青年,降临彭城,不但覆灭了四海商会彭城分会,而且,还在彭山洞天同时招惹了天宝季家、凌云阁、万毒门以及皇族。”

    “若仅仅是如此,那也就罢了。可问题是,他不但抢夺了天宝季家、凌云阁、万毒门以及皇族各大天骄的法宝,而且,还将十七皇子剥皮抽筋……”“如此行径,可谓是彻底激怒了皇族,为此,皇族派出十二龙卫,封锁北梁国土,掘地三尺,逐一搜寻,誓要将段浪剥皮抽筋,千刀万剐,挫骨扬灰,至于跟段浪有关的彭

    城徐家、庞家以及郑家三大家族,全部被抓至帝都,打入大牢……”“什么?”段浪一惊,忍不住问道。他跟徐家、庞家以及郑家,虽然没有多少牵连。但是之前,徐冰雨的确对他再三关照。虽然那些关照,对于段浪来讲,是可有可无的。

    但是,徐冰雨的一片心思,他却不能够熟视无睹。现在,彭城三大家族,正遭受牢狱之灾,段浪可不能够坐视不理,“那后来呢?”

    “后来啊?”

    书生摇了摇头,道。“传闻有很多,有人说那名华族人被十二龙卫于彭山深处,剥皮抽筋,千刀万剐,挫骨扬灰而死,也有人说,那名华族青年在十二龙卫的追捕之下,施展通天秘术,逃出北

    梁……”

    “至于三大家族,貌似是判了秋后问斩……”

    “不对,华族青年,你……”那名书生,正在款款而谈时,目光突然注意到了身前的段浪,黑发黑瞳,忍不住身躯一颤,连连后退,不过,也正在这个时候,只见段浪对着那名书生一拂衣袖,那名书

    生神色一滞,随即恢复如常,继续行走在大路上,对于刚才的谈话,已经全然不知。

    “梁帝……”

    段浪深吸了一口凉气,道。

    “你如何对待徐家、庞家以及郑家,跟我无关。”

    “但是,若是徐冰雨有个什么意外。”

    “我一定要你北梁陪葬。”

    段浪双眸中,寒光闪烁,正准备前往帝都时,突然想到了四海商会中的母执事。于是大步踏入彭城,直奔四海商会。

    当段浪来到四海商会时,四海商会依旧在正常经营,不过里面的人,却早已经改头换面,至于母执事,早已经没有踪迹。

    不过,这却并难不住段浪,他刚才在踏入彭城时,庞大的神念,就已经席卷了整座城池,母执事的气息,自然也没逃出段浪的神识搜寻范畴。

    他现在正被关押在四海商会的地牢内。

    段浪迈入四海商会,直奔地牢。

    “什么人,站住……”通往地牢的门口,两名强者,见到段浪进来,当即喝道。

    “死。”段浪想都没想,一巴掌将两名强者拍为齑粉,径直地迈入地牢。此刻的地牢内,只见一道佝偻老者,被沉重的铁链束缚着四肢,奄奄一息,他见到有脚步声靠近,以为是自己大限将至,正准备坦然面对时,一道黑发黑瞳的身影,却瞬

    间闯入母执事眼中。

    “天,天君……”母执事惊骇无比,失声叫道。

    “你,没事吧?”段浪单手一挥,直接将地牢大门拍为齑粉,而束缚着母执事身躯的铁链,也同样消失不见,问道。

    “母丁元拜见天君……”母丁元根本来不及多想,立马跪在段浪面前,老泪纵横。

    “哭什么?”段浪道。

    “传闻说,天君,天君已经死在十二龙卫手中了,没想到,母丁元还能够再次见到天君……”母丁元道。

    “十二龙卫?”段浪不屑地说道,“哪怕是他们想要我的性命,也要有本事才行,走吧,咱们先出去,你给我讲讲这三个月来,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什么人,竟然敢闯我四海商会的地牢?”正在这时,一道呵斥之声,由远及近,随即只见几道浑身上下,密布着浑厚气息的身影,踏步而来。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特种兵痞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一抹沉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抹沉香并收藏特种兵痞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