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这个刘天行……说实话,这是一个我见过最为变态的人!他的内心都是扭曲的,我甚至都无法想象被这样的一个疯子统治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而这个疯子,他却一直在往这方面进行。”柳惊风再次开口道。

    “你觉得这种事情可能会成功吗?”我再次望着柳惊风开口道。

    “你以为他不行吗?”

    柳惊风瞥向我如此说道:“如今光明会的强大你可能根本无法想象,暗中准备了多年,他们早就控制了一些常人无法想象的资源与人脉。只是你以及白马义还有夏黄河从一直是挡在他面前最为关键的几块石头,所以刘天行一直想要将你以及白马义从一网打尽,只要你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那么由光明会所控制的人脉资源会立马按照他的计划执行引发战争,很快这个世界的格局便会从欧洲中東开始在一系列局部战争中进行洗牌,到时候影响极大!原本这个目的很快就能够达成,但是白马义从的再次反应让光明会注意力转移,这才拖延到了今天。现在我告诉你这些东西,恐怕会导致刘天行孤注一掷,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先把这个疯子除掉比较好。”

    “你既然一直为刘天行做事,你为什么不愿意看到刘天行的野心成功?”我想了想之后便再次冲着柳惊风如此开口道。

    “我可不想为他做事。”柳惊风一阵苦笑。“我从刚出生被刘天行带离云家开始,我就只能成为刘天行手里的一张牌,我别无选择。”

    听到柳惊风这番无奈的话语,此时的我不由得再次皱眉。

    难道这个柳惊风有什么重要的把柄落在了刘天行的手里?要不然刘天行怎么能把柳惊风给吃得死死的?

    “我明白了。”我并没有多想什么,并且点了点头。

    柳惊风所说的消息十分的重要,我必须要尽快将这些消息告诉给杨征。

    如果那个在京城的刘天行已经意识到什么真的要做一些孤注一掷的事情,恐怕这个世界真的会大乱!

    在此之前我真的无法想象,整个刘家或者说是仅仅只是一个刘天行,他的野心竟然就能够大到这种突破天际的地步!

    “刚才你提到了夏黄河,夏黄河这些年也给你们造成了很多的困扰?”我想了想之后便再次冲着面前的柳惊风如此询问道。

    “何止是困扰?”柳惊风叹了一口气。“其实这么多年来很多重要关键的行动都被夏黄河秘密搅黄了,夏黄河这些年来其实一直在暗中与光明会较劲,最关键的是整个光明会都查不出夏黄河的真正下落。而黑色骑士团又不好直接出动,害怕打草惊蛇,所以夏黄河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光明会所面对的最为头疼的因素。如果不是夏黄河的参与,恐怕光明会的计划能够提前很多年,根本不需要等到白马义从反应过来。”

    没想到夏黄河竟然给光明会带来了这么多的困扰,这让我非常的意外。

    怪不得杨征要让公孙蓝兰去找到夏黄河的下落,并且还表示夏黄河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原来是这样的一个原因。

    “你刚才说光明会很多关键行动都被夏黄河给搅黄了?”我想了想之后便继续冲着柳惊风询问着。

    “差不多吧。”柳惊风回答道。“一开始光明会还不知道是夏黄河,后来才渐渐分析得出这个人就是失踪多年的夏黄河。而且光明会内部也一直在怀疑是不是有内鬼才会导致夏黄河每次都能够精准的堪破光明会的情报,但是光明会内部进行过不少次的大清洗都没有能够将夏黄河的这个内鬼找出来,这个夏黄河还真是有够奇怪的。”

    看来连柳惊风都不太清楚关于夏黄河的事情,也不知道夏黄河到底是怎么攻破光明会建立自己的情报体系的。

    可以肯定的是,夏黄河在光明会内部必然有着眼线,而且这个眼线在光明会内部拥有着极为重要的位置,要不然夏黄河怎么可能每次都能够让光明会的关键行动泡汤?

    这些关键消息非常重要,我也大致了解得差不多了。

    我拿出了手机,准备将刚才录好的音频文件直接发给杨征,这段录音放在杨征手里,恐怕效率会非常的高。

    其实刚才我在一开始审问柳惊风的时候就已经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而这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

    柳惊风看到我的这个动作,已经大致猜到了我想要做什么。

    柳惊风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在叹了一口气之后便继续冲着我开口道:“张成,你能放云家人一马吗?云家人在这里边其实并没有占多大的成分,甚至云家与我们真正接触过的人也就只有云青松了。而青松完全是听从我的命令在做事。”

    面对柳惊风的求情,我并没有松口,而是冲着柳惊风开口道:“但凡与这件事情与光明会有所牵扯的,我想都逃脱不了。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面我可以在杨叔叔那里提一提,我想云家的问题应该不会很大。”

    “谢谢你。”柳惊风叹了一口气,虽然柳惊风觉得杨征经手这件事情云家不会有什么太好的后果,但是这已经是他能够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

    “你还有什么其他的请求吗?如果不是太过分的话,我都会满足你。”我继续望着面前的柳惊风如此开口道。

    柳惊风能说的都已经说得差不多了,我现在准备将柳惊风带回去。

    柳惊风并没有犹豫什么,而是冲着我点了点头开口道:“当然有,你能……把我杀了吗?”

    “为什么?”

    我不由得疑惑,皱着眉头看着柳惊风说道。

    柳惊风惨然一笑,咳嗽着说道:“其实……你不杀我也活不久,因为我一直被刘天行所研发的毒素控制着。”

    我心头不由得一惊,看来这就是柳惊风不得不多年听命于刘天行最基本的原因。

    我在思考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冲着柳惊风开口道:“我会帮你要回解药,我正好要回京城一趟。”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肤浅失眠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肤浅失眠中并收藏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