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在平原地区,别说七千多蜀军,就算是七万多蜀军,李中易也没啥可担心的。

    然而,问题是,在羊肠小道的咽喉部位驻扎的七千多蜀军,却是足以致命的存在。

    “还真没想到啊,王处回那个假道士居然有两下子。”李中易看了一阵子地图,发觉整个大军的粮草,左右都绕不过去昌宁寨,不由大发感慨。

    随行的近卫军副都指挥使王肯,也点着头说:“皇上,蜀军增兵四千,且昌宁寨易守难攻,我军倒是难办了。不过,昌宁寨并不大,凭空多出了四千兵马,粮草恐怕不济吧?”

    李中易背着手,原地绕了两圈,忽然下令:“命令骁勇营从山上绕过昌宁寨,切断蜀军的补给粮道。”

    俗话说的好,心急吃不成热豆腐!

    李中易一点也不急,昌宁寨吸引了七千蜀军,这就意味着,骆宁道那边的廖山河,减轻了压力。

    出征之前,李中易就已经掌握了蜀军的虚实。为了应对强汉朝很可能的进攻,蜀军在大巴山区和秦岭山区,总共驻扎了五万兵马。

    五万兵马,这已经是蜀军驻守于秦岭山区的兵力极限了。毕竟,依靠兴元府(汉中)的粮食供给,并不足以支撑整个秦岭防线,需要从成都平原越过大巴山区,运输粮食过来。

    说白了,也就是在后勤的压力方面,李中易固然很难,孟昶其实也不轻松。

    蜀道难,难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不过,千里长的防线之上,蜀军不可能处处驻军防守,这就给了骁勇营翻山越岭,绕过昌宁寨的机会。

    说白了,昌宁寨可以防备大队兵马所需要的辎重通过,却拦不住小股敌军翻山绕过去。

    李中易的计划其实并不复杂,进入子午谷后,就开始沿途建立临时后勤补给点。也就是伐木建山寨,只要能遮风挡雨,并具备一定的防御能力即可。

    从子午谷口开始,每三十里建一个临时后勤补给点,并步步推进到昌宁寨的山下。

    主力大军堆在昌宁寨下,日夜邀战,便可震慑住蜀军,令其不敢轻举妄动。

    真正的杀招,却是骁勇营绕过昌宁寨,切断蜀军的后勤补给。

    昌宁寨并不大,周长不足两里,驻扎三千人马都嫌多了,更何况是七千蜀军呢?

    原本供给三千人吃的粮食,如今要供应七千人,只要被断了粮道,未战已经自乱了。

    李中易坚持要亲自率领骁勇营,却截断蜀军的后路,张三正知道皇帝的脾气,他一旦作出了决定,九牛拉不回。

    不得以之下,张三正硬要陪着李中易翻山越岭。张三正的理由十分充分,他是近卫军的都指挥使,保护李中易的人身安全,他责无旁贷。

    李中易明白张三正的顾虑,经过思考之后,便决定将主力大军交给近卫军副都指挥使王肯,命其率军从正面威逼昌宁寨。

    王肯也是从河池建军开始,便追随于李中易左右的心腹之臣,从基层的伍长开始,一路靠着军功升为了副都指挥使,作战经验异常丰富。

    换句话说,李中易信得过王肯的军事指挥才能,才把指挥大权交给了他。

    只是,在张三正的坚持下,除了骁勇营的一千人之外,另外又抽调了近卫军甲营和乙营的两千官兵,组成了三千人包抄小分队。

    夜半时分,以骁勇营为先遣队的包抄集团,悄悄的走出拉军营,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大山之中。

    在李家军中,中高级军官大多是蜀人,也就是从河池建军开始,便追随于李中易左右的心腹之臣。

    早在建军之初,李中易就非常强调部队的机动作战能力,二十里全副武装的越野前进,已经是强汉朝禁军的家常便饭。

    也正因为如此,大军进山之后,脚程并不慢,一夜的工夫,已经翻山越岭的走出去了四十多里地。

    山区的四十多里地,实际上,直线距离也就只有十余里地而已。

    没办法,望山跑死马。两山之间的直线也许就只几里路,但绕着盘山道走下来,也就是十几里地了。

    骁勇营指挥使刘文昌,指挥着一千多名弟兄,身背绳索、斧头、勾镰等物,替大军在前边开路。

    由于担心中了蜀军的埋伏,斥喉营的将士们,被洒出去很远。一旦遇见警情,尖锐的铜哨声,可以非常及时的通知大部队做好作战的准备。

    和将士们一样,李中易的腿上也扎了两副绑腿。绑腿带通常是一条长条形的布带,什么材质的都可以,但是要结实。

    绑腿带的一端为平头,另一端分叉为两条绳,叉口处要结实。绑腿带的宽度为10厘米或者更宽,长度为1.5-2米。

    绑腿带的打法是将平头那一段端从脚面开始绕脚腿平裹,每一圈或两圈可以将绑腿翻个面,以保证平贴皮肤。从脚面开始不断向上打,打到膝盖下方,不能打的太高,否则影响膝盖弯曲。

