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太一宗弟子动身包围段凌天,再到段凌天将他们全军覆没,整个过程,其实也就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

    二十个太一宗弟子,除了前面死得不明不白的,剩下的几人,在这十个呼吸的时间里,可以说是经历了一场大喜大悲。

    原本,遇到段凌天,他们都以为自己走运了。

    他们都觉得,以他们联手的实力,只要限制段凌天瞬移,肯定能杀死段凌天,得到宗主悬赏的二十万贡献点……

    当然,这是因为,他们还不知道太一宗宗主对段凌天的悬赏,已经从二十万贡献点涨到了三十万贡献点。

    一切,只因为段凌天上位神王修为的泄露。

    而这二十个太一宗弟子,都是在那之前就已经进了神王战场搜杀段凌天的。

    一开始是欣喜,觉得二十万贡献点垂手可得。

    可后来,亲眼目睹段凌天瞬杀多人的一幕,他们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天真……段凌天的可怕,比传闻中更加可怕!

    甚至于,真正的段凌天,跟传闻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至少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这个让他们兴不起任何战意的魔鬼,他们一刻都不想面对,只剩下一个念头,便是逃离这魔鬼掌控之地。

    只不过,他们终究是没能逃走,全部留在了这里。

    “收获还算不错……虽然没我想要的东西,但神石、神晶都有不少。”

    段凌天收起二十个太一宗弟子留下的‘遗物’,二十枚非自毁纳戒,还有他们动用的神器,基本上都是上品神器。

    加起来,有接近二十件。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这二十枚身份徽章……这可都是战功。”

    收起一堆纳戒和上品神器以后,段凌天随手一招,被他杀死的二十个太一宗弟子在帝战位面凝成的身份徽章都到了他的手里。

    帝战位面的‘战功’,必须用这些身份徽章去换。

    当然,因为这一次自己在和平城想要换取的东西多,需要的战功也多,所以段凌天没有将这二十个太一宗弟子的身份徽章能给他换取的战功放在眼里。

    “继续吧……希望接下来的太一宗弟子,能给我一些压力,否则对我的修炼起不到太大作用。”

    “而且,他们的实力要是足够强大,如果没把握将他们全部留下的话,我也没办法对他们动用全力。”

    想到刚才的一幕,段凌天轻轻摇头。

    之所以能那般顺利,更多的还是因为,那些人的实力太弱,以至于他有十足的自信留住他们。

    所以,他没打算保留实力。

    反正,在这神王战场之内,也是十分‘**’的,只要没人刻意录下浮影珠,不会有人发现他真正的手段。

    当然,如果是布置神王战场阵法的至强者有意,肯定是能看到刚才的一幕。

    但,就算被至强者看到了,也没什么。

    难不成,至强者还能因为你天赋高、悟性好,而对你下杀手?

    想太多了。

    在至强者的眼里,哪怕是再天才的存在,只要不成至强者,便如同蝼蚁一般,不堪一击,不值一提。

    “不过……这支太一宗的队伍,应该是在我成就上位神王的消息传开之前,进的神王战场,否则他们应该不敢这么点人这点实力就进来。”

    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想到这一批太一宗弟子的实力,段凌天也是不难猜测这一点。

    “接下来,应该能遇到一些实力强大一些的太一宗弟子组成的队伍。”

