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元但见周围天地茫茫,一道道流沙仿佛怒海狂涛,席卷高天,汹涌澎湃,连绵不绝。

    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此时夕阳已经彻底落下,整片沙海陷入无边沉寂,却是引动出了沙海的异变之力,形成了一片片狂奔呼啸的沙潮!

    整片沙海都彻底沸腾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纵然是神河境的洞元也感觉到棘手。

    灵识催发到极限扫视四周,却根本什么都发现不了……

    其实在被对方察觉的第一时间,楚晨就带着众人离开了这片注定要异变的区域,逃之夭夭了。

    再次花了一炷香的时间回到巨石上的驻地,洞元有些无奈。

    而听到他说居然什么都发现不了,原地已经被一片狂暴沙潮覆盖。

    外表少年似的万寿则皱起了眉头。

    “狂暴沙潮?这还真是巧了,不过刚才我的确是感应到有生灵在暗中窥伺的……”

    “无妨!”

    面对着似乎有些怀疑的万寿,寂灭霸气的挥了挥手。

    “所有的一切都在我们掌控之中,几只小虫子而已,无须在意。若是胆敢冒头,直接杀了就是。此次谋划事关重大,不可轻视。一切以找到我们的目标为重。”

    “是!”

    众多九天成员闻言顿时躬身施礼,毕恭毕敬。

    很显然,在九天破阵团之中,上三天拥有着绝对的掌控权柄。

    而在另一边,数千里之外,楚晨一行人正驾驭沙舟在黑夜中急速行走。

    既然九天的人占据了那座巨石,他们自然是不可能再过去了。

    随着夜色加深,沙海中的异变会越来越强。

    在灵雀书生的带领下,众人只好绕了一个大圈,去寻找新的歇息点。

    半个时辰之后,一道高大的巨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是一颗巨树,不过早已经枯死多年。

    巨树只剩下了半截树干,约有百丈来高。

    树身极为粗大,直径足有三十丈以上,顶部有着一道道焦黑的裂口,看起来仿佛像是被雷霆轰击过一样。

    巨树上有着大大小小的豁口,似乎是长年累月的风沙侵蚀造成的。

    在灵雀书生的带领下,众人进入了其中最大的一座树洞中,顿时就感觉到身周一片轻松。

    周围始终缭绕着的那股若有若无的危机和恶意消失不见。

    这株不知道生长了多久的雷击木在无垠沙海里,倒是提供了一片小小的庇佑之地,令这里终究没有成为彻彻底底的死亡绝地。

    在稍微的运转修为吞服丹药补充了消耗的灵力之后,众人都各自沉默下来。

    楚晨依靠在树洞边缘,举目望去,但见周围天地茫茫,夜色侵染之下,流沙也失去了白日间的那种无穷无尽的土黄色,被夜色侵染的一片墨黑。

    抬头仰望,但见苍穹如墨,漆黑如盖,却有一轮明月冉冉升起。

    清亮冷冽的月光倾洒而下,照耀之处,沙海泛出淡淡的冷白色,平静、淡漠、亘古不变。

    但是在那月光照耀不到的黑暗里,却有一道道朦朦胧胧的氤氲弥漫开来,带着无比的妖异气息。

    灵识探入那些黑暗里,随即很快如同触电一般缩了回来。

    楚晨苦笑一声,有些无奈。

    所有人之中,恐怕也只有灵识之力超强的他才知道,那些月光照不到的黑暗里究竟是多么的可怕。

    神陨之地啊……

    灵雀书生说的没错,在这无垠沙海里,像巨石、雷击木这样的地方的确是一个个天然的小型绿洲。

    行走在沙海里的人类修士也只有在这样的绿洲里才能平安。

    一旦没有栖息地,陷入那无边的黑暗沙潮里,那当真是九死一生都不足以说明其恐怖了。

    在距离楚晨不远的地方,清远坐在一块横起来的断木上,视线望向九天破阵团的成员们所在的地方,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

    她的生活其实很简单,自从成为了九天之一,便一心扑在维护九天的利益和颜面上。

    这一次见到有九天的高层存在,她却是第一次主动脱离了这个团队,以另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重新审视这个庞大的团队。

    站的角度不一样,所看见的东西也不一样。

    从古乐会众人对于九天的忌惮中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纵横小仙界的庞然大物,真的和她原本预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这一刻,清远感觉到自己的心境乱了。

    她不知道,自己终究要何去何从?

    突然之间,一道清冽的琴音出现在耳畔。

    转头看去,就见到月光下的楚晨盘膝坐在树洞洞口,双手在那架墨玉般的古琴上轻轻弹奏。

    琴音冷冽,铿然而鸣,仿佛冰雪打造的长剑纵横驰舞,自有一番嶙峋傲骨。

    清远轻轻咬着牙,随即取出古瑟也弹奏起来。

    她的琴音就温婉了许多,宛如一缕柔风飘扬而起,与那铿然剑鸣声交响辉映,也令那充满了杀伐和傲气的剑吟多了一些回旋。

    或许当真是因为长期的合作,令两人的琴瑟和鸣之音不知不觉间就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正所谓刚不可久,柔不可守。

    此时古琴的剑鸣与古瑟的柔风互相辉映,竟然不知不觉间就暗合了刚柔相济的意境,彼此增幅之下连绵不绝,浩浩荡荡。

    受到两人乐律影响,其余几人在黑夜中闲着无事,自然也取出各自的乐器弹奏起来。

    此番弹奏完全是随性为之,并没有刻意的合奏神曲,因此各自的乐谱便显出其真正的风格出来。

    任苍岭的古埙苍茫浩瀚,大气磅礴,气象万千。

    青笋童子的笛声明亮活跃,灵动无比,生机勃勃。

    管莹的二胡宛转悠扬,连绵不绝。

    周轩的琵琶则战意盎然,气势十足。

    灵雀书生的洞箫则充满了逍遥飘逸之意,似乎要化风而去。

    乐曲,便是心境!

    任由沙海外界如何异变,这一刻,众人却也借助着乐律将自己的心境尽情抒发而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其实也是在稳固自己的“道心”。

    七人尽情的弹奏的同时,无垠沙海上那一轮巨大的皎洁明月越升越高。

    (本章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九阳帝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宦海书屋只为原作者剑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棕并收藏九阳帝尊最新章节