    经过实践,打绑腿的时候最好站起来打。打的时候要注意松紧适度,太紧会迈不开步,太松则不起作用,打的好的绑腿应将鞋口严封,走很长时间也不松。

    士兵在长时间的奔跑或者徒步行军中,会静脉血管膨胀,打绑腿则可以起到缓解劳累和疼痛的作用。

    此次截断蜀军的粮道,核心不在于战斗,而是粮食是否足够支撑整个战斗。

    所以,先遣队的官兵们,每人都携带了十五天的口粮。口粮,由炒米和烙饼组成,一样一半。

    如今的朝廷禁军,每名普通战士的标准装备,包括:上半身步军甲一套,粗瓷大碗一只,竹筷一把,斗笠一只,蓑衣一套,水葫芦一只,神臂弩一张,穿甲箭五十支,用油纸包裹的三斤重的麻被一条,还有不少小零碎的东西。

    整套行军作战的装备,加上十五天的口粮在内,总计重达四十斤左右,

    如果是一般的军阀军队,人均载重四十斤,别说打仗了,行军就必然会给累垮掉。

    可是,李中易一手打造出来的精锐战士,经过常年累月的机动力训练,个个都可以载重四十斤,每天行军八十里以上。当然了,这八十里是平原地区,山区至少要打个对折。

    昌宁寨扼守着子午谷的咽喉要道,在昌宁寨以南三十里处,蜀军修建了一座小堡,堡名:镇北堡。

    顾名思义,既然名曰镇北,本身就带有防备北边兵马来袭的意思。

    根据斥喉抵近侦察,镇北堡内驻有五百多名蜀军,显然有守护昌宁寨后路的意味。

    途中休息的时候,李中易对照着地图和沙盘,笑着说:“只要拿下镇北堡,则昌宁寨的后路将被彻底切断。”

    张三正摸着下巴,盯在沙盘上,思虑再三,慢腾腾的说:“蜀军应该已经知道我军进山的消息了,这镇北堡的驻军人数虽然不多,可是,地势却极其险要,真正的易守难攻呢。”

    李中易点点头,望着骁勇营指挥使刘文昌,笑道:“可有把握趁夜取之?”

    刘文昌见李中易动问,赶忙拱手道:“回皇上,我军携有猛火油和‘鸡尾酒’,如果允许使用火攻,此堡必破。只是,堡中的存粮,恐怕就难以……”

    李中易笑了笑,说:“利用猛火油和‘鸡尾酒’烧堡门和堡墙,即使蜀军纵火焚烧堡内的存粮,我军只要攻进了堡,总会有些收获吧?”

    “偷袭镇北堡的任务,就交给骁勇营了……”李中易笑眯眯的亲自点了将。

    刘文昌赶紧拱手接令,朗声道:“保证完成任务。”他对部下的能力,有着足够的信心。

    在这个没有特种作战概念的时代,李中易首创的骁勇营,拥有同时代独树一帜的作战意识和装备。

    为了最大限度的保障镇北堡内粮食的安全,刘文昌计划中的偷袭行动,采取了围三阙一的战术。

    俗话说的好,困兽犹斗,如果蜀军官兵没了退路,一种情况是就地投降,另一种则是死拼到底。

    骁勇营的精锐,起的是画龙点睛的关键作用,而不是和蜀军血拼到底。

    夜深人静时分,骁勇营的一百多名精锐战士,悄悄的摸到镇北堡的山脚下。

    刘文昌给他们的任务,并不是杀进镇北堡,而是尽可能的潜到堡墙边,将猛火油罐和‘鸡尾酒’砸到堡门和堡墙上,以制造极大的混乱。

    俗话说的好,浑水好摸鱼,只要堡内的蜀军乱了,别的就都好说了。

    在骁勇营先遣人员的身后,是张三正率领的两千名精锐近卫军,他的任务是,趁火势大起,敌人军混乱之机,杀进敌堡。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