    段凌天暗道。

    紧跟着,段凌天继续在神王战场游荡。

    神王战场,不同于众神位面的强者留下来的神府神藏,这里只是一个新开辟出来的位面,被至强者炼制的阵盘延伸而出的阵法笼罩,里面不存在任何宝物,也不可能有什么宝物。

    这里,便是参与帝战的双方势力之间的绞肉场,属于双方神王之间的绞肉场。

    在这里,要么你杀死对方,要么对方杀死你。

    在这里,没有恩怨,不分好人坏人,来到这里的人,要么是被身后势力强迫,大势所趋之下被‘赶’进来,要么是自己想进来历练一番。

    像天龙宗、太一宗这样的神帝级宗门的弟子,在外面,一般势力的人不敢招惹他们,除非有把握在不走漏风声的情况下留下他们,否则都不会轻易冒险。

    再往上,东岭府的那几个顶尖神帝级势力,还有一些坐拥神帝强者的神帝级势力,天龙宗、太一宗门下弟子也不会傻得去招惹他们。

    再加上彼此少有利益纠葛,以至于多年下来相安无事。

    这,也就出现了一种祥和的景象,同时也让天龙宗、太一宗这样的神帝级宗门门人弟子少了几分锐气。

    强者,都是拼出来的,争出来的。

    天龙宗、太一宗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诞生神帝强者,虽有天赋、悟性所限的原因在内,但最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门人过得太安逸了。

    正因如此,不管是至强战,还是尊战,亦或是帝战,从来都不是强者的对决,一直都是双方势力各修为境界之间的门人子弟的对战。

    这种势力对决,要么不开启,若开启,便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没人能置身事外。

    别看现在天龙宗、太一宗的那些神灵弟子不用进帝战位面,可他们又能安逸多久?

    一般帝战都是持续多年,短则百余年,数百年,多则上千年!

    他们若是在几十年内,没办法突破到神王之境,或许就将被踢出宗门……而如若踏入神王之境,还是要进帝战位面这个绞肉场。

    ……

    太一城,神王战场入口。

    这里,不只聚集了一群太一宗的神王弟子,还有几个太一宗的长老守在这里,他们的职责便是在天龙宗之人追杀他们太一宗门人弟子出来的时候,救下他们太一宗门人弟子。

    神王战场之内的厮杀,是可以带出来的。

    而一些人被压制,生死一线,也会选择逃离神王战场……这时候,他的对手肯定穷追不舍,不杀死他不罢休。

    在这种情况下,很可能会杀出神王战场。

    在众神位面的历史上,不乏一些神帝级势力的门人子弟,在逃离战场之后,被跟着出去的敌对势力之人杀死。

    当然,敌对势力之人,在跟着目标出了战场以后,也不敢追杀太远。

    最多在附近杀了对方后,回头返回战场。

    这样一来,对方势力的强者也没办法跟进来。

    当然,在很早以前,就少有人敢这样冒险……因为有不少人,在追杀出去的同时,也被对方势力的强者抹杀了。

    啪!啪!啪!啪!啪!

    ……

    随着一阵清脆的碎裂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守在太一城神王战场出入口的几个太一宗长老,脸色瞬息大变。

    但凡进入神王战场的太一宗神王门人弟子,都会在进去之前,在这里留下自己的魂珠。

    每一个团队里面所有人的魂珠,都会放置在一起,且在魂珠放置的地方下面,都刻录了对应的名字。

    现在,在一方木架之上,摆放在一起的二十枚魂珠,在短短十个呼吸的时间内,全部碎裂!

    “坤儿!!”

    一个太一宗长老脸色大变,目呲欲裂,飞身上前,看着眼前刻录着‘袁坤’的名字的木架上放置的刚刚四分五裂的魂珠,情绪因为激动,导致身体都剧烈震颤了起来。

    阵阵可怕的神力气息,也在他的身上席卷而出,给了在场的一群太一宗神王门人弟子巨大的压力。

    “全死了?”

    “袁坤也死了……袁坤,可是张玉辉长老门下小弟子,最是受张玉辉长老宠爱。”

    “正好当值这里,却亲眼目睹自己门下弟子的魂珠碎裂……若我是张玉辉长老,我也接受不了。”

    “二十个神王门人弟子被杀死……他们是遇到天龙宗神王门人弟子组成的大团队了吗?”

    “应该不会是遇到了段凌天吧?我记得……袁坤他们二十人,是在段凌天是上位神王的消息传出来之前进的神王战场。”

    “虽说段凌天是上位神王,但袁坤他们二十人加在一起实力也不弱,就算遇上段凌天,无法匹敌,也不至于全军覆没吧?”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凌天战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风轻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轻扬并收藏凌天战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